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三十四章 無知的宅男啊

第三十四章 無知的宅男啊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708

街邊上有一家盲人按摩店,燈光暗淡,看店裡的陳設應該是有一段時間了,門裡坐著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姑娘,正在嗑瓜子,另外有個老頭戴著副墨鏡,坐在最裡邊,似乎正在和小姑娘聊著天兒。

吳良一見到這幅場景,二話不說馬上沖了進去,一邊跑一邊喊道:「老師傅呢,老師傅在不在,快給我按按?」

那戴墨鏡的老頭兒站了起來,望著門口,不過他的脖子並沒有轉動,似乎看不見的樣子,沖吳良的方向問到:「客人來了?請問要按哪裡,全身還是足底?」

吳良一邊在小姑娘的指揮下躺到了床上,一邊揉著腰說道:「先給我來個全身的,胳膊和大腿,特別要好好按?」

老頭兒走了過來,先是在他身上四處捏了捏,驚訝地問到:「怎麼回事,你全身的肌肉都很僵硬,是不是做了什麼劇烈運動?」

吳良豎起了大拇指,想起老頭兒看不見,又放了下來,用欽佩的口氣說道:「老先生您看得真准,我就是運動過量了,全身都痛,麻煩您趕快給我按按!」

原來吳良這幾天天天在系統的監督下運動減肥,但他從來沒有這麼集中的運動過,再加上第一天運動過量拉傷了肌肉,所以他周身是越來越酸痛,今早跑完步,差點兒連走回家的力氣都沒有。

系統檢查完他的身體,告訴他:「一切正常,除了局部肌肉稍微有點拉傷,並沒有什麼問題。」

可吳良的感覺卻是自己已經快死了,他哪裡還肯相信系統的話,吵吵嚷嚷地叫到這兩天再也不鍛煉了,除非等把傷養好再說。

其實這種肌肉酸痛對於缺少鍛煉的人來說是很正常的,只要稍微減少運動量,每天適當的活動一下,等到身體適應了,很快就能消退。

但吳良不想再鍛煉了,天天早上跑五千米,還要做那麼多俯卧撐和仰卧起坐,在最初的熱情消逝之後,他感覺自己再也沒法堅持下去。

系統大概是猜透了吳良的心思,於是鼓勵他道:「作為一名預備歌神,堅強的意志品質和頑強刻苦的生活作風,是你成功的必備條件,如果連減肥這種小事都堅持不下去,你怎麼能成為一名歌神?」

吳良耍賴道:「歡爺比我還胖,可人家也是國寶級歌手,憑什麼胖子就不能當歌神?」

系統拿他沒辦法,只好恐嚇他道:「那好,讓我們試著來模擬一段場景:如果有一天你去走紅毯,你前面是個小鮮肉,後面是個老帥哥,你走在中間,當小鮮肉走過去的時候,一大群女孩子歡呼『小鮮肉你好帥,我要給你生猴子』,當老帥哥走過去的時候,一大群中年婦女大喊『老帥哥你好帥,我們要嫁給你』,但是當你走過去的時候,你的歌迷們高喊『歌神你好棒,加油』,請問這時候你是什麼感受?」

吳良不說話了,一咬牙怒道:「不行,我至少要尖刀100斤!」

系統沉默不語,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偷笑。

不夠精神的力量可以鼓舞,肉體的酸痛卻並不會因此就消失。

吳良回家後在電腦上查了一下,聽人家說按摩可以緩解這種酸痛,於是他吃完飯就立刻奔到了大街上,想要找一家按摩店給自己放鬆放鬆。

聽到這個戴墨鏡的老頭兒那些話,吳良就知道自己找對了地方,這個老頭兒一定是有真材實料的老司機。

果然,戴墨鏡的老頭兒手法十分老道,在吳良身上輕輕按摩了大概十幾分鐘,他就覺得渾身的酸痛似乎減輕了好多,連一隻脹痛到呼吸都感覺疼痛的腹部,也比之前鬆軟多了。

「看來這方法果然有效,可惜我的直播分成一時半會兒還拿不到,不然就可以天天到這裡來按摩了。」吳良趴在按摩床上十分舒適,險些快要睡過去了,不由得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這時候,那個小姑娘似乎覺得店裡太冷清了點兒,於是對吳良說道:「大哥,我給你放首歌來聽聽吧?」

吳良嗯了一聲,那姑娘就回到收銀台里打開了電腦,點了幾下,一段低沉的音樂從劣質音響里傳了出來。

只是剛一聽到這段音樂,吳良原本已經放鬆的肌肉又不自覺的緊繃了起來。

因為這段音樂他很熟,可以說是熟到快糊了,這就是《十年》的過門!

果不其然,過門之後,吳良自己的聲音在按摩店裡響亮地飄蕩開來。

「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

我不會發現我難受」

吳良雙目一凝,裝作不經意地問那小姑娘到:「姑娘,這首是什麼歌啊?」

小姑娘一邊嗑著瓜子兒,一邊驚奇地反問到:「這首歌是最近最紅的《十年》,你連這都沒聽過?」

吳良目瞪口呆,傻傻地問到:「這首歌很紅嗎?」

小姑娘誇張的雙手比了個圓圈:「現在滿大街都在放,你居然沒聽過,大哥,你別是傳說中的宅男,很少出門吧?」

吳良心底淚流滿面,表面上卻還裝得若無其事的繼續問到:「我的確是沒聽說過,這首歌是哪位歌手唱的?」

小姑娘吐出一粒瓜子殼,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什麼不出名的網路歌手,我都沒聽說過,不過這歌倒是真的好聽。」

吳良現在不止是淚流滿面,已經逆流成河了。

尼瑪滿大街都在放我的歌,我居然不知道,最可惡的是,這些人甚至連唱歌的是誰都不知道!

吳良心痛得滴血,他敢肯定,一定是直播間里有人把這首歌傳了出來。

其實這很正常,直播間好幾萬人,大家誰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