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六十一章 出軌請找心理醫生

第六十一章 出軌請找心理醫生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686

「倦心」是個很有涵養的中年女子,從她不緊不慢的說話語氣就能聽的出來,這是一個雍容且優雅的女人。

當發現是自己搶到麥之後,她似乎有些小小的驚訝,不過當吳良開通了她說話的許可權,她立刻恢復了鎮靜,很從容地對吳良和直播間里的觀眾打了聲招呼:「大家晚上好,我是倦心。」

她的聲音順滑如絲,雖然帶有一點歲月的滄桑,但依然淡定從容,就彷彿是一壺沏到剛剛好的茶,讓人忍不住想品一品。

這應該是個家世極好而且養尊處優的女人。

吳良實在沒想到,這樣的女人居然也會來看直播,而且還參加了「搶麥」這樣看上去頗為兒戲的活動。

不光他想不通,很多觀眾也想不通,聽到這個聲音,聊天欄里沒有如以前一樣滿屏都是調侃的聲音,大家似乎都被這個女人的氣場給震住了,顯得很收斂,大部分人都是在討論這個女人的身份。

「聽聲音好像是位中年大姐,原來主播已經成為婦女之友了嗎?」

「這女人的聲音真好聽,聽起來就像是那種富貴人家的太太。」

「你怎麼知道,聽聲音還能聽出家世來?」

「這你就不懂了,你聽她說話多鎮定,多從容,這說明她有底氣,不是有錢人哪兒來的底氣?」

「放屁,我就沒錢,可是我從話嗓門兒就大,怎麼滴,你不服?」

「你那叫傻缺,不叫有底氣,等你學會人家那樣細聲細氣說話的時候,再來跟你爹討論底氣的事吧!」

「就是,聽人家一說話就那麼舒服,再看你說的話,就一個字,俗!」

「俗不可耐!」

「耐人尋味,味!」

「味同嚼蠟,蠟!」

「蠟雞一隻,只!」

「上面的你們樓歪了!」

「滾,隻手遮天,天!」

……

一眨眼間,這群不省心的傢伙又開始了成語接龍。

好在吳良和倦心都沒有去搭理他們,兩人開始談論起關於寫歌的話題來。

「請問你的要求是什麼呢?」吳良按照慣例詢問。

倦心停頓了片刻,說道:「我想給我自己寫首歌,可以嗎?」

「可以。」吳良點頭道:「是關於什麼呢,心情、感情、感悟,還是其他什麼?」

倦心沒說一句話之前都要停頓一小會兒,似乎是在思考,過了好幾十秒鐘才說道:「關於感情吧。」

「那是什麼樣的感情呢?」吳良問到:「是開心的或者不開心的?」

「談不上。」倦心淡淡地說道:「心都已經死了,沒什麼開心不開心的,就當是為這段感情做一個了結吧。」

原來是這樣!吳良心裡暗想道,聽這口氣,多半不是失戀了就是離婚了,按照這位大姐的年紀來看,恐怕應該是離婚的幾率比較大。

想到這裡他不免有些同情,都已經人到中年了,卻遭遇到這樣的感情危機,怪不得她的名字叫做「倦心」,恐怕心不是已經倦了,而是已經死了。

可是這種時候,該給她寫一首什麼樣的歌呢?要是太悲傷,怕只怕她突然想不開做出什麼傻事來,那他造的孽可就大了;可要想安慰她,卻又根本不知道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安慰?

於是吳良試探著問到:「那這位倦心大姐,你能不能稍微說的詳細一點呢,知道的更多,我才好寫出更貼合你心情的歌曲來。」

倦心這次沉默了許久,似乎在考慮要不要把自己的傷心事說出來,等了大概七八分鐘,她才輕輕地嘆了口氣,說道:「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彼此倦了想要分開過日子,所以有些感觸而已。」

瞧瞧人家這話說得,多文雅,多內涵,吳良更加肯定了這一定是一個身份顯貴的女人,一般人說話可不會這麼文縐縐的。

但越是如此,他越是不敢怠慢,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女人天生帶著某種氣場,他竟然有一種反客為主被對方所引導的感覺。

聽到倦心並不想把事情說的太詳細,吳良也沒有辦法,只好舍難取易道:「那你希望這首歌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呢,讓你開心一些,或是得到一點安慰?」

倦心突然問到:「可不可以讓我哭一場?」

「哈?」吳良楞了一下,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說,可不可以有一首歌讓我痛痛快快的哭一場,哭完之後,或許我的心情會好一點。」倦心異想天開的說道。

吳良眨了眨眼睛,對這個要求感到十分困惑。

既要讓你哭一場,還要讓你哭完之後心情好一點,大姐,我們這裡是唱歌直播間,不是心理診所啊!

他真想對這女人說,麻煩您出門右轉,侯華強心理診所隨時為您竭誠服務。

可是上門即是客,人家都已經搶到麥了,他還能怎麼樣呢?

於是他苦惱的撓了撓頭頂,問到:「你確定想聽一首傷感的歌曲?」

「也不要太傷感。」倦心解釋到:「就是希望能徹徹底底的擺脫這段感情,所以想要讓自己痛痛快快哭一場,哭完之後,生活還得繼續,不是嗎?」

吳良明白了,原來她是想給自己的這段感情做一個了結,等到這首歌唱完之後,估計她就會徹底下定決心,和那個傷害她的男人一刀兩斷。

他有點兒開始佩服這個女人了,都到了這把年紀,可還是如此堅毅果斷,拿得起放得下,這樣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少見。

於是他問了今天的最後一個問題:「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們的感情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呢?難道你就一點兒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