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五十六章 原來蛋清招蒼蠅

第五十六章 原來蛋清招蒼蠅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737

「喂。」雖然只有一個字,卻能夠從中聽出一股英氣和洒脫。

吳良立刻明白了電話對面是誰,當即就不自覺的挺直了身子,面容變得十分嚴肅,很恭謹地回答道:「喂。」

「呵呵,是吳先生吧?」對面爽朗的女聲笑道。

「是,請問是歐陽宓小姐嗎?」吳良壓抑住內心的激動,假裝很淡定地問到。

「叫什麼小姐,都七老八十的了,如果吳先生不介意,可以叫我一聲宓姐。」那聲音真的很乾脆利落,讓人一聽就能想像出對面那個女人張著嘴輕笑的模樣。

事實上,歐陽宓也被很多人稱為「大嘴女神」,蓋因她的嘴普通的女生稍大一些,特別是笑起來的時候,十分豪放,跟她的性格一模一樣。

吳良不敢怠慢,連忙說道:「宓姐好,您也不用客氣,稱呼我小吳就行了。」

「那好,我就不客氣了。」歐陽宓輕笑著說道:「我聽公司的工作人員說了,你同意幫我寫歌了,是嗎?」

「是。」吳良趕緊回答:「能幫宓姐寫歌,是我這輩子的福氣。」

「呵呵,還叫我別客氣,你自己都這麼客氣,虛偽!」歐陽宓嗤笑著嗔了一句,責怪他道:「咱們就像平時那樣好好的說哈,別這麼客套好嗎?」

吳良鬆了口氣,忙應道:「好。不過能幫宓姐寫歌,我真的很高興,這不是客套。」

「行了行了。」歐陽宓不負她豪爽的性格,顯然對這些客套之辭沒有興趣,輕哼兩聲說道:「不過我這次對歌曲的要求很高,小吳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哦。」

「沒問題。」吳良馬上保證道:「一定會讓宓姐你滿意。」

「我知道。」歐陽宓又笑到:「我昨天專門去你的直播間看了,偷偷摸摸去的,你現場出歌的本事真的很厲害,我都被你震住了,相信這次你一定能給我一個驚喜。」

天后說話時那神神秘秘的語氣,宛如一個小女孩一樣,透露出一股純真與稚氣,如果不說,誰能想到她是一個已經年過半百的成名歌星?

但吳良喜歡的,正是她這種毫不做作的脾氣和天真爽朗的性格,聞言反而心頭一喜:原來連天后都來聽我唱歌了,這是多大的榮耀?

他輕輕捏緊了拳頭,對歐陽宓說道:「宓姐你放心,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只是您能不能具體說說您的要求?」

歐陽宓道:「具體要求有點兒麻煩,要不這樣吧,我晚上請你吃飯,西祠胡同那邊的必安居,你晚上八點能過來嗎?」

吳良猶豫了一下,晚上八點正好要直播,不過想想這可是天后請客,這面子一定要給,於是他咬咬牙,說道:「好。」

至於直播那邊,沒辦法,晚上只好請假了。

約好時間,掛斷電話,吳良一路像是飄在雲端一般回到了自己的小窩。

先去衛生間狠狠地洗了個澡,把渾身上下的皮都搓得通紅,還生怕沒洗乾淨,沐浴乳幾乎用掉了半瓶。

然後出來看了看時間,發現才兩點鐘不到,頓時有點兒抑鬱,還有六個小時呢。

想了想,打開電腦,登入直播間,沒有開攝像頭,悄悄地把直播間的公告改成了「今晚赴宴,請假一天」,檢查了一遍發現沒什麼問題,點擊了確定。

這時直播間里還有十幾二十號人,大概都是閑的無聊在掛機,或者是像以前的糊糊塗塗那樣,借這個安靜的地方來搞點兒什麼不可描述的事。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直播間的公告被更改,於是立馬有人叫到:我草,主播來了!

「什麼什麼?」另一個人驚道:「主播在哪兒?沒有啊,你小子謊報軍情?」

先前那人連忙說道:你看,直播間的公告剛剛才改過來,主播剛才肯定在。

「對哦。」其餘人也發現了這一點,連忙大叫道:「主播別跑,我們看見你了,快出來!」

吳良不敢接話,他知道被逮住就跑不掉了,於是連忙悄悄地退出了直播間。

十幾個閑的蛋疼的觀眾大呼小叫了半天,發現吳良並沒有出現,立刻明白主播只是上來更改通告,現在估計已經離開了,於是紛紛失望地調侃了起來。

「主播赴宴?難道主播今晚去約會了?我靠,說好的大家一起共白頭,主播你卻偷偷焗了油,主播你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完蛋了完蛋了,我聞到一股戀愛的酸臭味開始在直播間里瀰漫!」

「難道我們單身狗最後的一塊陣地也要淪陷了嗎?主播你快回來,異性只為繁衍後代,同性之間才是真愛,主播你要想清楚啊!」

「主播你不要走,我為你等到菊花兒都謝了,你卻要去找別的女人,難道你忘記了二十年前未央宮前的榮貴妃了嗎?」

……

幸好吳良跑得快,沒被這群無聊的傢伙逮住,不然還不知道要被調戲成什麼樣。

退出直播間後,吳良又在網上逛了一會兒,一直磨啊磨,終於磨到了晚上六點鐘。

「從這裡坐公交車西祠胡同只要半小時,但考慮到長安城嚴重的堵車狀況,我是不是該現在就出發了?」吳良自問自答了一句,肯定的點點頭,起身準備赴宴。

但他很快又坐了下來,在鏡子面前照了照,發現雙下巴依然很嚴重,眼泡也有點兒浮腫,最重要的是,髮型乾枯分叉,看上去稍顯凌亂。

好吧,其實他留的一直是三毫米的短寸,基本上亂不起來,不過他就是感覺這髮型越看越不和諧。

「是不是該抹點兒髮蠟?」他嚴肅的對著鏡子問了一句,然後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