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六十九章 老同學,你不厚道啊

第六十九章 老同學,你不厚道啊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769

這條消息很快如同旋風一樣傳遍了全場,正站在後方等待著吳良演唱完畢,然後正式開始典禮的孫菲菲和她老公也知道了。

「吳良就是唱十年的那個歌手?」孫菲菲聽到這個消息也嚇了一跳,《十年》這首歌她怎麼可能不知道,這首歌現在紅遍了大街小巷,不管你走到哪個商場那個飯館兒,播的全都是這首歌啊。

只是她怎麼也沒想到,歌曲里那個聲音低沉哀婉的男人,竟然就是她認識了這麼多年的老同學吳良!

還沒等孫菲菲想明白過來呢,一群老同學就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在她身邊討論起來。

「我靠,吳良就是十年的演唱者,我的天吶,他現在可是大明星了。」

「不止是演唱者呢,聽說這首歌都是他寫的,唱作俱佳啊!」

「真是沒想到啊,當年的那個悶油瓶,居然一轉眼變成了大明星,這世界變化太快了,我都有些承受不了了!」

「孫菲菲,你之前也不知道這件事吧?你運氣可真好,居然能讓吳良出場幫你唱歌呢。」

「瞧你說的,他們倆是什麼關係?當年吳良可是給人家孫菲菲遞過情書的……」

「行了,這事兒早就解釋清楚了,這是個誤會,人家孫菲菲的老公還在這兒呢。」

「不行,等會兒得去找吳良要幾個簽名,要是他真的成了大明星,那這簽名以後可就老值錢了!」

「是啊是啊,等他下來一起去要簽名!」

一群人就這樣又奔著吳良去了,停留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默默等待他演唱完畢。

這時候孫菲菲的老公魏群才醒悟過來,難以置信地對孫菲菲說道:「你老同學……是個明星?」

孫菲菲的表情其實和他差不多,也是一臉迷糊的樣子,隔了好一會兒才回道:「大概……是吧?」

吳良並不知道他的身份已經暴露了,等到正首歌演唱完,他才好整以暇的在嘉賓們的熱烈鼓掌中離開了鋼琴。

剛一出來,立刻被一大群老同學圍住了,這群傢伙吵吵嚷嚷地在他耳邊叫到:

「吳良,你小子不厚道啊,都成了大明星居然也不跟大家說說!」

「就是,出了名還瞞著我們,你是怕我們沾光啊?不行,今兒個必須得罰你,起碼喝三瓶才行!」

「吳良,你真的是那個十年的演唱者嗎,要不你現場唱給我們聽聽?」

「就是,大歌星,快回去再唱一首,讓我們感受一下大歌星的現場表演!」

……

吳良一開始還有些懵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等聽完他們的議論,頓時哭笑不得,原來是這群傢伙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其實在他看來,他現在不過是個小主播,和過去的吳良沒有什麼分別,真是搞不懂這群傢伙為什麼這麼亢奮,不過大家都是老同學,只要他們高興就好。

於是他攤開手,正準備跟大伙兒說道說道,沒想到猴三兒突然抓著一疊紙鑽到了他身邊,把紙朝他面前一遞。

「你要幹什麼?」吳良迷惑的望著他。

「少廢話!」猴三兒惡狠狠地瞪著他:「你小子不厚道,發達了也不拉兄弟一把,今兒個你非得給我簽一百個名兒,等你以後成了大明星,我就去網上賣你的簽名,塊一個,哈哈哈,我也沾沾大明星的光!」

吳良哭笑不得,一腳把他給踹飛:「滾一邊兒去,我又不是複印機!」

眾人齊聲鬨笑,這時候,婚禮進行曲的音樂聲響起,原來是新郎與新娘開始舉行結婚典禮了。

眾人暫時退到一旁,看完孫菲菲的典禮,之後大家找了張桌子,一起坐下來邊吃邊聊。

聊的大多都是跟吳良有關的事情,大家都很感興趣,這個班上以前幾乎沒什麼存在感的老同學,怎麼會如今變化這麼大,居然變成了一個大大有名的明星。

又過了一會兒,新郎新娘來敬酒了,大家這才打算了聊性,紛紛舉起酒杯朝兩位新人祝福。

卻見到新娘孫菲菲走到吳良面前,一臉深意地望著他嗔道:「我說老同學,你可不厚道啊,都成了大明星了,居然也不讓我們這幫同學知道。」

這已經是吳良短短几分鐘之內第三次被編排不厚道了,他只能一臉苦笑,舉起酒杯賠罪道:「是是是,那我自罰一杯,算是向你們道歉!」

說完他一樣脖子把整杯酒喝了下去,引來周圍一片叫好聲。

孫菲菲見他這麼乾脆,也豪邁的一樣脖子,將手中的水酒喝了下去,然後招呼其他的同學道:「大家吃好,喝好。」

眾人紛紛點頭,又向她和她老公表示了祝福,一時間熱鬧非凡,喜氣洋洋。

等到婚宴結束,吳良看看左右沒什麼事,也就跟猴三兒使了個眼色,準備要離開了,哪知正在這時候,孫菲菲又和她老公找了過來。

孫菲菲手裡拿著一個紅包,看上去頗有分量,一見到吳良,雙眼發亮,把紅包遞了過來說道:「老同學,諾,這是給你的謝禮。」

「什麼意思?」吳良看著那個紅包,沒有去接,疑惑的問到。

孫菲菲老公魏群笑道:「多謝你今天幫我們圓了場,這是我們兩口子的一點兒心意,你別嫌少。」

吳良連忙搖頭道:「這怎麼行,今兒個是我給你們送禮金來了,怎麼變成你們反倒給我錢了?不行不行,這錢我不能要!」

魏群解釋到:「禮金是禮金,謝禮是謝禮,這是兩碼事兒,這個錢請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們兩口子都不安心。」

吳良想了想,把紅包接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