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八十五章 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第八十五章 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773

《笨小孩》的衝擊波並沒有在吳良關掉直播之後就消失,相反,這首歌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紅遍了整個網路。

直播平台的其他主播也不乏作曲的高手,他們在把吳良的演唱錄下來之後,很快通過模仿寫下了歌譜,隨後這首歌開始在各個直播間里唱響。

很多主播也不純粹僅僅是為了跟風,他們是真的覺得這首歌很有感觸,所以忍不住想要唱給別人聽。

結果第二天早上,當吳良把《笨小孩》的音源傳給愛聽音樂網時,才發現這首歌居然已經在千搜上了熱度排行榜。

這真是一個意外的驚喜,原本他以為只有在歐陽宓的演唱會之後,自己憑藉著天后演唱的壓軸之作詞曲作者的身份,才有可能進入熱度排行榜,哪知道居然憑藉著一首《笨小孩》提前入榜了。

熱度排行榜其實就是話題熱度榜,它並不是由某一個機構或者某一家網站來排定的,它是根據網民們在網路上搜索關鍵詞的次數,來決定某個人或者某件事最終能不能上這個榜單。

目前熱度排行榜第一位的並不是某個明星,而是一件事,那就是華國終於造出了自己的航母。

排行榜上顯示,搜索「航母」這兩個關鍵字的次數達到了恐怖的126億,也就是說,國內幾乎所有的網民都在網路上搜索過這個詞。

跟它相比,吳良的《笨小孩》連零頭都達不到。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吳良用某位名人的名言激勵了一下自己,然後關掉電腦,準備出門去健身。

就在這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悉悉索索的敲門聲,那聲音很小,吳良一開始沒注意,結果等他開門正準備出去的時候,一道人影突然撞了進來,一頭撞進他懷中,接著也沒理會是不是把吳良給撞疼了,反手就把門砰一聲關上,這才心有餘悸地拍了拍胸脯。

吳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撞撞了個趔趄,好容易問下腳步,這才發現,進來的是一個渾身包裹地像粽子一樣的,呃,女人,大熱的天,她居然帶著帽子,捂著口罩,還用一個大大的蛤蟆鏡遮住了半邊臉,若不是身上穿了一條碎花的連衣裙,吳良甚至都看不出來她的性別。

「你是誰?你要幹什麼?姑娘,我警告你,搶劫是犯法的!」吳良嚇了一跳,連忙退到床邊,順手從邊上抄起了他的吉他。

誰知那個神秘人根本沒有理會他,而是先把頭上所有的東西包括帽子、口罩統統扒了下來,這才長長地喘了一口氣,大叫道:「哎呀,真是捂死我了,總算能脫下來了!」

吳良聽這話說的十分曖昧,頓時小心臟噗噗地跳了兩下,等看清楚這個神秘人的臉,他的小心臟就開始狂跳了起來。

居然是那個曾經請他寫過歌的梁燕妮!

這小妮子怎麼跑到我家來了?關鍵的是,她怎麼知道我住哪兒?

吳良的腦子裡現在充滿了大大的驚嘆號,梁燕妮的出現,讓他完全措不及防。

而露出真面目的梁燕妮,也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之後,她巧笑嫣然地看著吳良,嬌笑道:「怎麼樣,沒猜到是我吧,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驚!」吳良很乾脆地回答道。

「討厭!」梁燕妮嘟著小嘴兒嬌嗔了一聲,接著又說道:「我知道你現在腦子裡充滿了問號,或者還有個感嘆號,但是沒關係,今天我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什麼事?」吳良迷惑地問到。

梁燕妮突然上前一步,差點兒逼到了吳良身前,然後彎下腰,鄭重地鞠了一躬:「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哈?」吳良一個大跳躲開了她的鞠躬,指著她驚得說不出話來,只有那雙眼睛睜得大大的,就跟看到鬼一樣。

梁燕妮見他這副過度的反應,咯咯嬌笑了兩聲,問到:「怎麼了,我有這麼嚇人嗎?」

「不,不是。」吳良好不容易穩定了一下心神,這才有心思問到:「你什麼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咯。」梁燕妮雙手一攤,狡黠地說道:「我想拜你為師,跟你學習唱歌還有作詞作曲,怎麼樣,收到我這麼漂亮的一個徒弟,你一定很驚喜吧?」

「驚!」吳良還是利落的回答道。

「哼!」梁燕妮跺了跺腳,不依地說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看不上我?」

「姑娘,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吳良膽戰心驚地問到:「好端端的,你為什麼要跑來拜師?而且我們兩個貌似也不是很熟,我為什麼要做你的師父?」

梁燕妮瞪大了她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無辜地說道:「因為我很誠心的想要拜你為師啊,我是真的很想跟你學唱歌和作詞作曲的!」

吳良擺擺手道:「停!是誰告訴你我要收徒弟的?」

梁燕妮反問到:「難道你不願意收我做徒弟嗎?」

「當然!」吳良毫不猶豫的回答道:「無端端的我收什麼徒弟?再說了,我自己都還這麼年輕,怎麼做人家的師父?姑娘,我勸你一句,這兒很危險,你還是先回你家去吧,要是等會兒我獸性大發,你說不定就要吃大虧了。」

梁燕妮迷惑地問到:「什麼獸性大發,你在說什麼?」

看來這姑娘一直被家裡人給慣得不韻世事,居然連這麼邪惡的話都聽不明白。

吳良只得換了一種說法,道:「我是說,我沒有收徒弟的打算,而且咱們現在孤男寡女的,傳出去一定不好聽,所以我勸你還是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