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永鎮八荒 >第二百九十五章:交代

第二百九十五章:交代 (1/2)

小說名稱《永鎮八荒》 作者:八歸少年  更新時間:2017-09-26 07:16  字數:3327

木森就像一陣風,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便來到了宋寒身旁,他看著宋寒懷中的木霄,雙眼變得通紅,大滴大滴的淚珠往下掉,不過轉瞬,便沾濕了衣襟。

「阿爸……」他看著已經陷入重度昏迷的木霄,略帶顫抖的輕聲呢喃。這個在他面前保持了十幾年威嚴面孔的鐵漢,此時就像是一隻受傷的小貓,眼神緊緊閉住,渾身蜷縮,鼻腔中喘著若有若無的氣息。

木森轉動眼珠,向宋煒等人懷中的木奎、木巍、木勐看去,「阿叔……」你聽過幼獸的嘶鳴嗎?就是那種徘徊在父母屍體旁幼獸的叫聲,無助、茫然、不知所措……彷彿整個世界都拋棄了自己,孤獨如影隨形,痛苦直入骨髓。

十幾年來,木森一直生活在木霄、木奎的羽翼之下,枯木部落就像一個擎天的巨人,幫他擋住了來自四面八方的風雨。而現在……

這些被他視為依賴的親輩,就這樣鮮血淋漓地撞在他面前,重傷垂死。他感覺就像有一隻巨手在緊緊攥住他的心臟,那種窒息感甚至讓他有些站立不穩。

「小森……」緊隨而至的王簡落等人一臉擔憂地看著木森。

「小落子……」木森開口,聲音比哭還難聽。

「趕緊救人!」未等木森說完,一臉清冷的衛零喝道。

「救人!對,救人!」被衛零一喝,心神惶惶的木森立即反應過來,手忙腳亂地從乾坤戒中拿出丹藥。「回陽丹,對,回陽丹一定可以救他們。」

四枚龍眼大小的紅色丹藥被木森取出,甫一接觸空氣,這四枚紅色丹藥便散發出沁人心脾的清香。

回陽丹,可回生還陽的珍貴丹藥,由五十多種珍貴靈藥煉製而成,適用於金丹期以下武者。不管你是內傷還是外傷,一顆丹藥下去,包你生龍活虎,一頓能吃三頭牛。這麼好的丹藥,只要九萬九千九百八,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

望天,不該是九百九十八嗎?

做夢吃狗屎,你是咋想的?這樣的丹藥你九九八就想拿走,簡直是痴啊心妄想!

宋煒、宋寒等人見木森拿出回陽丹,雙眸中滿是震驚。枯木的這個崽子混的可以啊,這種在市面上千金難求的丹藥,對於下等部落勢力而言,簡直是不可想像的存在。而就算在中等部落勢力,這種丹藥也算的是壓箱底的寶物。畢竟回陽丹對於金丹以下的武者而言,就是一條命啊!

沒有理會宋煒、宋寒等人詫異的目光,木森挨個把回陽丹送到木霄、木奎……他們嘴中,並用靈力幫他們加速化開藥力。等木霄、木奎幾人的氣息開始穩定後,木森看向宋寒,這個在場他唯一認識的人,「宋長老,我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木森雖然沒有刻意釋放威壓,但那種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氣機卻讓宋寒感到心神皆顫。宋寒忽然覺得自己老了,修鍊了這麼多年,還不如一個十幾歲的崽子。

簡直扎心。可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幾十年來,我勤修武藝,未曾有一日懈怠。但現在……算了,不想了,徒增傷悲。收斂了一下心神,宋寒準備給木森講述一下來龍去脈。但話到嘴邊他又咽了下去。

講了又能如何?就算木森再厲害,也不過是築基期的武者。和元嬰期的鐘閻一比,簡直連渣都算不上。

見宋寒欲言又止,木森眉頭一皺,「是天回部落動的手嗎?」他一邊說一邊把目光投向傲然而立的鐘閻。

「呃……」宋寒一愣。

「宋長老,你不要有所顧忌。今天不管是誰打傷我阿爸阿叔,我都要讓他付出代價。就算此事為天回部落首領所為,我也絕不與他善罷甘休!」木森滿臉都是煞氣,說出的話都能毒死河中的魚。不過他並沒有覺得不妥,畢竟作為青陽學院講武系的負責人,他的地位並不低於天回首領,他有資格放這樣的狠話。

但是,包括宋長老的在場眾人,並不知道木森的真正底細。所以絕大部分人都認為這個倒霉孩子由於受了較大刺激,得了失心瘋。

「木森,你……」宋長老看著一臉認真的木森,雙眸中充滿了無奈。這位枯木部落的少年天驕真的瘋了不成?

「好大的口氣!就憑你這句話,我把你打殺在此,也沒有人能說出一個不字!」就在宋長老驚嘆,組織措辭的時候,鍾閻陰沉著臉說道。一個築基期的兔崽子竟然敢編排首領,就算是天驕又如何?照樣得受到懲罰,否則天回部落的顏面何在?

「這個老妖婆是誰?」

就在鍾閻想著如何炮製木森的時候,木森忽然開口,語氣中滿是不可遏止的惡劣。現在他對天回部落的印象糟糕透頂。先是谷水逃跑,再是阿爸阿叔被打成重傷,現在又蹦出來一個老妖婆耀武揚威。呸,什麼東西?

「你說什麼?」似乎被木森的話所震,又好像沒有聽清木森再說什麼,鍾閻一臉微詫地說道。

「說你這個老妖婆!」木森朗聲。

這下更沒法善了了,眾多中小勢力武者想到。

果然,鍾閻就像是炸了毛的母老虎,滿臉都是殺氣,澎湃的靈力從她體內洶湧而出,暴虐整個外事堂。元嬰期的威勢何其強悍?還未出手,就令所有人氣息凝滯,靈力也無法正常運轉,如同長河驟凍。

這時候,李懷若猛地往前一站,其身上散發出柔和的光芒。這些柔和的光芒就像細雨溫風,不斷浸潤著四周的空間。鍾閻鋪天蓋地的威壓就像是白雪遇到了夏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而去。

鍾閻雙眸猛地一縮,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