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牧神記 >第一三一零章 眾生皆祭品(第二更)

第一三一零章 眾生皆祭品(第二更) (1/1)

小說名稱《牧神記》 作者:宅豬  更新時間:今天05:46更新  字數:2542

四天尊眾志成城,強大的虛空在他們面前彷彿不存在一般,等閑神魔進入第一重虛空便會被虛空同化,即便是修為強大的造物主,也無法深入多重虛空。

只有修為實力到了一定境界的造物主長老,才能在自己死後將自己的神識寄託於多重虛空的深處,成為先靈。

而其他種族的神魔,只有神識入道,明悟了虛空紋的存在,才能深入多重虛空。

像秦牧那樣直接深達第三十虛空的人物,實在是少之又少,放在造物主統治宇宙乾坤的時代,這樣的存在也不多。

秦牧靠的是他參悟出先天一炁和神識之道,已經開始接觸到太初之道,所以進入虛空並不困難。

但四天尊卻是憑藉自己強大的肉身,他們的肉身之強,讓虛空非但無法同化他們,反倒被他們的肉身擠壓得破滅!

這就是天尊級存在的恐怖之處!

不過,太帝卻知道,天尊也有極限!

這個極限,早已經被雲天尊、凌天尊和月天尊摸索出來。

太虛之中的虛空橋便是架設在第三十五重虛空之中的橋樑,橋樑是三位天尊與太虛造物主一起打造而成,月天尊還在橋樑盡頭打造三間房。

那道橋樑鋪設得極為險峻,想要橫渡過去,須得承受三十五重虛空的磨滅碾壓,即便是天尊一不留神也會被磨滅,火天尊、虛天尊與開皇都曾在那裡被困,險些被虛空磨滅。

三十五重虛空,便是天尊的極限,太帝只需要帶著虛空母獸遁入第三十五重虛空,便可以讓四位天尊知難而退!

虛空深處隱約傳來雷音,伴隨著空間深處的電閃,站在祖庭之中,甚至能夠看到在電閃之時,有巨大的陰影在空間深處被照亮。

那些身軀龐大無比,移動之時,讓四周的空間出現龜裂的痕迹,如同蜘蛛網四面八方延展開來!

他們的移動速度又快,當陰影被照亮,黯淡下來,再度被照亮時,他們已經移動了不知多遠。

這一日,天空中突然有血流出。

汩汩的神血像是大瀑布,從天空的深處流下,形成一道懸掛在半空的血瀑。

秦牧沒有走的太遠,看到這條血瀑時,他又注意到天空中有什麼東西砸了下來,像是一顆星球撞擊大地一般,掀起陣陣狂風和隕石。

那東西墜落之處,地動山搖,火山噴涌,即便祖庭遠比外地堅固,也難以承受這樣的撞擊。

當秦牧來到那裡時,天空中又有許多火光迸發,一個個巨大的火球拖著長長的尾焰,從虛空中墜落。

秦牧向第一個大坑看去,裡面是一隻巨大的拳頭。

那是太帝的拳頭,不知被那位天尊斬落下來,引起山崩地裂。

「太帝的肉身畢竟是太古時代最強大的肉身之一,能夠與他並駕齊驅的,只有天帝太初,這拳頭或許可以收起來煉製成寶……」

他剛剛想到這裡,突然只見無數根須從岩漿般的大地中飛出,拖起太帝的拳頭便跑!

「地母!」

秦牧立刻飛身趕上前去,正要搶奪太帝之手,突然天空大亮,變得雪白一片,又是一條大腿從天而降,被剛才拳頭落地還要驚人,掀起的狂風巨浪將他狠狠拍飛!

「太帝的大腿!」

秦牧頓住身形,天空中又有各種物件墜落下來,轟轟轟,將方圓萬里砸得大地浮酥,地表在岩漿上浮動,像是一鍋紅燒肉,氣泡頂起肉塊,咕嘟咕嘟的,地表不斷抖動。

「太帝真慘,被四位天尊分屍了……」

他心中不免有些悲憫,太古時代最強大的存在面對四大天尊,竟然落得這般下場。

隨即他又開心起來,穿過火海,在火焰之中飛行,搜尋太帝肉身。

突然,一個巨大的身軀從天而降,砸在火海岩漿之中,連翻帶滾。

秦牧飛身上前,卻是那頭虛空母獸!

母獸的頭顱消失不見,不知是被那位天尊斬殺,屍體從虛空中跌落下來。

「母獸死了?豈不是虛空獸要絕種了?」

他不禁怔住,虛空母獸將祖庭中的虛空獸吞噬一空,才成長到而今的地步,這頭母獸死在四天尊手中,也就意味著祖庭中的母獸已經滅絕!

「閬涴那裡還有一頭虛空獸,不知道那頭虛空獸是否還活著?倘若那頭虛空獸也死掉的話,那麼虛空獸便真的絕種了!」

他向虛空母獸的屍體奔去,突然母獸體內骨碌一聲滾出一顆虛空獸卵,落在岩漿中。

秦牧心中微動,法力湧出,將這枚虛空獸卵捲起,收入自己的眉心。

那頭母獸誕生出最後一顆卵,屍體沉入岩漿之中,消失不見。

秦牧正要將母獸的屍體打撈上來,突然停手,面色凝重,只見母獸的屍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來,獸血在飛速流逝!

「上一個紀元的存在,他們的祭祀之力竟然已經延伸到這裡了?」

他不禁毛骨悚然,巨大的母獸屍體就這樣在短短片刻的時間裡化作了岩漿中的巨型骨骼,沒多久,骨骼中的能量也隨之耗盡,坍塌崩潰!

他心中一沉,立刻飛身而起,向其他太帝的身體碎塊墜落地趕去。

他來到太帝的手臂墜落之地,那裡只剩下一片破碎的骨骼!

「太帝的骨頭也消失了,血肉全無!」

秦牧面色凝重,抬頭看向天空中的血瀑,那裡是太帝的神血墜落之地。

他催動傳送神通,下一刻橫跨萬里出現在血瀑墜落之地。

他衣衫獵獵,身後披風張揚,緩緩落地,只見血瀑墜落之地並沒有形成血湖血海,地面反而極為乾淨,沒有半點血跡!

「看來祖庭的確額不適合做戰場……」

秦牧望向四周,喃喃道:「整個祖庭,都是上一個紀元的存在的祭壇,在這裡死掉的任何生命,都會成為他們來到這個世界這個時代的祭品。大黑山,還能守得住嗎?」

他仔細想了片刻,整個祖庭,恐怕只有五大礦脈不是史前存在的祭壇,只有五條礦脈還能保持獨立,其他地方恐怕都被上一個紀元的力量入侵。

「話說回來,我來到祖庭之後,除了五大礦脈之外,其他地方並沒有發現任何屍骨!無論巨獸的屍骨還是造物主的屍骨,統統消失了!」

他吐出一口濁氣,原本他以為造物主的屍骨是被虛空獸吞噬,現在想想,只怕並非如此。

無論人還是獸,只要進入祖庭,都會成為上一個紀元的存在的祭品!

祖庭,就相當一個巨大的祭壇!

或者說,祖庭就是一個巨大的餐盤,進入此地的人們都是盤中餐,等待著史前的存在們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