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萌神信徒 >第309章 換家

第309章 換家 (1/2)

小說名稱《萌神信徒》 作者:突然光和熱  更新時間:2018-02-06 17:20  字數:3436

「莉莉不要亂動。」

羅毅拿著畫板對著莉莉,道。

隨著莉莉成神,並且加入了萌神神系,那麼,羅毅也需要為莉莉建造一個神像,放入神殿之中,因此,現在羅毅正在給莉莉畫個畫像,之後,匠神教會就能拿著畫像為莉莉雕刻神像了,只是,莉莉貌似並不是特別配合。

「好,好的。」

莉莉連忙重新擺好姿勢,隨後,目光惡狠狠的掃向遠處的角落,之所以莉莉一直無法保持一個姿態,都是那角落中的東西在搞怪。

「糰子,加把勁,在扇陣風。」遠處,貝貝對著正拿著一個大扇子的熊貓糰子,道。

面對貝貝的淫威,糰子可憐兮兮的揮起了手中的扇子,頓時,一股不強卻十分有勁的微風颳起,將莉莉的裙子吹起。

正在全神貫注給莉莉畫畫像的羅毅,突然感覺眼前閃過一抹藍白之色,下意識的羅毅也是將其畫了下來。

「羅毅畫好了嗎?」

好不容易抵擋住了貝貝的搞怪,莉莉一臉期待,道。

「這個……」

對此,羅毅表示不好回答,畫羅毅的確是畫好了,只是,畫中的莉莉裙底之下透著一抹藍白。

「這個,這個一定要重畫!」

看到羅毅遲疑的神色,莉莉好奇的湊過腦袋,當莉莉看到畫中的自己後,頓時,羞紅著臉,將畫紙搶走了。

「發現寶貝了。」

見此,遠處角落貝貝的眼睛中閃爍著光芒。

就在萌神教為莉莉這位雙馬尾之神的加入做著準備時,光明與正義教會的神官卻是突然到訪。

光明神官來此的目的有兩個,首先自然是之前萌神教在控制瘟疫上的傑出貢獻,光明與正義教會自然要給予有貢獻者獎勵。

「獎勵?」

聽到有獎勵,羅毅頓時來了精神,如果光明與正義教會在給一張天使契約的話,那萌神教就能在招募一個天使了。

可惜,羅毅並不知道光明與正義教會已經收到了熾天使加百列的指令,今後不再將天使契約作為獎勵,很明顯,加百列也是被羅毅拐走鈴音的事情給弄怕了。

雖然,天使契約沒有,但是其他獎勵卻是不少,對此羅毅還是很滿意的,如此一來莉莉這位雙馬尾之神神像的材料和加盟儀式等花銷,基本上都已經妥了。

給完了獎勵,神官的語氣一轉,準備求見一下芝諾,因為,找芝諾是他來這裡的第二個目的,否則,發獎勵這種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他出馬。

看在對方給了很多好處的份上,羅毅也是將芝諾叫了過來。

「什麼事?」

芝諾目光掃向光明神官,道。

「芝諾大人,請您助我一臂之力,徹底清剿腐爛沼澤吧。」光明神官深深的鞠躬,道。腐爛沼澤的黑暗與毀滅教會突然被人毀了,如此天大的好機會,光明與正義教會豈能錯過,因此,光明神官在處理完曙光之城的事情後,就準備向腐爛之地發動反擊。

教會被毀,此刻腐爛沼澤的力量絕對是處於最虛弱狀態,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光明神官還是找到了芝諾,如果有芝諾相助,那麼,徹底摧毀腐爛沼澤中的黑暗力量絕對是萬無一失。

如果能將自己管理範圍內的黑暗力量清除,那絕對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成就了。

「不去。」

對此,芝諾面無表情的拒絕,道。因為,此刻的她已經是屬於鈴音的專屬保鏢,光明與正義教會的事情,她已經不會在插手了。

對於芝諾的拒絕,光明神官也是一愣,他與芝諾也算是見過幾面,知道芝諾是一個嫉惡如仇的戰鬥天使,因此,光明神官對於這次邀請芝諾去誅殺邪惡,是有很大的把握的,但是,結果芝諾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我現在已經不在負責教會的事務,我的接替者應該已經下來了,你要找就去找她吧。」說完,芝諾轉身返回了萌神教。

望著遠去的芝諾,光明神官的腦子感覺有些不太夠用,因為,芝諾的這短短一句話中,透露了太多的信息。

芝諾被解職了,不,應該不是解職,解職的話,芝諾怎麼能成為四翼天使,應該是芝諾晉級後就不在擔任原本的職務了。

可是,既然已經解除了原本的職務,芝諾為什麼一直待在萌神教,芝諾可是天使啊。

「難道……」

光明神官突然想到不久前總部發來的不在將天使契約當做獎勵的命令,加上萌神教的確是獲得了一張天使契約,這不由讓光明神官將其聯想起來。

不過,不管光明神官如何聯想,他邀請芝諾的計劃算是失敗了,但就算沒有芝諾加入,光明神官也不會放棄進攻腐爛沼澤的計劃的,畢竟,這樣的機會錯過了,可就沒有下次了。

離開萌神教後,光明神官便也迅速組織起隊伍,向著腐爛沼澤進發。

話說另外一邊,黑暗神官在得知教會被毀後,便迅速的放棄了繼續進攻曙光之城的計劃,回到了腐爛沼澤。

而當黑暗神官望著眼前已經變成廢墟的教會,心中充滿著驚怒與絕望,腐爛沼澤的教會與曙光之城對峙無數年,雖然雙方一直在相互戰鬥,也互有勝負,但像教會被毀這樣嚴重的事情這還是第一次。

黑暗神官已經可以肯定,總會得知了這個消息後,他神官的位置估計也算是坐到頭了,甚至,還會被問責。

因為,有人看到神子華爾當時也在教會中,但是,最後他卻並沒有出來。

教會神像被毀,神子被殺,這雙重的打擊已經讓黑暗神官感覺眼前一片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