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歌神直播間 >第一章 好吧,我認栽

第一章 好吧,我認栽 (1/2)

小說名稱《歌神直播間》 作者:懶散成球  更新時間:2017-07-15 03:49  字數:3630

吳良從大門走出來的時候,灰頭土臉,望了一眼身後那金光閃爍的幾個大字,他惡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這已經是吳良第二百零七次面試被拒。

這真是一個勵志且悲催的故事。

吳良是位非著名歌手,性別男,愛好女,職業酒吧駐唱,現年二十四歲。

作為首都音樂學院畢業的高材生,按理說,吳良不應該混得這麼落魄。

但有句古語說得好,「在這個顏、即正義的時代,丑,是一切罪惡的根源」。

其實吳良長得並不算丑,嚴格說起來,他還頗有些眉清目秀。

但另一句古語也說了,「一胖毀所有」。

所以吳良和「丑」畫上了等號。

畢業整整兩年,吳良一直沒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他的目標是成為一名成功的歌手,但很可惜,他現在距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遠。

其實吳良唱歌很好聽,他的導師吳志華先生曾經說過,他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

每次當他把自己唱歌的小樣寄給音樂公司,音樂公司都會感到非常驚艷,然後熱情的邀請他前去面試。

可是當看到吳良那圓滾滾的身材後,音樂公司的態度馬上轉變了,他們開始尋找各種理由推脫,搪塞,最後以一句「等候通知」打發掉吳良。

這就是傳說中的「丑拒」。

當一而再再而三被拒絕之後,吳良終於明白,歡爺只有一個,紅姐也只有一個,當今這個社會,音樂圈已經沒有胖子生存的土壤了。

所以當他第二百零七次被一家不知名的小音樂公司婉拒之後,他並不感到如何憤怒,只是有些悲哀。

他指著音樂公司門口那塊金光閃閃的招牌,堅定地發誓道:「你們這群有眼無珠的傢伙,總有一天你們會後悔的,我發誓,等我成名那天,你們這些音樂公司就算跪在地上求我,我也絕不會加入!」

似乎是為了彰顯他無比的決心,就在吳良發完誓之後,晴空突然一聲霹靂,一道電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砸在他面前不到五米的地方。

吳良只覺得小腿微微一痛,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已經被那突兀的雷光震得雙耳失聰。

「我擦,這是什麼意思?」吳良趕緊一個大跳躲到了十米開外,望著頭上那萬里無雲的天空開始吐槽:「連你也來欺負我是吧,是不是非要逼死我你才高興?有種你劈死我,來呀,來呀!」

「誇嚓!」又一道雷光劈在他面前不到五米的地方,距離竟然和上一次分毫不差。

「……」

吳良焉了,很明顯,老天爺這是在對他做出警告。

「對不起!」他抬起頭老老實實地對著天空求饒:「我其實是個孝順的孩子,不抽煙,不喝酒,不打架,連麻將都很少玩,我覺得我們之間可能有點兒誤會。」

「沒有誤會。」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毫無徵兆地在吳良的腦海中響起。

「哇擦,什麼人?」吳良又一個大跳,像一隻受驚的兔子般跳開了老遠。

「我不是人。」腦海中那道聲音繼續響起,冰冷而毫無質感:「我是歌神養成系統,我感應到了你渴望成功的決心和毅力,所以不遠萬里跨越重重銀河,前來幫助你。」

「歌神什麼?」吳良睜大了眼睛。

「歌神養成系統。」那道聲音耐心的解釋道:「本系統可以很好的鞭策你,鼓勵你,幫助你成長為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歌神。」

「幫助我成為歌神?」吳良震驚了,虎軀一抖,左顧右盼地喊道:「你在哪裡,出來先讓我看看你幾斤幾兩?」

那聲音沉默了,隔了許久,它才再次出現,很認真地說道:「本系統已經植入你的大腦之中,你無法看到我,不過請你相信,本系統絕對有信心將你培養成才。」

「在我的大腦之中?」吳良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臉上頓時露出驚恐的神色:「你不會是腫瘤吧?快出來,我年紀輕輕的可還不想死啊!」

那聲音再次陷入了尷尬地沉默之中。

可吳良沒有放棄,還在抱著自己的腦袋哀嚎著:「喂,你聽到沒有,你快出來,我不要什麼歌神養成系統,我覺得自己已經才華橫溢了,我自己就可以的,你快回火星去吧!」

那聲音繼續保持沉默,但作者君相信,如果可以的話,它一定會跳出來生生把吳良給打死。

不過兩分鐘後,那聲音終於還是承受不住吳良的碎碎念,跳出來說道:「對不起,本系統已經綁定,如果剝離,宿主會立刻死亡。」

「宿主?」吳良驚叫道:「我聽到了什麼,宿主?果然,你一定是入侵地球的外星人吧?只有外星人才會用宿主這個詞。你是準備佔據我的身體,然後以此為跳板入侵地球嗎?你這個可惡的外星人,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的陰謀得逞的!」

說完他撿起路邊一塊石頭,在腦袋上方比划了兩下。

不過吳良覺得那塊石頭似乎太大了一點,於是丟到地上,又重新換了一塊打火機那麼大的石塊,這才感到滿意地放到腦袋上方。

「你看到了嗎?」他惡狠狠地威脅道:「我是不怕死的,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就和你同歸於盡了!」

那聲音已經無法回答了,就算它自稱為系統,看上去應該沒有什麼感情,可是吳良的動作顯然已經讓它來到崩潰的邊緣。

「對不起,本系統一經綁定,無法剝離,否則宿主會立刻死亡!」它只好半解釋半威脅地重複了一遍。

「死亡?」吳良打了個哆嗦,看看自己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