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六十三章 兒行千里母擔憂

第六十三章 兒行千里母擔憂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491

一曲《白狐》,唱盡了世間女子的悲哀與無奈。

那個「倦心」似乎是因為悲傷過度,甚至沒來得及跟吳良打聲招呼,就消失在了直播間,等到吳良唱完歌之後再想聯繫她,卻發現對方早已主動關掉了連麥。

趁著房間里其他的觀眾還沉浸在歌曲的意境中時,吳良機智的說了一聲晚安,然後眼疾手快的關掉了直播。

他知道,如果走慢一步,肯定又會被觀眾們抓住翻來覆去的唱,像《白狐》這樣的歌,唱一遍是享受,唱兩遍是回味,一直唱好幾十遍……那肯定是個傻、逼。

再好的經典也經不住單曲循環,再牛的歌手也受不了唱完一遍又一遍。

關掉電腦之後,吳良就照常去洗了個澡,準備睡覺。

但是在他走進衛生間的一瞬間,衛生間里的燈泡突然閃了一下,那場景,還真有點兒像恐怖片裡面的情境,吳良驚懼地望了一眼燈泡,總覺得今天晚上會有什麼事發生。

可是會有什麼事發生呢?

洗澡的時候,他似乎明白了什麼,因為他竟然意外的從上到下看見了吳小良!

天吶,自從那次自己稱出體重有180斤以後,貌似已經很久沒在站立的時間看到過吳小良了吧?

難道是健身終於起了作用?

吳良驚喜地把系統叫了出來,問他道:「我現在有多重了?」

系統掃描了一下他的身體,回答道:恭喜宿主,你已經成功減掉了8500克體重,希望宿主再接再厲,趕快完成支線任務二。

吳良瞬間淚流滿面,不容易啊,在那死人妖手下受盡了折磨,差點兒連命都給送掉,終於減掉了17斤,哥的大業有望了!

於是第二天清晨,吳良元氣滿滿地去到了健身房,那個渾身長滿肌肉的娘炮教練tiger看到他都大吃了一驚,心說這位爺今兒個是怎麼了,平時總是一副咬牙切齒要死不活的樣子,今天怎麼這麼積極,還這麼聽話,讓幹嘛就幹嘛?

可吳良既然轉了性子,tiger心裡當然是高興地,在他看來,像吳良這樣又胖又懶的死宅,就得使勁兒操練,往死里操,不然根本達不到效果。

所以他今天又偷偷給吳良加了一點點量,誓要逼出他全身的潛力。

但吳大官人今天狀態極度亢奮,一下子減掉17斤肥肉的刺激讓他戰鬥力爆棚,tiger給他設置的重重項目,全部被他風捲雲殘的攻克,到了最後,他威風凜凜地站在健身大廳里,仰天長嘯到:「還有什麼,統統給爺拿上來!」

在健身房裡裝完威風,吳良又接到了一個讓他高興的電話,好事成雙。

電話是金龍直播的部門主管打來的,電話里,這位主管告訴吳良,他這個月的直播獎金和各種費用,已經打到了他的卡上,讓他去查一下有沒有問題。

終於有錢了!

之前雖然從宋繼凱那裡賺來了二十萬,但吳良東買西買,加上還掉朋友以前的一些欠債,其實也沒剩多少了,這金龍直播的工資獎金,來得實在是太是時候了!

一溜煙從健身房裡跑了出來,吳良直奔街邊的atm,激動了一陣才發現沒帶卡,不過沒關係,現在都有無卡取款的功能了,他還記得卡號,所以順利的進入系統查到了自己的賬戶。

atm顯示屏上大大的231加四個0,讓吳良心裡怦怦一陣亂跳,短短的一個月不到,他竟然就在直播間里賺了230萬?

這還是被金龍平台扣掉一部分分成後的結賬,如果算上那筆錢,豈不是說他直播一個月已經賺了300多萬?

吳良從沒想過,當主播原來可以這麼賺錢,以前總聽新聞上說某主播月入百萬,某主播簽字費高達好幾千萬,總覺得這有點兒言過其實,一個二流的明星每個月都不見得能賺到上百萬,那些天天宅在直播間里的主播怎麼可能賺這麼多?

可是現在他明白了,原來這一切並不是媒體吹噓出來的,做主播真的比想像中還要賺錢!

看著那一連串金光閃閃的數字,吳良突然有些愣住了,以前沒錢的時候總想著有了錢之後會如何如何,最著名的那個笑話就是:有錢之後,油條買兩根,吃一根丟一根,豆漿買兩碗,喝一碗倒一碗。這不過是窮人自嘲的笑話而已。但是真的有錢的時候,卻又發現原來自己都不知道該幹什麼了。

買車,買房,旅遊,找個女朋友?

這些都是吳良曾經在夢裡計劃過的東西,可是當200萬真正放在他面前時,他發現自己想的卻和這些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他只想到了兩個人。

兩個讓他割捨不下,想恨又恨不起來,哪怕關係已經鬧到很僵卻依然在內心深處充滿了牽掛的人。

以前混得不如意,總是不想給他們打電話,就好像小時候考試考得不好,沒臉回家去見他們一樣。

可如今有錢了,是否該給他們道一聲平安了?

這世間唯一能在順境逆境中都站在你背後的,可能永遠就只有這兩個人,不管多久,吳良都希望他們能分享自己的喜悅。

所以他默默地退出了atm的操作系統,拿出電話,看著聯繫人當中的那兩個名字又發起了呆。

也不知是不是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某種神奇的感應,就在吳良遲疑著要不要打通這個電話時,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顯示屏上的名字,是「老媽」。

淚水一下子奪眶而出,吳良猛地捂住了嘴巴,隔了好久,才顫顫巍巍地按下了接聽鍵。

「喂。」電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