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東洋四大邪術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東洋四大邪術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31 11:31  字數:3702

一秒★小△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曲唱完,小品也剛好結束,場內場外卻沒有一個人做出任何動作,大家都沉浸在那感動的氣氛中,不能自己。

隔了許久,吳良才從小舞台上走下來,來到和路雪身邊。

「你怎麼哭成這樣?」他訝異的看著和路雪。

上次翠花兒說,妝都哭花了,那不過是句玩笑話,這小品她們已經排了好幾十次,就算要哭也早就哭夠了。

可是吳良面前的和路雪,這次卻真的是連妝都哭花了。

她那原本潔白如玉的臉上,出現了兩條深深的淚痕,淚痕猶如一道溝壑,將她之前精心打扮的妝容弄得支離破碎,儘管這並沒有讓她看起來變得很醜,可是卻著實有些影響形象。

和路雪也是被吳良的話嚇了一跳,趕緊掏出一面小鏡子照起來,不到一秒鐘,她就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尖叫。

「啊!」她氣鼓鼓地踢了吳良一腳:「不許看,快轉過去!」

吳良癟癟嘴,依她的話把頭轉了過去。

只聽到後面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和路雪在補妝,不過一會兒之後,身後傳來和路雪的聲音。

「好了,可以轉過來了!」

吳良轉過頭,發現面前的和路雪又變了個人,她的臉上恢復了之前的精緻細嫩,那些斑駁的淚痕,似乎全都不見了。

如果不是她的眼睛依舊紅的跟只兔子一樣,估計誰也猜不出她剛才哭得那麼傷心。

看到吳良一直在盯著自己的眼睛看,和路雪忍不住一陣羞赧,氣惱的問他道:「你看什麼?」

「東洋四大邪術,果然名不虛傳!」吳良脫口而出道。

「哎呀!」然後他就被和路雪踩了一腳,還迎來了對方氣呼呼地眼神。

「什麼東洋四大邪術,討厭死了!」

吳良故作驚訝的說道:「東洋四大邪術你都不知道嗎?南韓整容術,倭國化妝術,華夏P圖術,還有暹羅變那個啥……術。」

和路雪果然沒聽過,不過一看吳良的表情,就知道這些不是什麼好話,於是啐了他一口,沒有去搭他的茬。

吳良見氣氛有點兒尷尬,便不由得想找個話題緩和一下,於是問道:「你是第一次看這個小品吧?」

「嗯。」和路雪悶悶的應了一聲,似乎一提到這個小品,她又有一種想哭的樣子。

吳良趕緊轉移她的注意力,問道:「你覺得怎麼樣?」

和路雪微微皺了下眉頭,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卻反問到:「那首歌是你寫的嗎?」

「當然。」吳良信心十足地問道:「怎麼樣,還不錯吧?」

「假!」出乎他意料的是,和路雪卻吐出這樣一個字來。

「假?」吳良大惑不解:「什麼意思,這首歌哪裡假了?」

「世上哪兒有那麼好的老爸?」和路雪似有所感慨,低沉地說道:「那都是別人的老爸,自家的那個……,哼!」

聽她的語氣不對,吳良好奇的問到:「你是不是跟你老爸有什麼問題?」

和路雪不說話了,可能是不想把這種家事說給外人聽。

無人見她沒有繼續說話的意思,也就不追著問了,轉頭看見趙小根正好走了過來,於是跟他打了個招呼。

這次的綵排很成功,趙小根是來向吳良表示感謝的,同時他通知了吳良正式表演的時間,然後就離開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吳良見時間也不早了,對和路雪說道:「行了吧,我們先回去錄音,那邊說不定已經錄完了。」

於是兩人重新回到了錄音棚,發現梁燕妮果然已經錄好了,正在那兒跟著京視的音樂監製指指點點呢。

見到兩人回來,梁燕妮立刻氣勢洶洶地跑了過來尋師問罪。

「你們倆跑哪兒去了,幹嘛把我一個人丟這兒?」

吳良攤開手道:「沒辦法,我要去幫人家綵排呢,這是安排好的。」

梁燕妮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又把目光轉到了和路雪臉上。

「咦?」她發出一聲驚訝的聲音,圍著和路雪轉了兩圈。

「怎麼回事,雪姐你怎麼哭過了?是不是那傢伙欺負你了?」這小丫頭的觀察力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變得這麼好了,居然這樣都能看出來和路雪剛剛哭過。

而和路雪則顯得有些不好意思,連忙搖頭道:「沒有,沒人欺負我,是剛才看了一個很感人的小品,所以有點兒感觸。」

「小品,就是那傢伙去排練的那個嗎,怎麼樣,好不好看?」梁燕妮眼神一亮,追著問到。

「還……行吧。」和路雪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猶豫了一下,說了這三個字。

「不過他唱的那首歌,我不喜歡。」她又補充了一句。

吳良在一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你要是不喜歡,幹嘛哭得稀里嘩啦的?

難道這就是女孩子表達不喜歡的方式?

實在搞不懂女孩子心思的吳良,最後選擇了搶先溜進錄音棚,反正他正好要錄音,就把時間交給兩個女孩子繼續瞎吹吧。

等到吳良和和路雪先後錄完音之後,天色已經來到了傍晚,三人結伴走出京視的廣播大廈,站在大門口前,梁燕妮裝模作樣地問到:「怎麼樣,接下來我們去哪兒?」

吳良理所當然地應道:「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哎呀!」梁燕妮踢了他一腳,氣咻咻地罵道:「你這傢伙怎麼這樣,給你一個這麼好的機會請兩位美女吃飯,你居然說這種話,你到底是男人還是根木頭?」

「請吃飯?」吳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