|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我的身體有bug >第六十九章 打草驚蛇的計劃

第六十九章 打草驚蛇的計劃 (1/1)

小說名稱《我的身體有bug》 作者:不是浮雲  更新時間:2017-08-20 03:30  字數:2591

「奶罩兄,我們先告辭了。」

大青山臨時知道眼鏡蛇的行蹤,花清影是放下手上的事情和他一起過來,作為公會在遊戲里的負責人,花清影要忙的事情有不少。

「好。」

陳兵點頭,目送兩人離開。

「波帕。」

等人兩人走遠,陳兵向遠處的波帕招招手。

他被襲擊時,波帕這老頭嚇得要死,以為他也要被波及,早就在一旁躲了起來。

哪怕眼鏡蛇被趕走,波帕也不敢出來,擔心還有人會攻擊。

「外邊太危險了,我要馬上回城!」

想到今天短短一天時間裡,遇到的危險比他一輩子都要多,波帕感到外邊世界太危險,他還是回去做他的實驗研究更好!

「不急,你忘了在城裡還有一個巫師了?」

陳兵瞥了波帕一眼,提醒他。

「哼!那我乾脆搬到別的城市的,絕對不和巫師住在同一個城市!」

波帕財大氣粗的說。

「那是以後的事,我想到了一個計劃,即使不能抓到那巫師,也能讓他今後不敢再在黑鴉城亂來。」

陳兵哪能讓波帕就此走人,他的計劃還需要波帕幫忙呢。

「真的?」

陳兵的人品在波帕那裡已然是負值,他並不太相信陳兵的話。

「當然,不過在那之前,你得先去找圖斯特,讓他取消對我的通緝。」陳兵點頭,拍著胸口保證。

「我去?那傢伙會聽我的話才怪了。」波帕沒好氣的說。

「誰讓你好聲好氣和他說,你去警告他,說他若不取消通緝令,你就散布他請冒險者想殺你的事,還有島嶼上人類變異屍體的事,也可以拿出來說。那傢伙做賊心虛,肯定會同意。」陳兵白了波帕一眼。

這傢伙真是除了做研究實驗,什麼都不懂,能幾十歲了還能生蹦亂跳,揮金如土,真是運氣好到爆炸。

「唔,這倒是個辦法。」波帕眼睛一亮。

圖斯特這傢伙竟是想殺他,能給圖斯特添堵他十分樂意。

「我在城外等你,成不CD用輛馬車來接我進城,不能讓人看到你和我在一起。」

陳兵最後叮囑波帕。

兩個多小時後。

天色漸黑,一輛馬車來到陳兵的藏身的地方。

馬車垂簾掀開,露出波帕鬼鬼祟祟的臉孔。

「成了,圖斯特已取消了對你的通緝。不過那傢伙竟是勒索了我一筆才答應,真是可惡!」

陳兵上車,波帕當即很不爽的吐槽道。

「就讓他先得意一會,他得意不了多久了。」

陳兵拍了拍波帕的肩膀,大概說了他的計劃。

「真要這樣做?圖斯特那傢伙不值可憐,死也就死了。不過你確定你這樣做不是打草驚蛇?」

波帕聽完,懷疑陳兵的計劃。

「打草驚蛇又如何?今晚之後,巫師的事情必然會鬧大,就算黑鴉城裡的那個巫師最後沒暴露,他以後也不敢在黑鴉城亂來了。」

陳兵勝券在握的說。

任務線索已基本是斷掉了,想找到新的線索,必須得主動出擊。

而且,這計劃不僅僅是查找巫師兇手,陳兵還要利用這個計劃,救奧希娜出來。

當然,他不會告訴波帕這事,沒有必要。

「記得在圖斯特附近等待,時機到了就第一時間過去。」

馬車回到黑鴉城,通緝取消,城門的守衛不再檢查玩家了。

天色已暗,馬車在一無人小巷停了下來,陳兵下車前,叮囑波帕道。

「知道了,我可是天才波帕,又不是小孩!」波帕不滿說道。

馬車離開,陳兵稍做打扮後,借著夜色來到一座黑鴉城中一座和馬薩斯住的地方差不多的莊園前。

「雷瑟大人在嗎?馬薩斯大人他讓我送了一樣叫做博恩日記的東西過來,要我親手交給雷瑟大人。」

陳兵上前,對門莊園門前的守衛說。

雷瑟是黑鴉城的鍊金術士中的一個,和圖斯特是一丘之貉。

雷瑟處境和馬薩斯一樣,莊園門前也只有一個守衛。

「博恩日記?」守衛並沒有馬上去轉達,只是疑惑的望著陳兵。

「是的。是這東西,你可以確認一下,不過我要親手交給雷瑟大人。」

陳兵點點頭,展示了一下一頁博恩日記。

「好的,你跟我來!」

看到日記上深奧的煉金公式,守衛不敢怠慢,帶著陳兵直奔雷瑟的實驗室。

「馬薩斯讓你帶博恩日記給我?」

雷瑟正在做實驗,實驗室瀰漫著各種異味,他聽到陳兵來意,疑惑不已,不過他還是伸手接過了陳兵遞過來的日記殘頁。

「這是……」

掃了一眼日記殘頁上的內容,雷瑟就神色一變,露出驚喜神色。

但他的驚喜神色只是持續了不到三秒,他的身體就驟然一僵,撲的一聲,倒在地上。

果然!

雷瑟也被下了詛咒巫術!

陳兵心裡暗道。

「你……」

守衛大驚,他連忙想發出警報。

但陳兵在詛咒巫術發動的瞬間,就召喚了勇者史萊姆出來,同時使用加攻擊的魔法捲軸,再啟雷籠技能,一瞬間就秒殺掉了這守衛。

在實驗室內搜了一下,陳兵收到幾瓶效果不錯的屬性藥劑,就此離開。

雷瑟是計劃的一環,雷瑟一死,計劃就能繼續下去了。

很快,陳兵回到圖斯特居住的莊園附近。

對付圖斯特,自然不能對付雷瑟那樣了。

陳兵套上一身夜行服,包裹住整具身體,讓人認不出來。

然後他低著頭,以急促的速度從兩莊園守衛眼前走過去。

走過之時,博恩日記殘頁從他身上飄了下來,落到兩守衛面前。

守衛疑惑的揀起來,他們一看日記殘頁,就臉色一變,當中一人就拿著日記殘頁,急忙去找圖斯特了。

「大人,圖斯特大人!不好了,圖斯特大人他……」

沒一會,守衛大驚失色的聲音就從莊園內傳了出來,莊園警報聲大響。

一輛馬車此時從街道盡頭飛奔而來,在莊園前驟然停下。

「發生了什麼事,圖斯特他怎麼了?」

波帕從馬車上走了下來,大聲責問守衛。

「波帕大人,你來得正好,圖斯特大人他出事了!就在剛剛,我拿到一頁揀到的日記殘頁給圖斯特大人,怎知圖斯特大人他一碰那日記殘頁,就死掉了,還變成了一灘散發著惡臭的水!」

「波帕大人,你一定要相信我,絕不是我害死圖斯特大人的!」

守衛驚慌失措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