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永鎮八荒 >第五百六十一章:槐夏解鎖的新技能

第五百六十一章:槐夏解鎖的新技能 (1/2)

小說名稱《永鎮八荒》 作者:八歸少年  更新時間:2017-12-19 00:23  字數:3454

喪心病狂!看著槐夏如鯨吞一般把白色火焰吞入腹中,眾人腦海中不可抑制地蹦出這個詞。然後他們把目光投向洪漢,想看看洪漢是什麼表情。

洪漢此時面上滿是駭然,額頭遍布青筋如樹盤根,他想不明白為何一名毫無靈力波動的女武者能吞掉他當做殺手鐧的火焰。

不理解過後,就是殺機畢露。洪漢手掌微微抬起,靈力和風同時流動。但就在此時,木森忽然笑眯眯地擋在他的面前。「怎麼,準備辣手摧樹?」

洪漢運轉的靈力一頓,在烘爐被克制的情況下,再面對木森的渾身裝備,他還真有些頭疼。雖然他還有其他後手,但他真的怕再出什麼問題。比如?

比如在被這個該死的女武者吃掉。

所以他打算再次讓步,「木祭酒,這次比試就算我輸。」

木森搖了搖頭,「這已經不是輸贏的問題。」

「木祭酒,你能告訴我,我到底哪裡招惹你了嗎?」沉吟了一會,洪漢說道。他的確有些好奇,木森為何逮住他猛懟。雖然他在心底對木森抱有惡意,但這個惡意卻從來沒有展現分毫,那木森為何如此?

心有靈犀?我想懟你,你亦想懟我?

就在洪漢胡思亂想的時候,木森咧牙一笑,「你招惹我的地方多了。」

「比如?」洪漢問道。

木森驀地有些憂愁,他哪編的出正當的理由,難道要說,因為你長的丑,影響我的心情?這未免有些太草率。

所以,木森說道,「輪他!」

在洪漢和眾多武者還未理解這句話的含義時,衛零等人就像是捕食的獵豹,動作矯捷,殺機沸騰地向著洪漢出去。

麻吉,難道這就不草率了嗎?

木森也如蛟龍出海,震天彈和堯前輩弩箭再次撕裂空間向著洪漢殺去。

衛零、李懷若等人在沒有晉入開光前,就敢在木森的帶領下懟開光,懟金丹。一戰戰下來,他們早就養成了睥睨無畏的態度,只要木森命令所致,就算面前是天皇老子,他們也敢刀刀見血。

他們的出手猶如天崩地裂,澎湃的力量使這片空間都晃動起來,一道道霞光噴涌,織成燦爛的棉帛,致命的殺機化成實質,如針扎膚。

面對解煩戰隊的整體出手,洪漢面色凝重,他感受的到這些攻擊的恐怖,如果他不動用手段,很可能就會折戟沉沙。

那就動用手段!

他對著顧城大喊道,「顧公子,他們這樣你難道不管嗎?」

顧城抬頭望天,他忽然覺得望天是一種很不錯的消遣,不僅能營造出一種頹靡傷感的氣氛,還能假裝自己魂游天外,從而避免一些尷尬的事情。

就像現在,洪漢你個王八蛋,你喊什麼喊?不就是被解煩戰隊圍攻嗎?拿出你以往動輒廢人性命的狠厲來,不要慫,就是干。

放心,我們所有的武者都不是你堅強的後盾!

見顧城不理自己,洪漢面色更加難看,真的要出最終手段嗎?他想。

就在他遲疑的那一瞬,衛零的利箭轟然而至,鋒銳的青色光芒把空氣震成粉末,形成一大片的真空地帶。

洪漢手掌亮起寒光,他輕輕握向利箭,寒霜手的威勢就像是戰神巡天,要鎮壓一切不服。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如鸞鳳鳴叫的音律響徹天地。同時,兩道劍光就像是劃破時空長河,倏忽而來。

見此,洪漢再也遲疑,他拍出的寒霜手中驀地出現一張符籙,繼而他手指彎曲成拳。下一刻,符籙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把他包裹在內。

「我一定會回來的!」他說完這一句話,就消失在演武場。

「不許走!」木森大怒,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讓他很是難受。他的神識瘋狂地湧向洪漢消失的地方,想要分析出蛛絲馬跡。但遺憾的是,洪漢就像是蒸發一樣,竟然找不到一毫脈絡。

木森的面色有些陰沉,在幾對一的情況下,竟然被洪漢給跑掉,這以後出去還怎麼見人?我大解煩戰隊不要面子啊?

但就在木森準備放棄,然後組織詞語痛罵洪漢的時候,正在鯨吞白色火焰的槐夏開口道,「小森,你是要那個傢伙現身嗎?」

木森聞言目光一亮,「你有辦法?」

「是啊。」槐夏點了點頭。

「那趕緊燥起來!」木森興奮道。今天槐夏給他的驚喜實在太多,平時一副吃貨形象,幹啥啥不行,竟然隱藏著這麼強大的技能,連如此恐怖絕倫的白色火焰都能吃。還有,洪漢的那個烘爐還在空中懸掛著,沒被帶走,想必也是槐夏的功勞。

現在,她還能讓連自己都找不到的洪漢現身。我天,我夏這是要開啟主配光環了嗎?那種很叼很叼的主配。

「把他弄出來,我有什麼好處嗎?」就在木森在心中大讚槐夏的時候,槐夏忽然說道。

木森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呃……」

「把他弄出來很費勁的。」槐夏解釋道,「我需要很多好吃的東西來補充能量。」

木森看著她說道,「夏啊,好吃的東西是不是像靈石之類的東西?」

槐夏連忙點頭,「對啊對啊!」

「那你知道我欠你多少靈石了嗎?」木森面無表情地問道。

槐夏雙手張開,合抱成一個大圈,「這麼多!」

「那你知道我多窮嗎?」木森問道。

槐夏遲疑了一會,然後她的手臂化成枝蔓,環成了一個更大的圈,「那麼窮!」

木森一臉平靜地點了點頭,「對噠。」繼而他又說道,「所以,你還忍心給我要錢嗎?」

「不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