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永鎮八荒 >第二百零六章:一會不要哭

第二百零六章:一會不要哭 (1/2)

小說名稱《永鎮八荒》 作者:八歸少年  更新時間:2017-06-14 14:48  字數:3477

清晨的薄霧還未散去,沉寂了一夜的講武系便開始喧囂起來,偌大的演武場此時密密麻麻擠滿了吃瓜群眾。

「你們說誰會贏?是木森他們,還是榮溪三師兄弟?」

「不好說,雖然修明和麻陽秋都是開光期,但要想贏木森他們也沒那麼容易。」

「我也這樣認為,木森他們太擅長創造奇蹟了。」

……

嗡嗡切切,不管是老師還是學生,都在議論紛紛。講武系祭酒親自上陣對戰武鬥系主任高徒,這噱頭足以讓眾人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準備好了嗎?」朱志傑看著衛零一行九人說道,昨晚他和劉天德三人直接留宿在了講武系,準備為今早的對戰的壓陣。

「那當然。」李懷若意氣風發,臉上顯露出勝券在握的神情。

「嗯,那就好。」朱志傑點頭。

「放心,就算不兵行詭道,堂堂正正,我們也能幹死榮溪三人!」似乎看出來朱志傑隱藏的擔憂,李懷若再次開口說道。

說來可憐,昨晚他們縝密而又激情的計劃,再次被衛零撲滅。按照衛零簡潔的解釋,講武系不弱與人,輸就讓他們輸的心服口服。別看衛零平時不怎麼說話,但只要他一開口,卻罕見有人反駁。

好,那就正面碾壓,讓他們心悅誠服。

不過雖然定下了大基調,但當對戰真的來臨時,眾人還是免不了擔憂,畢竟對方可是有一個開光後期,一個開光中期!

「嗯!對,乾死他們,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楊仁揮舞了一下拳頭,神情亢奮。

很多時候,光善良是不夠的,沒有武力彰顯的善良只會讓別人誤認為懦弱。只有左手高舉陌刀,右手才能安放善良。

衛零、李懷若、冷南懷雲、王簡落、張震、李胖子、趙天順、方武、余欒九人此時各個目光凝聚,一股傲然的氣勢衝天而起。這是一種必勝的信念,就算對方有開光期又如何?講武系橫行,敢阻者,神魂俱碎!

所以,木森呢?

……

木森覺得自己嗶了狗,原本以為只要把金元素和木元素融合完成,其他風、火、水元素不過是水到渠成。但誰曾想,每個元素都有自己的脾氣,就是不肯利落地相互融合。沒辦法,木森只得再次開始無休止的實踐,從夜月星辰,到東方發曉,他一直在不斷地嘗試。

「快點啊!來不及了!」木森心中吶喊。今天是對戰的日子,如果他不出現,外面指不定會熱鬧成什麼樣子呢。

木森周邊的靈力陡然迅猛起來,猶如漣漪化成了波浪,滾滾蕩蕩,甚至把空氣都扭曲出了肉眼可見的波紋。

……

「小森還沒閉關結束?」王簡落皺眉,溫和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擔憂。連續三天,木森都沒有邁出房間一步,如果不是裡面散發著正常的靈力波動,眾人早就闖進去了。

「沒有,想要突破哪有這麼容易?」李懷若應道。不過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擔憂,在他看來,就算人族亡了,木森都還能再活一千年。

「那我們叫不叫他?」冷南懷雲聲音清脆道。

叫還是不叫,這是一個問題。叫吧,萬一他在突破關鍵處,一激動走火入魔怎麼辦?不叫吧,這場約架已經傳遍了青陽學院,要是木森不去,不管什麼原因,都會留下怯弱的形象。

哦,當時就你喊得最響,現在讓幾個學生出來撐場子,不太好吧?

「不用等他,我們幾個就夠了。」見眾人一時靜默,衛零開口說道。聲音雖然清冷無波瀾,但那種自信的氣勢卻由內而外,讓所有人心情一震。

對,有我們幾個就夠了。殺雞焉用牛刀?小森,且自突破,看我等破軍殺敵。

眾人臉上盡皆昂揚,仿若準備出征橫掃敵軍的大將,不破樓蘭終不還,終不還。

……

榮溪現在心情很糟糕,或者說他這三天的心情一直很糟糕。三營一團圍攻榮府的消息讓他心神激蕩,久久不能平復。剛聽到這個消息時,他先是不可置信,開什麼玩笑,三營一團哪來的底氣兵圍榮府?但當確認消息切實不誤後,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次事情,且不說榮家損失了多少靈石資源,單就榮家丟掉的威嚴就足以讓所有榮家人心頭滴血。

榮家為什麼能傲立青陽城這麼多年,無人敢辱?

人脈、力量,還有無數歲月積攢起來的威嚴!

可是,現在榮家的威嚴已經接近於無,被一群最高不過築基期的愣頭青逼宮,這簡直是**裸的打臉,而且更重要的是逼宮還特么逼成功了。

真的好想說髒話。

「聽說木店主這幾天一直在閉關,準備衝擊築基中期?」

「是的,前天我準備去洛陽小店吃飯,卻被告知,木店主在閉關苦修,小店暫時歇業。」

「希望木店主出關後好好虐榮溪幾人一把,哼,幾個世家子弟都快把尾巴翹天上去了!」

……

榮溪、修明、麻陽秋一行三人自遠處緩緩而來,腳步踩踏間竟然流露出一股無言的道韻。三人不分前後,左邊是修明,一身青衣,黑髮濃密,眼神流轉間不怒而威,帶著一種很特別的氣質。中間是麻陽秋,一身綉著神日的大紅衣衫,他臉上自始至終掛著淡淡的笑意,目光不帶波瀾。最右邊的則是陰沉著臉的榮溪。

「兩位師弟,眾人似乎不太看好我們。」修明開口,語氣雖淡,卻讓整個虛空蕩起漣漪。

「一群庸俗之輩,師兄何必在意。」麻陽秋輕笑,有清輝自其身上逸散,顯得光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