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十二章 兩條白花花的大腿

第十二章 兩條白花花的大腿 (1/1)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276

「為你我受冷風吹

寂寞時候流眼淚」

吳良只唱了一句,聊天欄里就立刻變得熱鬧起來。

塗塗:哇,好好聽!

白樂兒:好聽好聽,我耳朵好像懷孕了怎麼辦?

二婚也很美:贊一個先!

糊糊:為什麼突然感覺好冷……

霓裳未央:別激動,聽完再說。

塗塗:好深情的感覺,我覺得比分手快樂還好聽。

白樂兒:為什麼主播明明這麼胖,卻還唱得這麼好?

二婚也很美:小姑娘,以貌取人是不對的。

白樂兒:不是啦,我只是覺得好不公平,為什麼我唱歌老是走調……

糊糊:樂樂不哭,站起來擼!

塗塗:潘佳俊你是不是又皮癢了?

糊糊:……

霓裳未央:別鬧,認真聽歌!

於是所有人瞬間又恢復了安靜。

只是大家都不知道,此時此刻在電腦面前,正有一個三十來歲的少婦獃獃地聽著耳機里的歌聲,雙眼通紅,豆大的淚珠一顆一顆往下拚命地掉落。

《為你我受冷風吹》是一首溫暖而勵志的歌,也是一首走心的歌,如果沒有相似的經歷,恐怕沒辦法體會到當中的意境,但如果有閱歷的人聽見,基本都很難忍得住不掉眼淚。

這個少婦正是直播間里霸氣無比的女皇大人,跟天真爛漫的白樂兒等人不同,她幾乎是在聽到這首歌的第一句歌詞時,就已經忍不住憋紅了眼眶。

「為你我受冷風吹,寂寞時候流眼淚,有人問我是與非,說是與非,可是誰又真的關心誰?」

「若是愛已不可為,你明白說吧無所謂,不必給我安慰,何必給我傷悲,就當我從此收起真情誰也不給!」

每一字,每一句,簡直全都深深地唱進了她的心裡!

從當初的山盟海誓,到喜結連理,再到女兒出生,那時候的日子是多麼幸福,一家三口歡聲笑語,其樂融融,不管遇到任何艱難險阻,只要想到家裡還有一雙堅實的臂彎,想到還有一個充滿笑臉的女兒在等著自己,頓時就會覺得渾身充滿力量,好像所有困難都完全無法阻止自己。

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感情漸漸產生了變化,油鹽茶醋取代了風花雪月,當初那些甜言蜜語,一句一句在無休止的爭吵中風吹雲散,家裡的臂彎不再是自己一個人的避風港,女兒的臉上常常充滿了迷茫,「媽媽,爸爸為什麼還不回來?」

有人問我是與非,可是誰又能說得清是與非?

背叛源自於爭吵,可爭吵又源自於什麼?

當明知道愛已不可為,她終究選擇了無奈的放手,可從此以後,家中就只剩下孤苦伶仃的女兒,還有一個麻木不仁的自己。

「我會試著放下往事,管他過去有多美,也會試著不去想起,你如何用愛將我包圍,那深情的滋味……」

「但願我會就此放下往事,忘了過去有多美,不盼緣盡仍留慈悲,雖然我曾經這樣以為,我真的這樣以為。」

有沒有試過放下往事不管過去有多美?

當然有,不僅有,而且一直都在做。

可是往事真的就這麼好放下?如果隨隨便便就能放下的話,那又怎麼能談得上是美?

美,正是因為難以放下,所以只能試著不去想起,但卻哪能做到放下?

但願這個詞用得真好,但願人長久,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所以但願是種祈禱,是種奢望,它很難實現,或許永遠都無法實現。

時間可以撫平一切,但唯獨抹不去記憶,我曾經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做到,但直到現在才發現,我其實對自己一直都無能為力。

歌越唱到後面,少婦的眼淚越是洶湧澎湃,她整個人甚至都已經縮進了座椅里,抱成一團,可還是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寒意,刺得她渾身都打起了冷顫。

忘了吧,如果忘不掉,一輩子都掙不開這座牢籠!

眼淚不停地順著面頰沖刷下來,但不知道為什麼,彷彿每一滴淚水,都像是帶走了一部分她身體中那種難言的疼痛,所以她第一次放任眼淚毫無節制地流淌,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讓身體里的那股惡寒逐漸遠離,四肢百骸都漸漸的溫暖起來。

一直到整首歌唱完了好久好久,少婦還是蜷曲在座椅中,一動也不肯動。

直播間里,這時卻彷彿已經炸翻了天。

塗塗:太好聽了,主播我要給你生猴子!

白樂兒:我也是,我也是!

糊糊:老婆冷靜,冷靜!主播,有種出來單挑!

二婚也很美:草,主播牛、逼,我去叫我老婆也來聽!

片刻之後,叮,魅雨加入房間。

魅雨:老公你說的就是這個主播?

二婚也很美:是的老婆,我跟你說這主播唱歌忒牛、逼了,我老徐都差點兒給唱哭了。

魅雨:是不是這麼厲害?再唱一遍來聽聽。

二婚也很美:主播這是我老婆,求你再唱一遍如何?

吳良不動聲色地看著聊天欄,暗自為又多了一位觀眾而欣喜,臉上卻風輕雲淡地點點頭道:「好的,應新來的觀眾要求,我再為大家演唱一遍。」

說完他自顧自打開了伴奏,婉轉空靈的音樂聲再次在直播間響起。

剛唱了一半,直播間的屏幕好似瘋了一樣,開始瘋狂地閃過一條條彈幕:

叮,你們的女皇大人打賞主播一座金佛!

叮,你們的女皇大人打賞主播一座金佛!

叮,你們的女皇大人打賞主播一座金佛!

……

打賞的彈幕一直刷了十條,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屏幕又開始晃動:

叮,霓裳未央打賞主播一座金佛!

叮,霓裳未央打賞主播一座金佛!

叮,霓裳未央打賞主播一座金佛!

……

同樣是十條,一條也不少。

刷完金佛,霓裳未央這才打字道:之前說過,只要你真唱的好,我就刷十座金佛向你道歉,我說到做到!

吳良心裡微微一笑,真是個傲嬌的小姑娘。

而女皇大人的文字就簡單許多了,總共只有兩個字:謝謝!

一句謝謝,真是道盡了她此時的千言萬語。

剛剛才進來的魅雨被這一幕驚呆了,立刻打字問到:老公,我是不是眼花了,這裡總共才七個人,剛才刷了兩千塊的禮物?

二婚也很美什麼都沒說,默默地點擊了按鈕。

叮,二婚也很美打賞主播100顆金豆子。

二婚也很美:主播,所有剩下的積蓄都給你了,請收下我的膝蓋!

其餘幾人好像這才反應過來,隨後消息一條接著一條出現:

叮,塗塗打賞主播100顆金豆子。

叮,塗塗打賞主播100顆金豆子。

叮,白樂兒打賞主播66顆金豆子。

白樂兒:不好意思主播,我只有這麼多了……

叮,糊糊打賞主播1顆金豆子。

叮,糊糊打賞主播1顆金豆子……

等等,最後這個是什麼鬼?

眾人一致鄙視地望向最後兩條消息。

白樂兒:佳俊哥你真摳……

塗塗:老公,你銀行卡放哪兒了?

二婚也很美:兄弟你不會管得比我還嚴吧?

魅雨:老公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二婚也很美:我說那兄弟媳婦兒真摳,我好歹每天還有包煙錢呢!

魅雨:哼!

吳良:你們夠了,再撒狗糧我要報警了,喂,妖妖靈嗎,這裡有人虐狗你們管不管?!

吵鬧歸吵鬧,可吳良此刻心裡還是蠻爽的。

真是兩條又白又嫩的優質大腿啊,一下子就給哥們兒增加了一千塊收入呢,這都抵得上他平時半個月的駐唱工資了。

這下總算不用為下個月的房租操心了。

吳良美滋滋的唱著歌,表面上似乎毫無波動,可其實心裡卻已經樂開了花。

如果直播間里再多幾個這樣的土豪,那哥豈不是分分鐘要成為人生贏家的節奏?

想到這裡,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為什麼哥們兒開直播都這麼久了,一個人都沒進來過呢?就算沒人喜歡看胖子唱歌,可難道不小心隨便點進來看看的人都沒有嗎?

現在直播間里這幾個人,幾乎都是人拉人拉進來的,算起來總共才兩伙人,哥身為未來的預備歌神,難道就這麼不受待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