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三章 送給你們的歌

第三章 送給你們的歌 (1/1)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264

幸好吳良以前為了直播,還準備了備用的耳麥。

重新換好一副耳麥,吳良對直播間里那兩個還沒離開的狗男女說道:「今天在這裡既然遇到兩位,那就是緣分,兩位不如聽會兒歌再走吧。」

糊糊:不聽!

吳良:「為什麼呢?」

糊糊:忙著談情說愛,沒時間!

吳良:「……」

塗塗:老公,不如聽一會兒再走吧。

糊糊:為什麼呢?

塗塗:我覺得這主播挺可憐的,一個房間里就只有我們兩個人,要是我們再走了,他就只剩光棍了。

糊糊:哇,老婆你好有愛心,我就喜歡這樣的你!

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糧的吳良:「……」

就在這時,系統那毫無感情的聲音再次突兀的在吳良腦海中響起:

「我感受到宿主心靈遭受了巨大的傷害?」

吳良:「……,原來你還沒死?」

系統:「身為一名預備歌神,宿主的尊嚴絕對不容踐踏,請用一首歌征服這對狗男女,讓他們認識到你真實的實力,戰吧,少年!」

吳良:「是嗎,原來你也覺得這是一對狗男女嗎?」

系統:「……」

糊糊:主播不是要唱歌嗎,唱啊?

吳良撓撓頭,正準備選歌,系統突然阻止了他。

「為了向這對狗男女證明自己的實力,主播應該用自己親手寫就的歌曲來狠狠拍打他們的臉,請不要選用別人的歌曲,自己動手吧,少年!」

吳良驚了個呆:「你是認真的嗎?你確定用我寫的歌能征服他們?」

「當然不能!」系統理所當然的回答。

吳良:「……」

不過系統總算給他留了條活路:「作為宿主征戰歌神之路的第一步,系統會贈送宿主一首優美的歌曲,就當是新手禮物,宿主現在可以領取。」

「總算是見到紅利了!」吳良感嘆道,就在這時,他腦中突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段旋律。

果然是一首很優美的歌曲,不過自動在腦海中播放完整首歌曲之後,吳良神態詭異地問到:「系統你沒開玩笑嗎,你確定是這首歌?」

「是的。」系統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機械而毫無波動。

吳良眨了眨眼睛:「系統,你不會是想讓我被打死,然後再去尋找下一個宿主吧?」

系統:「不,身為一名預備歌神,宿主應該具備高貴的人格和高冷的氣質,對於那些質疑你、踐踏你的對手,宿主就應該毫不留情地用歌聲狠狠地扇他們的耳光,去吧少年,為尊嚴而戰!」

吳良:「可是我覺得真唱這首歌的話,被打死的幾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怎麼辦?」

系統:「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宿主你選擇哪一種?」

吳良:「我選擇老死如何?」

系統提高了音量:「宿主請注意你的身份!你是一名高貴的預備歌神,是一個充滿了理想、志向的有志青年,你難道就甘於墮落,甘於平庸嗎?當有人踐踏你尊嚴的時候,你難道就默默的忍受嗎?你的胸膛中,難道沒有熱血在流動嗎?你的人生中,難道就沒有一丁點兒值得你用生命去守護的東西嗎?」

「不!」吳良終於被系統那慷慨激昂的聲音給點燃了:「肥宅永不為奴!」

「很好!」系統的聲音再次變得毫無波瀾,就跟剛才那些熱血沸騰的話根本不是它說的似的:「接下來是見證奇蹟的時刻,去歌唱吧,少年!」

吳良點點頭,重新撥正了耳麥。

一分鐘,兩分鐘,氣氛突然變得莫名有點兒尷尬……

「那個……」吳良斟酌了一下,問到:「系統,你難道不提供伴奏嗎?」

「當然不。」系統理直氣壯地回答道:「本系統兌換的歌曲,只能由宿主親自具現化,否則宿主如何向外人解釋這些歌曲的來歷?」

這麼說好像也有道理,吳良點點頭。

「可是我怎麼具現化呢?」他還是不死心。

系統淡漠地說道:「相信以宿主的專業知識,應該能辦到。」

吳良張開嘴,感覺心好累,已經無力再吐槽。

也許是吳良待在電腦面前一直用那副痴呆臉面對屏幕,直播間里那對狗男女終於忍不住了。

糊糊:主播搞什麼呢,還不唱?

塗塗:主播為什麼在發獃?看上去蠢萌蠢萌的,好可愛!

糊糊:老婆……

塗塗:好吧,老公也很可愛,老公最可愛了,我愛你喲,mua!

糊糊:老婆我也愛你,愛你一萬年!

吳良:「……」

如果現在有人給吳良一把槍和一顆子彈,問他會槍斃這對狗男女當中的哪一個,吳良一定會反問他:「不能多給一顆子彈嗎?」

好吧,雖然內心充滿了滔天的殺氣,但表面上,吳良還是不得不擺出一張燦爛如菊花的笑臉。

「看到兩位這麼恩愛,我突然有了靈感,不如讓我為兩位親手寫一首歌,兩位覺得怎麼樣?」好氣啊,這種想要殺人卻又不得不賠笑的樣子,真是讓吳良感覺遭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不過那對狗男女卻覺得很新鮮,紛紛打字。

糊糊:真的?以前還沒人專門給我寫過歌呢,主播趕快,我要聽!

塗塗:主播真有才,如果好聽的話,我打賞你一顆金豆子。

金豆子是這個直播平台的打賞道具之一,名字雖然威武,不過卻是最低級的打賞道具,只值一分錢,最值錢的是金龍,一條就是五百塊。

面對這對狗男女的調戲,吳良內心突然平靜下來。

「哼,別看現在跳的歡,小心事後拉清單,你們給我等著,等我把曲子copy下來……」

吳良陰險地這麼想到,又想想稍後這對狗男女聽到這首歌時的反應,頓時感覺心頭又舒爽了不少。

狗男女,等著接受來自單身狗,啊不,來自正義之鐮的裁決吧!

於是直播間里出現了這麼奇怪的一幕:唯二的兩個觀眾開始了愉快的談情說愛,並不時催促一下忙碌的主播;可憐的主播從網路上翻出一款音樂編曲軟體,正在吭哧吭哧地忙著「創作」他的歌曲,同時內心裡用無數個惡毒的字眼詛咒著屏幕前那對萬惡的狗男女。

花了大概半個小時,終於勉強把腦子裡的旋律搬到了電腦上。

看到吳良終於宣布完工的那一刻,這對狗男女開始了他們的撒花慶祝。

糊糊:終於完成了嗎?主播我警告你,要是不好聽我可是會打人的!

塗塗:好期待呀,終於有人給我寫歌了,好浪漫!

糊糊:老婆……

塗塗:哼,擺什麼臭臉,有本事你也給我寫一首歌去!

糊糊:……

看著屏幕上兩人鬧起了小矛盾,吳良心裡一陣暗爽。

「咳咳,那麼接下來呢,請聽我為兩位精心創作的歌曲。」為了保持形象,他沒有笑出聲來,不過愉悅的表情還是深深出賣了他。

那是一種惡作劇即將得逞之前的諱不可言的笑容。

那對狗男女顯然沒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全都被他顯示屏上跳動的音符給吸引住了。

「我開唱了!」吳良打了聲招呼。他很謹慎的沒有提這首歌的歌名,他怕說了之後還沒開唱就會被打死。

「我無法幫你預言

委曲求全有沒有用

可是我多麼不舍

朋友愛得那麼苦痛

愛可以不問對錯

至少有喜悅感動

如果他總為別人撐傘

你何苦非為他等在雨中」

是的,一首《分手快樂》閃亮登場!

「真是一首應景的歌曲!」吳良心裡默默為自己不提歌名的機智點了個贊。

而那對狗男女聽了一會兒,似乎終於聽出了不對。

糊糊:老婆,我怎麼感覺這是一首分手的歌?

這次他連表情都忘了發。

塗塗:是啊,這明明就是一首分手的歌。

糊糊:我草,主播你想幹什麼,信不信我一板兒磚拍死你?

吳良假裝沒看到聊天欄里的信息,繼續深情地演唱。

「分手快樂,祝你快樂

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厭倦沉重,不想過冬

就飛去熱帶的島嶼游泳

分手快樂,請你快樂

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

糊糊:夠了,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