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五十章 關於你的記憶

第五十章 關於你的記憶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364

友盡了!

吳良對系統的誠實痛心疾首。

雖然誠實是一種美好的品德,但無論任何時候都堅守品德,不一定是件好事。

人們為什麼要撒謊?因為很多時候,謊言可以幫助人們逃避殘酷的現實。

可是像系統這樣用誠實一次又一次捅穿吳良的心靈,吳良覺得自己再也沒辦法和它做朋友了。

「從今以後,我們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吳良惱怒的對系統說道。

「你認真的嗎?」系統不解的回答。

「哼!」吳良高傲的揚起了頭,鼻孔朝天,卻沒有回答系統提出的問題。

這時候他眼角掃到觀眾們在聊天欄里的發言。

「主播又開始發獃了,不知道這次他會寫出什麼樣的歌?」

「話說主播還真是奇怪,有時候發完呆一下子就能寫出歌來,有時候哼哼唧唧半天才能寫出來,他沒有個固定的套路啊?」

「難道你們沒發現嗎,主播發獃的時候寫出來的歌更好聽,直接動手的時候寫出來的歌都要稍差一些。」

「是嗎,原來還有這樣的操作?我倒是真沒注意。」

「我覺得這就是一氣呵成跟舉棋不定的區別吧?」

「樓上貌似很有文化啊,這兩個詞用得很棒!」

「照這麼說的話,今天應該又是一首好聽的歌了?」

……

哼,連你們這群白眼兒狼也來打擊我?

吳良傲嬌的露出了鼻孔,擺出一副我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沒看到的架勢。

終有一天,我會讓你們這群戰五的渣渣在我的歌曲下顫抖,讓你們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唱作俱佳!

撇開了心中的不滿,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腦子裡的歌曲複製到了電腦上。

「一曲《獨家記憶》,獻給這位叫做雨落時分的朋友。」依然是簡短的介紹,除了歌名,什麼都沒有。

吳良向來只以歌聲服人,他的作品,就是品質的保證。

悠揚而又略帶點兒悲傷的音樂聲響起,吳良低沉的嗓音開始在直播間里縈繞:

「忘記分開後的第幾天起

喜歡一個人看下大雨

沒聯絡,孤單就像連鎖反應

想要快樂都沒力氣」

觀眾們照例在聊天欄裡邊聽邊評價。

「這歌詞寫的真好,一聽就有一種悲傷的感覺。」

「音樂也很好,突然之間就忍不住鼻子一酸。」

「主播的歌詞和音樂完全是按照雨落時分的現狀來寫的,這手詞曲真是一絕!」

而躲在屏幕另一端的雨落時分,心裡的感觸卻比直播間里所有的人都還要多。

「淚雨世界像場災難電影

讓現在的我可憐到底

對不起,誰也沒有時光機器

已經結束的沒有商量的餘地」

這個詞是什麼意思,是在說現在的她很可憐嗎?

可是她並沒有這種感覺,她覺得自己很堅強,哪怕失去了最親密的愛人,可是她從沒有就此頹喪,她依然堅定地活著,樂觀的工作著,微笑著面對身邊所有的人,她沒有被擊垮,何來的可憐一說?

時光機器?如果真的有這種東西,她會怎麼做?

回到過去,重新投入那個溫暖的懷抱,告訴他自己好想他,好想他溫暖的懷抱,想他唏噓的鬍渣,想他寵溺自己時嘴角那抹淡淡的微笑?

是的,好想他,想回到他身邊,重新成為那個無憂無慮一心只沐浴在愛河中的女人。

不用偽裝自己的堅強,不用僵硬的在別人面前露出強撐的笑容,不用沒日沒夜的工作藉此來麻痹自己!

想你,可是一切都結束了。

沒有時光機器,沒有商量的餘地。

淚水如開閘的洪水一下子就浸滿了雨落時分的臉龐,光潔的臉蛋兒上,兩條蜿蜒的水痕讓她看起來如此柔弱,如此無力。

「我希望你,是我獨家的記憶

擺在心底,不管別人說得多麼難聽

現在我擁有的事情

是你,是給我一半的愛情

我喜歡你,是我獨家的記憶

誰也不行,從我這個身體中拿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鎖區

有關於你,絕口不提

沒關係」

吳良的歌聲突然變得高昂,就如同一道閃電,一下子擠破了所有的陰雲與霧靄,讓雨落時分那顆原本已經跌落至谷底的心猛然就變得激烈起來。

「我希望你,是我獨家的記憶」!

多麼美好的歌詞,再也無法用另一句話,能夠更準確的形容雨落時分此時的心情,她想著的,盼望著的,不就是讓他能永遠成為自己的獨家記憶嗎?

那些美好的過往,那些溫暖的擁抱,那些在一起時瑣碎而又親切的點點滴滴,彷彿電影一般,一幕幕開始在她的腦海中浮現,被淚水堙沒的嘴角,悄然間浮現出一抹上揚的弧線。

現在我擁有的事情,是你,是給我一半的愛情。

你雖然不在了,可一切關於你的記憶還在,它們陪著我,就像我們之間的愛情,還剩下那殘缺的一半,只等你回來,它們就完美了。

好像悲傷的湖水中突然注入了一尾充滿生機的小魚,雨落時分原本乾涸的心靈慢慢地打開了,一切關於過去美好的記憶再度浮現,孤單的夜晚好像也不再那麼難熬,臉上的笑容好像也不再那麼勉強。

有你的記憶,真好。

歌曲唱完,吳良關掉了伴奏,雨落時分獃獃地坐在電腦前,臉上滿是痴痴的笑容,兩行淚水依然掛在她的臉頰,可是這淚水看上去並不顯得如何悲戚。

雨落時分甚至頑皮的用舌頭舔了舔那晶瑩的淚珠,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