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永鎮八荒 >第五百二十二章:可我偏要收

第五百二十二章:可我偏要收 (1/2)

小說名稱《永鎮八荒》 作者:八歸少年  更新時間:2017-12-16 21:54  字數:3601

我跟你談理想,你卻跟我提掙錢?

俗!

越政面色有些僵硬地說道,「木祭酒,咱們不是已經接了很多廣告嗎?」

木森大手一揮,「這才哪到哪?!」

越政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麻吉,木祭酒,你知道我們到底接了多少廣告嗎?毫不客氣地說,死亡峽谷每一寸土地,都有廣告存在。參賽武者在比賽的過程中,如果連續三息沒有碰到廣告,那就證明他是上天真正的寵兒,整個蠻荒的氣運之子。

「木祭酒……」最終,越政用乾巴巴的語氣跟木森解釋道。

聽完越政的介紹,木森陷入了沉思。照這個尿性,如果再加廣告,豈不是廣告兩小時,節目五分鐘?

這有些背離自己舉辦洛陽小店杯飈速大賽的初衷啊。

不對,偏了個鬼啊!木森忽然扇了自己一下,他臉上露出一抹羞赧之色,心中慚愧到無以復加。真是的,我在想什麼,當時我舉辦洛陽小店杯飈速大賽不就是為了把洛陽小店的名聲打出去,更好地賺錢嘛。

既然目的是掙錢,那放廣告怎麼了?!

雖然這會稍稍拉低比賽的格調,但管它呢!自己窮的都快當褲襠了,哪有心思管格調不格調的事情。

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馬上連土都吃不起,什麼要臉不要臉的,都拉倒吧!

「木祭酒,你沒事吧?」見木森連自己都打,越政嚇了一跳。

「我好得很。」木森變幻的臉色平靜下來。「越政會長,這個問題就不討論了,廣告必須還得增加。」

越政有些為難,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增加廣告,天上、地下、山谷兩側、異度空間,能放廣告的地方已經全都放滿了。實在沒地了!

「越政會長你不行啊……」見越政一臉為難的樣子,木森撇了撇嘴說道。真是的,好歹也是建築協會的扛把子,商業頭腦怎麼就這麼弱呢?!以後怎麼帶領兄弟們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唉,你就不能弄個流動廣告?比如說在一個陷阱中放兩個廣告,當這個陷阱被激發時,兩個廣告會輪流播放。」

「再比如說製作個聯合廣告,把醫館的廣告和殯葬場的廣告放在一起,為廣大武者提供**服務。」

「天上地下不是沒空,很難擠出位置嗎?你可以在陷阱上下功夫啊。比如說彈出的暗器,上面都刻著字,什麼『xx鍛造坊,百年老店,值得信賴!』、『xx鐵匠鋪,現場下單,三天交貨!』……」

……

聽著木森的介紹,越政的嘴巴張得越來越大,等木森說完後,越政用遲疑地語氣說道,「木祭酒,咱們真的一點臉都不要嗎?」

……

回到講武系後,木森就立即召開甲子班、丙寅班的學生開會。開會的主體很明確,先是吹一波自己的辛勤不容易,為大家付出多少多少,希望以後大家對自己的祭酒和善點,有了好吃的好喝的,不要自己吃獨食,要想著祭酒。

其次,就是全系賺錢計劃。木森對李胖子等人的前期工作給予了肯定,然後又指出了其中的不足,再然後木森提出了改進意見,就是以前他對李懷若說過的發行建築武者的工作筆記、游鈞前輩改造死亡峽谷的心得等等。

一時間,整個講武系都被木森刷新了三觀。

「我給你們說,這件事一定要當做戰鬥任務來完成!誰要是掉鏈子,修鍊資源通通減半!」在大會結束前,木森對著眾人威脅道。

木森走後,現場一片哀嚎,「救命啊!這樣做會被外邊那些武者給打死的吧?」

「就是啊,他們本來就喊著退錢。現在我們不僅不退錢,反而再次發行新的玉簡。一定會被打死的!」

「真是的,怕什麼?!他們還敢真的動我們不成?小心取消他們的比賽資格!」

「唉,也防不住狗急跳牆啊!」

……

但此時木森已經聽不到他們的抱怨,而是又從後門溜走,這次他是去見李長河。木森來到院長室,輕輕敲了敲門。

片刻後,李長河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傳來,「進來。」

木森心中暗道一聲不妙,這可能是一場鴻門宴。以李長河的修為,肯定知道是自己在敲門。在知道的情況下,還用這種語氣說話,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老爺子心中有火啊!

難道自己東窗事發了?

這個念頭剛浮起來,木森就無奈地扯了扯嘴角,這還用說……這麼大的事,隨著那些被搶武者也來到青陽城,恐怕消息早就傳的滿天飛。還有那些喊著讓退款的武者,聽說他們早就向青陽學院抗議了無數次……

這可如何是好?

老爺子不會揍人吧?

嗯,應該不會。畢竟我這也算是給青陽學院爭光。木森給自己打氣道。

推開門,李長河正雙手負在背後,一臉寒霜地站在窗前,見木森進來,他目光不善地盯向木森。這讓木森有些毛骨悚然,他覺得今天來這可能是一個錯誤。

「老爺子,喲,這麼巧,你也在啊。」木森假裝一臉驚喜地說道。

李長河:……

呵呵,老夫不再院長室,難道在你那個被圍的水泄不通的講武系?

「木祭酒,乾的漂亮啊。」李長河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木森滿臉堆笑,謙卑地說道,「哪裡哪裡,是您老教導有方。」

聽到這句話,李長河瞬間爆發了出來,「我教導有方?我教導你們坑蒙拐騙了?我教導你們把人打劫的只剩褲衩啦?你知不知道,現在天天有多少勢力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