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三百八十四章 長安!長安!

第三百八十四章 長安!長安!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10-16 17:37  字數:5220

敲定了跟和路雪的條件之後,吳良覺得自己受了很重的內傷,可能需要親親抱抱舉高高才能痊癒。

於是他回家把這些禽獸的事情統統對吳小二做了一遍。

一向習慣了做受氣包的吳小二受寵若驚,頓時伸出舌頭歡實的在吳良臉上舔啊舔啊……

然後它就被揍了一頓。

「老子的初吻,豈是你能覬覦的?」吳良義正辭嚴的對它怒斥了一番,然後做出重大決定——今晚它的伙食,減半!

一想到小二又可以早半天死了,吳良頓時感覺自己整顆心都充滿了慈悲,為什麼一個如此誠實、善良、正直、勇敢、仁慈、公正、英俊、帥氣的極品男人,要忍受和路雪那種地主階級出身的官二代子女的壓迫呢?

偉大的勞動人民,是時候站起來了!

這麼想著,他隨手拿起電話,又給另一個資產階級富二代撥了過去。

「徒弟啊,有沒有想師父我啊?」吳良流里流氣的問到。

「滾!」那邊傳來一個咬牙切齒地聲音,隱隱約約似乎還能聽出一股怨氣。

「死丫頭,你想欺師滅祖?」吳良頓時一蹦三尺高,怒沖沖地叫到。

「你別忘了,我也教過你跳舞,說起來你不也應該叫我一聲師父?」電話那頭梁燕妮恨恨地說到。

「呃……」吳良立刻想起了這件事,於是馬上決定轉移話題。

「你有沒有覺得今晚的月亮真是圓啊!」他無限感慨的對梁燕妮說到。

「有事上奏,無事退朝!」梁燕妮毫不猶豫地揭穿了他,冷冷地說道。

「誒我說你這丫頭!」吳良怒了,生氣地說道:「有你這麼跟師父說話的嗎?你信我信我今天就清理師門?」

「嘟,嘟~」電話那頭傳來忙音。

吳良驚了個呆。

好但,竟敢掛我的電話!

他不依不饒地又把電話撥了過去,梁燕妮仍然是毫不猶豫的接了,可是卻沒有說話。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紊亂的呼吸聲,吳良突然覺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對。

為什麼梁燕妮對自己怨氣很大的樣子?

「丫頭,你沒事吧?」他擔心的問道。

「關你什麼事?」哪知梁燕妮還是冷冷地說道:「有事兒快說,我這兒還要忙呢。」

「你最近在忙什麼呢?」吳良趕緊問道。

「忙著打小人兒!」梁燕妮一邊磨牙一邊說道:「專打那些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拈花惹草,招蜂引蝶的小人,怎麼樣,你要不要來試試?」

「……」吳良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這丫頭該不會是失戀了吧,為什麼感覺她現在整個人充滿了殺氣?

一想到她怒目圓睜,提著一把菜刀從菜市場砍到百貨商場的模樣,吳良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

算了,這丫頭估計是提前進入更年期了,最好還是別惹她為妙!

於是他趕緊定了定神,小心謹慎的說道:「那個,我29號開演唱會,你有沒有興趣來當個嘉賓?」

「沒興趣!」梁燕妮竟然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

「嘎?」吳良難以置信的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從認識到現在,這丫頭除了第一次見面對自己產生誤會之外,好像還沒有這麼冷酷的對待過自己吧?

難道真的是失戀家更年期提前?

那未免也太悲慘了吧?

一想到她好歹也是自己的半個徒弟,值此危難之際,自己有責任提攜她一把,哪怕是當做幫她散散心也好,於是他堅持不懈地說道:「不要這樣嘛,這次演唱會可以說是機會難得哦,有好幾個天王天后跟你同台,可以說對你的名氣提升大有好處啊!」

哪知梁燕妮在電話那頭震驚的叫到:「吳良,我真是從沒見過你這麼自戀又厚顏無恥之人!」

我擦,感情這丫頭把話理解歪了。

他還以為吳良說的「天王」,是指他自己呢。

吳良趕緊解釋到:「不是的,我說的天王天后,是指劉天王、晉天王,還有高奕可他們。」

「劉雲霄,晉連城?」聽到這兩個名字,哪怕是富豪之家出身的梁燕妮也忍不住了。

「你沒有騙我吧,他們也會來你的演唱會?」她難以置信的問道。

「嘿嘿!」吳良得意的笑道:「怎麼樣,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有這麼個師父,那可是你三生三世才修來的福分吶!」

「滾!」和路雪再次毫不留情地打擊了他的氣焰,不過卻好奇的問到:「劉天王跟晉天王不是勢同水火嗎,他們怎麼會答應一起參加你的演唱會?」

「嘿嘿,只要你答應來當我的嘉賓,我就告訴你。」吳良感覺自己此時真像一個拿著棒棒糖的壞蜀黍,正準備對梁燕妮這個小蘿莉進行誘騙。

不過梁燕妮顯然無法抵擋自己體內熊熊的八卦之火,稍微猶豫了一下,她問到:「那除了他們三個之外呢,還有誰會來?」

吳良馬上回答到:「還有阿雪,跟言文翰,對了,言文翰你認識吧,就是火山音樂的那個小鮮肉……」

「和路雪?」誰知梁燕妮卻根本沒把注意力放在什麼小鮮肉身上,她的語氣迅速鎖定了第一個和路雪的名字:「不是杜沁怡嗎,怎麼會是她?」

「杜沁怡?」吳良楞了一下,不解的問到:「關杜沁怡什麼事,她又不會唱歌?」

「哦對了,她好像不是歌手。」不知道為什麼,吳良聽梁燕妮說這句話的時候,明顯感覺到她似乎鬆了一口氣。

「可那個和路雪……」梁燕妮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遲疑了一下,很快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