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四章 第一點崇拜值

第四章 第一點崇拜值 (1/1)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237

糊糊顯然已經出離憤怒,他一連發了七八個流血刀子的圖形。

但這並沒能阻止吳良繼續發泄來自單身狗的怨念,《分手快樂》的歌聲就像飄蕩在直播間里的幽靈,依然在頑強地唱響著。

糊糊:好樣的,你狠!老婆,我們撤!

可塗塗並沒有做出回應。

糊糊:老婆?

塗塗:嗯?

糊糊:老婆,這傢伙不安好心,想拆散我們,我們撤!

塗塗:不要。

糊糊:為什麼?

塗塗:我要聽歌。

糊糊:……。老婆,這首歌聽不得,這傢伙擺明了不懷好意!

塗塗頓了半晌,這才回到:神經病!

糊糊:對,這傢伙就是神經病,他想拆散我們!

塗塗:我說的是你!

糊糊:……

塗塗:主播加油,你唱的很好聽!

糊糊:老婆,你腫么了?

塗塗:一首歌就能讓我們分手,你是對我沒信心還是對自己沒信心?

糊糊:……,對不起老婆,我錯了……

塗塗:哼!

屏幕前的吳良雖然一直在唱歌,但聊天欄里的每句話都一字不落的落入了他的眼帘中。

看到那對狗男女起爭執的時候,他是蠻開心的,但很快看到那個男生投降認輸,他在心裡默默地罵了句:「懦夫,丟人!」

在無良看來,所有在他面前秀恩愛的男女,都應該抓起來關小黑屋一百年,並且讓他們只能聽到彼此的聲音,但永世不能見面。

來自單身狗的怨念就是如此霸道和深厚。

演唱繼續,很快接近了尾聲。

這時聊天欄里塗塗又打字了:主播果然有才,打賞來了!

屏幕上飄過一條彈幕,「塗塗打賞主播無量壽佛一塊金鑲玉」,提示吳良那個叫塗塗的女生給他送了一塊金鑲玉。

金鑲玉也是這家直播平台的禮物之一,根據金額的大小,這家直播平台的禮物分為金豆子,金元寶,金鑲玉,金佛,金龍,對應的金額分別是1分,1元,10元,100元,以及500元。

打賞金豆子和金元寶只會在聊天欄裡面顯示,打賞金鑲玉和金佛就會出現在當前屏幕中,如果打賞金龍的話,所有直播平台的直播間都能看到。

這個女生本來說的是打賞吳良一顆金豆子,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認可了吳良的歌聲,她竟然出人意料的賞了一塊金鑲玉。

這樣的話,就等於是打賞了吳良十塊錢!

雖然這十塊錢還要被平台抽走一半,可吳良依然覺得很開心。

曾經直播了也有一小段時間,可這還是吳良第一次收到金鑲玉的打賞,他現在真是又驚又喜。

驚的是他明明演唱的是一首搗亂的歌曲,可這姑娘不知道腦子怎麼想的,居然還會給他打賞,並且打賞金額不低,一次就給了十塊。

難道現在的姑娘都有逆反心理,越是跟她對著干,她越是喜歡嗎?

吳良不能理解這小姑娘的想法,只能把一切歸結於彼此之間產生了代溝,他已經無法弄懂現在小年輕們的想法了。

可他似乎忘了,自己也才剛剛二十四歲的樣子。

吃驚的不止吳良,還有那個對他同樣充滿了怨念的糊糊。

看到塗塗一出手就是一塊金鑲玉,糊糊也急了,他倒不是心疼那十塊錢,他是覺得塗塗一定是中了邪,不然為什麼會給那個不懷好意的主播打賞?

於是他立刻打字問到:老婆你怎麼了,為什麼要給他打賞?

塗塗:怎麼了?人家唱得好,我給表揚一下不行嗎?

糊糊:可是他沒安好心,他想讓我們分手啊?

塗塗:潘佳俊,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真的想跟我分手?!

糊糊:沒有,老婆,你怎麼會這麼想?

塗塗:那你老說這件事幹嘛,難道你真的覺得一首歌就能讓我們分手嗎?

糊糊:不是,我說的是那個主播,這傢伙不是好人……

塗塗:你管他是不是好人,只要他的歌好聽就行了,我喜歡他的歌,我就是要打賞,怎麼,你有意見?

糊糊:不,沒……

塗塗:哼!

精彩,真是一段精彩而充滿了深度的對話!

吳良已經在心裡默默為那個叫塗塗的女生點了一百零一個贊,同時繼續深度鄙視那個耙耳朵的糊糊。

身為一個男人,卻被一個女人治得服服帖帖,所有男同胞的臉都被你給丟光了!

等到這對狗男女對話完畢,吳良的歌聲也終於適時地落下了帷幕。

接著他立刻說道:「謝謝,謝謝塗塗女士欣賞主播的歌聲,那麼寫給你們的歌已經演唱完畢了,兩位接下來還想聽什麼?」

塗塗:主播再寫首歌吧,如果還是那麼好聽的話,我再打賞你一塊金鑲玉。

吳良抬起頭,裝作思考的樣子,其實是在腦海里向系統詢問:「系統,我還能再唱首新歌嗎?」

系統:「當然可以,你的直播間你做主。」

吳良:「那太好了,再給我來首新歌吧!」

系統:「好的,根據宿主的等級,你現在只需支付1000點崇拜值就能兌換一首新歌,請問宿主同意現在支付崇拜值嗎?」

吳良:「尼妹……」

系統:「檢測到宿主身上崇拜值不夠,對不起,本次兌換無法進行。」

吳良:「尼瑪……」

系統不再說話,直接忽略了吳良那濃濃的怨念。

不過說到崇拜值,吳良突然想起來了,向系統問到:「對了系統,我現在有多少崇拜值了?」

系統沉默了一小會兒,回答道:「1點。」

吳良驚訝地眨了眨眼睛,他記得自己之前一點兒崇拜值都沒有的,怎麼會突然多了1點出來?

難道是那個叫塗塗的女孩子給自己帶來的?畢竟她可是說了很喜歡自己唱的歌的。

想到這裡吳良急忙向系統問到:「這個崇拜值到底是怎麼來的,是不是我多一個粉絲就多一點崇拜值?」

系統回答道:「不是,崇拜值和粉絲的數量沒有直接關係,系統會根據粉絲對宿主的崇拜度,適時的提升宿主的崇拜值,崇拜值的高低,完全取決於系統的判定。」

「啊,原來是這樣?」吳良摸著自己的下巴想了想,突然打了個響指:「既然是由系統你來判定的,那你不如直接給我多漲點兒崇拜值,你覺得怎麼樣?」

系統的聲音冰冷而毫無感情:「對不起,本系統本著嚴格、認真、公平、公開的原則,不能進行任何舞弊行為。」

吳良:「早就知道……」

突然發現吳良又在電腦面前發獃了,那對情侶產生了深深的疑惑。

糊糊:老婆你看,那傢伙又發獃了,他在想什麼?

塗塗:不知道,人家可能在構思新的歌曲,別打擾他。

糊糊:不可能吧,真的這麼厲害,當場就能寫歌?

塗塗:什麼不可能,人家剛才不是已經寫了一首了嗎,難道你覺得那首歌不好聽?

糊糊:其實也就一般吧……我剛才沒注意聽。

塗塗:哼,做什麼事都不認真,我怎麼會看上你這個笨蛋?

糊糊: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對你肯定是認真的!

塗塗:信你才有鬼!

糊糊:老婆……

這時屏幕面前的吳良動了一下,總算從白痴的狀態中恢復過來。

塗塗立刻激動起來,興奮地打字問到:怎麼樣主播,是不是又有新歌了?

吳良一本正經地說道:「抱歉,暫時沒有靈感,讓大家失望了,不過你們現在可以點歌,只要我會唱的,我都會盡量滿足大家。」

啊?沒有靈感啊,真是可惜。塗塗打字道。

糊糊插了一腳:可以點歌嗎?那好,我點一首周文淵的《愛一輩子》,老婆,這也是我要對你說的話!

塗塗:討厭……

吳良猝不及防又被塞了一嘴狗糧,心裡按捺不住的殺氣頓時噴涌而出,如果不是因為隔著一個屏幕的話,他覺得自己一定會生生打死這對狗男女。

相信我,那畫面一定會很殘忍,很過癮!吳良心裡默默地想到。

就在這時,聊天欄里突然多了一行文字:傲視、龍加入直播間。

本來只有兩個人的直播間,終於又來了一位新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