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五十七章 最後的榮光

第五十七章 最後的榮光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565

等了大概半個多小時,歐陽宓才帶著另一個女助理匆匆趕來,剛一進門就連聲不迭地向吳良道歉:「抱歉抱歉,路上堵了太久,讓你久等了。」

吳良微微欠身,表示沒關係。

他發現歐陽宓的臉色很蒼白,哪怕是打了粉底,依然能夠看到那毫無血色的肌膚和下面根根淡青色的血管,曾經美到不可方物的一代天后,竟然看起來憔悴如斯。

都已經確診是癌症晚期了,還有必要這麼拚命的賺錢嗎?

吳良不太理解,於是委婉地試探道:「宓姐,我看你臉色不好,怎麼不在家裡多休息一下,天天這樣趕通告,你吃得消嗎?」

兩人其實之前並不認識,所以吳良這話倒也算得上是交淺言深,歐陽宓訝異的看了他一眼,發現他眼裡關心的目光十分真誠,這才笑道:「其實最近已經推掉很多通告了,不過今天這個比較簡單,去給一個商場宣傳剪綵,走一圈就能有好幾十萬入賬,不去白不去。」

人家都說歐陽天后心直口快,吳良現在總算知道了,如果這話被那家商場的老闆聽見,只怕恨不得一口老血吐出十米遠。

歐陽宓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發現吳良還沒點菜,便招呼道:「喜歡吃什麼自己點,如果沒有特別中意的,我可以給你推薦幾款,保證你連舌頭都吞掉。」

吳良笑笑,順勢道:「那就麻煩宓姐了。」

歐陽宓立刻轉過頭來,叫來服務員,點了醬牛肉、醬肘子、水晶肺片等幾道必安居的招牌菜,因為已經快要進入盛夏了,也就沒點涮羊肉這種適合冬天吃的菜品。

聊了幾句,等到服務員將菜肴一一端上來之後,歐陽宓這才進入了正題。

「昨天我悄悄去了你的直播間,聽你唱了那首《夢醒時分》,真的很棒,我都差點兒想把這首歌買下來自己唱了。」他誇獎吳良到。

吳良趕緊謙虛地回答道:「如果宓姐喜歡,隨時可以拿去唱,我不收你的版權費。」

「呵呵,那就多謝了。」歐陽宓開心地拍了拍手,又問到:「其實我真的很好奇,那些歌真的是你現場作詞作曲的嗎?我專門去聽了很多你的歌,發現每一首都非常出色,你的創作能力真是太讓我驚訝了。」

吳良繼續保持著低調:「都是一些塗鴉之作,入不了行家的法眼。」

「話可不能這麼說。」歐陽宓打斷他道:「我問過公司的總監邱志華先生,他說這樣旺盛的創作力,連他都辦不到,我估計整個樂壇也就只有你一個人能做到了,我真是不明白,為什麼你卻選擇了去做一個網路直播呢?」

吳良摸了摸自己的小肚腩,苦笑道:「人家嫌我丑,我也沒辦法。」

歐陽宓看了他兩眼,捂著嘴笑到:「我倒不覺得你丑,說真的,在我見過的胖子裡面,你算是長得比較清秀了,咯咯。」

吳良無奈地搖搖頭:「再清秀也還是胖子。」

「咳。」歐陽宓估計是以為觸到了吳良的傷心事,不好再笑了,肅了肅容說道:「其實胖也沒關係,歡爺就比你還胖,可人家照樣成了國寶級的音樂家,我覺得憑著你的才華,你未來的成就一定不比歡爺低的。」

吳良點頭道:「謝謝宓姐,希望能承你吉言。」

歐陽宓笑了笑,這才把話題轉到了今晚所邀之事上。

「其實我最近準備舉辦一場演唱會,我想在最後唱一首新歌,可是公司替我收了很多歌,卻沒有一首能讓我感到滿意,所以今天才會找到你,希望你能幫姐姐這個忙。」

吳良趕緊點頭道:「能幫上宓姐,是我的榮幸。」

隨即他遲疑了一下,不解地問到:「可是宓姐,據我所知,你的身體……最近好像不怎麼好,你為什麼要急著在這個時候開演唱會呢?」

歐陽宓神色一黯,臉上的笑容全都收斂不見了,低低地嘆了一聲:「正是因為身體不好,所以我才要趕著開這場演唱會啊。」

吳良心裡一凜,小心翼翼地問到:「難道你真的……」

「對。」歐陽宓毫不避忌地說道:「子宮癌晚期,醫生已經確診了,而且醫生告訴我,如果半年內不進行手術,只怕是凶多吉少。」

吳良心頭也隨之一沉,連忙安慰道:「現在醫學技術這麼發達,手書一定會成功的。」

歐陽宓搖了搖頭,神色複雜地笑道:「很難,醫生說這種手術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三十,而且就算手術成功了,最多也只能在床上苟延殘喘個一年半載,與其這樣生不如死的活著,我還不如不做這個手術,開開心心的離開呢。」

吳良痴痴地看著那張苦澀中透露出堅強的臉,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慰她才好。

旁邊的女助理已經低下了頭,抑制不住的啜泣聲不斷地響起。

歐陽宓轉過身去摸了摸女助理的頭,反過來安慰她道:「好了好了,你不是都已經早知道了,還哭什麼?我說過,剩下的日子,我們每一天都要開開心心的,你忘了嗎?」

女助理抬起頭來,眼眶紅紅的,兩行淚水已經將俏臉沖刷出了兩道淺淺的溝痕。

吳良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敬意,能夠如此坦然的面對生死,歐陽天后的心理素質實在是強到讓他高山仰止。

可隨後歐陽宓就轉過頭來,對他說道:「這很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後一場演唱會,也是我這輩子唱的最後一首歌,小吳,你能按我的要求來完成嗎?」

吳良面色凝重地應道:「您說。」

歐陽宓臉上綻開如花的容顏,都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