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三十八章 黑轉粉

第三十八章 黑轉粉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462

「一瞬間,法則顛覆

我是誰,是我心魔亂舞

對與錯,我能頓悟

惡魔開始讓真理復甦」

吳良這次的唱腔又與上次演唱《愛之初體驗》完全不同,上次是一種帶點痞氣的感覺,這次卻是近似於低吟,有一種迷幻玄亂之感。

「靠,這個聽起來怎麼這麼奇怪,好玄幻的樣子?」

「管它呢,好聽就行,我感覺渾身的血液都開始蠢蠢欲動了!」

這是大部分普通觀眾的想法。

但是對於不走尋常路的非主流青年們來說,他們的感受又大有不同了。

「哇,好帶感,聽得我好激動!」

「這個詞好棒,聽起來屌炸了,我感覺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感覺這首歌超燃!」

……

在一片驚嘆於迷惑中,歌聲依然繼續。

「用奮鬥,去征服

踏平天地間的憤怒

雲再黑,風再吼,不能讓我停下征途風雨無阻

任腳下的眾神為我鋪成一條英雄路」

……

「哇,這句好有感覺,任腳下的眾神為我鋪成一條英雄路!」

「霸氣!」

「感覺這才叫戰歌,這是向天地叫板啊!」

連普通觀眾也被歌詞給帶動了,突然間覺得這首歌充滿了鬥志,充滿了那種立於天地間絕不向任何人屈服的男兒豪情。

而本就容易上頭的非主流們,更是已經興奮地嗷嗷大叫了,一群人在聊天欄里瘋狂地打字稱讚著吳良的演唱。

「燃爆了,燃爆了,我覺得我渾身充滿了力量!」

「突然好想去干架或者干炮,怎麼辦?」

「我覺得我現在能一個打十個,狂浪家族,你們這群傻、逼快來呀!」

「藏獒威武,任眾神為我鋪成英雄路!」

……

一群人嗨得全身每個細胞都開始顫慄,然而這還並不是高潮。

「一滴淚,在半路回頭,我只有戰鬥,戰鬥

滿天星,在墜落以後,我祈禱別走,別走

那溫度,已無法保留,愛已經冷透,冷透

我的心,願和你共有,一起到盡頭,盡頭」

氣勢恢宏,波瀾壯闊!

這是所有人聽完第一遍演唱之後共同的感覺。

這首歌的音樂混合了搖滾樂的弦樂與交響樂的大氣磅礴,在雄偉壯麗中點綴了些許悠柔婉轉,完美的呈現了一幅雄壯浩瀚的戰爭場面,但最為難的的是,它並非一味渲染戰爭的宏大,還給人帶來了一種積極向上的正能量。

歌詞當中的「滿天星墜落之後」,其實喻義的是那些戰死的同伴,「我祈禱別走,別走」,哀傷中帶著一股無奈,正如眼睜睜看著戰友在自己面前逝去,那種哀痛,那種無力,相信即使是沒上過戰場的人,也能深深體會到其中的悲哀。

而後面的「一起到盡頭,盡頭」,可以理解為對家國的承諾,只要我們還有一桿槍,還有一個人活著,就決不讓任何侵略者踏足一步,我們將用自己的血肉,築成世界上最堅固的城牆,誓死保衛我的祖國,保衛我的家園;當然,也可以理解為對自己愛人的誓言,執子之手,死生契闊。

能把一首歌曲寫得如此熱血沸騰卻又如此滿滿的全是正能量,這下直播間里的觀眾們是真的服了。

「我曾經以為主播是天才,我特么錯了,原來他是神,歌神!」

「我媽媽叫我別跪在地上聽歌,可我已經站不起來了,怎麼辦?」

「主播在直播間里唱歌太屈才了,他應該有更大的舞台!」

「和主播相比,現在外面那些歌手都特么是一群渣渣!」

「請不要侮辱渣渣好么?」

「樓上的放學別走,我黎天王招你惹你了,老子要跟你決鬥!」

「我穆天后表示誰都不服,就服主播!」

「請主播為蘇曉曉寫一首歌,跪求!」

「主播請收下我的膝蓋骨,如果可以頭蓋骨也給你!」

「主播你這麼屌全世界知道嗎?」

「高端大氣上檔次,狂拽炫酷叼炸天!」

「啊,啊,我忍不了了,我要去打死那個姦夫!!!!」

……

等等,最後一個什麼鬼?

直播間里突然亂入一個莫名的生物,觀眾們注意力瞬間被轉移。

「姦夫是什麼鬼,兄弟你先冷靜一下。」

「看來是憋屈的太久了,被主播的歌給點燃了啊。」

「不愧是戰歌,連烏龜的血液都被燃燒了起來!」

「兄弟你去吧,嫂子就交給我了!」

「驚聞某主播歌聲太熱血,受刺激綠帽男手刃姦夫!」

……

吳良因為演唱得太專註,竟沒有注意到直播間里這小小的插曲,不過一首歌唱完,他也感到十分的酣暢淋漓,之前被傲世、冷少給哽到氣悶不已的胸口,居然奇蹟般的什麼事都沒有了。

「這下,大家,滿意了吧?」吳良心裡得意的想到。

事實證明,大家不僅滿意,而且滿意的不得了。

叮,大宋閑王打賞主播一條金龍!

叮,傲世、冷少打賞主播一條金龍!

叮,傲世、龍打賞主播一條金龍!

叮,清霞、丹妹打賞主播一條金龍!

……

屏幕上再次出現了數十條金龍齊齊飛舞的壯觀場面,一時間整個直播平台又一次被吳良的觀眾們屠了屏。

其中打賞的最多的,赫然就是那群名字千奇百怪的藏獒家族成員,看來他們已經徹底被吳良的才華給征服了。

吳良心裡十分得意,表面上卻裝得謙虛無比的樣子,在鏡頭前連連擺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