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二百四十九章 杯酒夜談(欠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杯酒夜談(欠章)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9-25 00:03  字數:3434

韓國歌壇其實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興盛,正如朴景灝所說,這是一種畸形的繁榮。

韓國歌壇的更新換代極快,在華國或是泥轟,四五十歲才踏上人生巔峰的歌手大有人在,但是在韓國,基本上一過三十歲,就屬於到了「退休」的年齡,那些靠著顏值和美腿火熱的男女明星們,將被更多青春貌美的新生代所取代,而這時候他們就陷入了一種尷尬地境地之中。

繼續以組合的形式存在嗎?他們的人氣將會越來越低,最終將以往所積攢的那一點兒人氣徹底耗光。

拆散然後單飛嗎?在這個過程中,最起碼有百分之九十的歌手會隕落。

所以在朴景灝看來,這是一種不正常的狀態,別人都認為韓國歌壇正是如日中天,但他卻以為,這當中潛藏著一種很大的隱患。

他這次特意邀請吳良和山木秀夫,就是希望能從這兩位頂尖的「大師級」人物的口中,聽到一些意見或建議。

山木秀夫那就不用說了,無論在資歷上,還是在輩分上,都是僅次於秦瀾的存在,朴景灝和他做了近十年的對手,自然對他是十分敬佩,他引領著整個泥轟歌壇,是連朴景灝都需要仰望的人物。

而吳良,他雖然年輕,可是朴景灝認為,能被秦瀾認可並推薦為華國代表團領隊的人物,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傢伙。

況且正是因為他年輕,更能把握時代的脈搏,說不定會從他那裡得到一些新鮮的想法,所以朴景灝更不會看低他。

果然,朴景灝的拋磚引玉,也勾引出了山木秀夫和吳良的談興。

「你說的不錯。」山木秀夫嘬了一小口清酒,嘆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相比較於韓國歌壇,如今的泥轟則更加艱難。」

他又望了一眼吳良,說道:「泥轟的音樂大部分傳承自古代的華國,我們在外來音樂的基礎上,經過編撰、修改,形成了自己的體系,但實際上,我們在各種音樂形式的運用方面,依然和華國的音樂有著太過相近的地方。」

「所以這些年來,華國音樂圈所遭遇到的困境,我們也同樣遭遇過,儘管我們想出了很多辦法,盡了最大的努力去改變,但正如吳良先生所說,這是大勢,是我們所無法改變的現狀,因此我們泥轟國,在這方面也幾乎是無能為力。」

兩人又齊齊把目光轉向了吳良,想聽他能說些什麼。

吳良這還是第一次和兩位宗師級的人物打交道,其實心裡一直很緊張,生怕說錯了什麼話,或是露了怯,會給自己和國家丟臉。

結果看到兩人灼熱的目光一起轉過來,他登時就有些招架不住了,連忙灌了一大口酒,胡亂地說道:「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我現在在國內沒什麼影響力,基本都說不上話。」

「呵呵。」山木秀夫平靜的替他又斟滿了酒杯,笑道:「吳先生何必妄自菲薄?你能被秦瀾先生看上,那就說明你一定有特別非凡的地方,假以時日,我相信你一定能成為華國音樂行業的領軍人物!」

「多謝山木先生的誇獎!」吳良趕緊受寵若驚地朝他敬了一杯。

山木秀夫隨即便說道:「你要是有什麼想法,也可以儘管說出來,你放心,即是說錯了,我們也不會笑話你。前路艱難,我們就當做是一次探討,大家彼此坦誠以待,為我們的未來尋找一線生機,你看這樣可好?」

吳良畢竟年輕,山木秀夫幾句扇動的話,就讓他有了一種知己的感覺。

於是他想了想,決定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盤托出。

「其實關於如今的音樂界形勢,我的老師吳志華先生也深感擔憂,他曾跟我進行過認真的探討,提出了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他說道。

「哦?」兩個老傢伙的耳朵頓時豎了起來。

他們雖然不知道吳志華到底是誰,但既然是吳良的老師,應該是個很厲害的人,現在他們屬於病急亂投醫,只要有任何建議,他們都會認真去聆聽。

「音樂圈的衰退,在於音樂行業的沒落。」吳良說道:「而音樂行業的沒落,其核心則在於利潤的消失。」

「很多年以來,唱片行業都是整個音樂行業的核心,唱片的銷售,幾乎佔到了音樂行業整體收入的百分之五十以上,關於這一點,兩位沒有異議吧?」

「沒有!」山木秀夫和朴景灝雙雙搖頭。

「但隨著盜版的盛行,和網路的高速發展,受到打擊最嚴重的,恰恰也是唱片行業。」吳良嘆道:「我老師說過,十幾年前,一張唱片最少要賣到一百萬張以上,才能被稱為白金;而十年前,這一數字降低到了50萬張,隨後一路跌落,10萬張,5萬張……這一變化,代表著唱片銷售的日漸萎靡。」

「唱片行業遭受重創,帶來的就是整個音樂行業的利潤大幅縮水,很多公司,在這一過程中無法堅持,最終撤出音樂圈,而因此帶來的連鎖反應,則是整個音樂行業的迅速衰落。」

「可以說,當今的音樂行業,唯一還能賺錢的活動,大概就只剩下舉辦演唱會了。」

「可即使是舉辦演唱會,也不是人人都能賺錢的,通常只有那些大牌的明星,或者是天王天后,才能買完門票,至於那些二三流的小明星,基本上能做到勉強保本就已經不錯了。可是那些大牌明星,一年又能開幾場演唱會呢?」

說到這裡,他突然想起了和鈺的「三十二郎」,心裡不免有些感嘆,這傢伙,是真的拚命的啊。

不過他並沒有想太久,很快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