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三十三章 聰明的腦袋正在掉毛

第三十三章 聰明的腦袋正在掉毛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541

杜鴻飛一輩子都在華語音樂圈裡打滾,可以說,從前半生的樂壇精英,到後半輩子的網站管理者,他這一生,親眼見證了華語歌壇的繁榮與衰落。

他曾是這份繁榮的建設者,卻也是這種衰落的推動者。

但這些都是大勢,他只是順勢而為,從未覺得有什麼不妥。

唯有一件事,卻讓他遺憾了大半輩子,那就是關於版權的紛爭。

這裡說的版權,主要是指歌曲的版權。

杜鴻飛自己也曾是一名音樂製作人,所以他很清楚,華語樂壇的沒落,大部分都和版權的保護不力有關係,如果不是因為太多盜版和免費分享渠道的崛起,音樂圈絕不會是如今這副要死不活的模樣。

可是這些都是事關國計民生的大方向大政策,國家不重視,他一個普普通通的音樂人又能怎麼辦?

做音樂不賺錢,做好的音樂被人家免費拿去分享給聽眾賺流量,花大錢做出來的專輯卻便宜了盜版商,曾經銷售火爆的磁帶歌碟銷量一降再降,大量的音樂人因為賺不到錢而投身其他行業,音樂圈的衰敗,由此至始。

杜鴻飛也是沒能堅持下來的音樂人之一,只不過他悄然投身到了音樂行業的另一面——免費分享渠道商的懷抱之中。

變成了叛徒,他後悔嗎?

可是有什麼辦法呢,他也要吃飯,也要養家糊口啊!

人家說,在其位者謀其職,杜鴻飛從一個音樂人變成了音樂網站的管理者,他的思維也隨之發生了變化,以前令他夙夜難寐的音樂版權,如今同樣也令他坐卧不安,只不過一個是想要別人付他錢,一個卻是自己不想付別人錢。

就一個網站管理者的角度而言,杜鴻飛是肯定不想付吳良這份版權費的,因為整個行業都沒有這種規矩,大家已經習慣了免費聽歌,免費從新人那裡獲得源源不絕的新資源。

但他偏偏遇到一個愣頭青,非要跟他死磕,非要跟整個行規作對。

如果杜鴻飛再年輕氣盛一點兒,說不定直接就把吳良打入了黑名單,這傢伙別說想要版權費,估計一輩子都沒法在愛聽音樂網上再發表任何作品。

可是已經人過中年的杜鴻飛,現在的思想更平和,想的東西也更多。

版權費這個東西,說起來好像挺嚇人,但實際上又有多少呢?

以天王劉雲霄為例,愛聽音樂網發布他的歌曲,每首歌給劉天王的版權費能有多少?

一千塊。

沒錯,不是九萬八,不是九千八,就是比九九八多兩塊的一千塊。

畢竟這只是使用權,又不是全版權。

像那些KTV,一首歌付給歌手的版權費其實也跟這差不多,平均下來,觀眾點一首歌大概歌手也就只能得到幾分錢的樣子。

這點兒錢相對於一首歌的製作成本而言,算什麼?

但音樂網站為什麼咬著牙不肯鬆口,除非歌手鬧到要跟他們打官司的地步,否則他們絕不妥協?

就因為這個口子一旦打開,那就不再是一兩個歌手的事,而是成千上萬人的事。

每年在這些音樂網站發布的歌曲有多少?隨便一統計,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吧?

一首歌一千塊看起不多,但一萬個一千,八千個一千呢?那費用可就高到天上去了。

網站還要不要賺錢?員工還要不要發工資?水電稅收還要不要交?

也許有人會說,這些錢找聽眾收不就行了?

可現在還有幾個人聽歌肯給錢的?免費到你網站上去聽,那就算是很給你面子了,你不做免費,自然還有別的人做,華國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

歸根到底,沒有國家在背後進行規劃和整治,沒有國家力量來推動這件事的發展,版權保護始終都只是一座空中樓閣,看得到卻沒人觸摸得到。

可是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國家什麼時候會對版權保護進行整改?

估計連國家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杜鴻飛的遺憾還在繼續,音樂網站的免費路線依然要堅持到底。

真正倒霉的,只有類似於吳良這樣的音樂圈新人,在沒有打響自己的名頭之前,在沒有獲得和音樂網站平等對話的資格之前,他們還是只能忍受各大網站的剝削,只能任由盜版商肆意搶奪他們的勞動成果。

只是想到那個吳良,杜鴻飛忍不住又是一陣頭痛。

吳良的天賦,他已經確認了,昨天偷偷摸摸潛伏在直播間里,杜鴻飛親眼見證了吳良根據觀眾的要求現場出歌,這種才華,這種急智,縱然是他見多識廣,也不得不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個年輕人的前途,簡直無可限量。

可就因為這樣,就要打破公司的規矩,老老實實的支付他版權費嗎?

要知道,每天在愛聽音樂網上發布新歌的作者成千上萬,如果他們給吳良這個新人破了例,被這些人給知道了,那他們會怎麼想?這些人能不鬧?

同樣是新人,憑什麼他能拿錢,我們就只能免費?大家都是爹生父母養的,他又沒比我們多條腿,憑什麼就要被這樣區別對待?

這要是成千上萬的人一起鬧起來,那樂子可就大了。

所以杜鴻飛心裡即使一萬個看好吳良,也不敢在這件事上稍微鬆口。

然而盧小雲的最後一句話,卻讓他好似突然間抓到一絲靈感。

吳良的意思是,不管任何網站,只要不給他支付版權費,他就絕不在對方的平台發布新歌。

換言之,可不可以用另外的名義來支付他索要的版權費呢?

比如,獨家發布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