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永鎮八荒 >第十一章:喝斷片了

第十一章:喝斷片了 (1/1)

小說名稱《永鎮八荒》 作者:八歸少年  更新時間:2017-06-14 14:48  字數:2441

講真,你們知道喝酒的最高境界嗎?那就是站著進去,躺著出來。

木森很好地詮釋了這個境界,他完全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等他睜眼的時候,陽光已然布滿了整個房間。

摸了摸自己依然頭疼欲裂的腦袋,木森慢慢從床上坐了起來,他需要認真思考一下,酒後有沒有說胡話。

麻吉,我給你說,喝醉了整個世界都是我的。

木森就是這樣的主,當初在石順大長老臨走的送別宴上,他一不小心喝高了,當時那叫一個激情澎湃,說什麼大長老你終於走了,再也沒人逼我練功了。

據說,當時木霄的嘴都氣歪了,非要當場打死這個小王八蛋。要不是有人攔著,木森現在墳頭的草都三丈高了。

前車之鑒啊,所以木森準備好好還原一下昨晚的情景。

一炷香後……

「媽蛋,為什麼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昨晚是喝斷片了嗎?」

木森痛苦地揉了揉腦袋,這下尷尬了,完全不記得昨晚的發生的事情。一會阿爸不會忽然衝進來跟我講人生吧?還記得大放厥詞的那一次,雖然當晚沒被阿爸打死,但是第二天一醒來就是一場廬山升龍霸啊。慘,實在是太慘了!

在患得患失中掙扎了很久,木森決定主動出擊,早死早托生嘛。

木森摸摸索索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後用凝水術凝結出了一面光可照人的冰鏡。木森一直認為,這種生活類的小功法才是推動人族文明進步的大功臣。

「嗯,依然帥氣逼人眼睛。」

在確認自己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帥後,木森深吸一口氣打開了房門。

「陽光明媚啊。」

抬手遮擋了一下陽光,木森懶懶地說道,這樣的日子太適合睡覺了,要不再回去睡會?不過這種想法只是一閃而過,當務之急還是搞清昨晚有沒有作死。

木森輕輕踮著腳往正屋走去,時不時地四處張望,他現在很害怕木霄從暗處竄出,然後舉著砂鍋大的拳頭,大喊一聲:「孽子,受死吧!」

不過直到木森走到正屋也沒有出現這種情況,正屋裡只有石破端著一碗肉粥在那裡『吧嗒吧嗒』地喝著。看到木森在門外伸頭,石破憨厚地笑了一下,便繼續開始喝粥。

「小石頭,我阿爸阿姆呢?」

「沒在家。」

聽到石破的回答,木森長舒了一口氣。沒在家好啊,這樣不管昨晚作沒作死,都能提前做個準備。

「小石頭啊,問你一件事唄。」

「啥?」

「我昨晚有沒有獨領風騷?」

「有!」

媽蛋,要完!

聽到石破的回答,木森感覺自己的五彩琉璃心都要碎了。果然還是忍不住作死了嗎?阿爸難道去找幫手去了?準備來個混合雙打?

「獨領到什麼地步?」

木森一臉期冀地看著石破說道,萬一這次作死的比較輕呢?希望還是要有的嘛。

「你說你是株向日葵,然後找了一個離火盆比較的地方,讓大家挖坑把你埋下去,這樣你才能更好地面向陽光。」

「啊?」

木森現在的神情相當懵逼,這個風騷還真特么的騷。

「還有其他的嗎?」

「沒了,後來你就睡著了。」

聽到石破的話,木森徹底把心放在了肚子里。不就是丟個人嗎?這事壓根就不算事,只要沒作死就成。人生嘛,總會有狼狽的時候,必須要向前看。

心情大好的木森往凳子上一坐,然後一口氣吃了三大碗肉粥。

「我阿爸阿姆幹嘛去了?」

在吃第四碗肉粥的時候,木森忽然奇怪地問道。我又沒作死,他們也不應該是去找下場選手啊。

「木奎叔被首領叫去議事了,阿嬸則去後山采野菜了,準備給你做頓豐盛的大餐,犒勞犒勞你。」

石破咽下最後一口肉粥,然後意猶未盡地說道。

開森!「小石頭,走,出去耍兩招。」開森就要做個飯後運動。

「好嘞。」

石破憨厚一笑,對打架什麼的,他最喜歡了。當初就是捨不得木森這個好對手,他才沒有跟著老叔回部落。

「老規矩,不許使破天錘!」

「好!」

每次在切磋前木森都感到心好累,土鱉和土豪根本沒有辦法好好玩耍好伐。

……

「首領,他們成人禮我在暗中跟護吧。」

就在木森和石破大打出手的時候,在部落議事廳里,木奎、木霄、木巍、木勐……這些部落決策層正在商議著成人禮的事。說話的是木巍,就是那個要給木森監獄大禮品的刑堂長老。

「要不我也跟著去吧。」

說話的是木勐,他也是長老,主要負責部落的防禦安全。修為是凝液後期,也是叼到不行。這次參加成人禮的就四個人,木森、木薪、木兆、木凝,木森那個小王八蛋就不說了,木薪三人也都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所以這次成人禮絕對不能出現任何差池。

「勐哥,還是我去吧。你還得負責整個部落的安全呢。」

木霄也開口道,雖然他只是凝液中期,但常年的蠻荒狩獵,讓他的廝殺經驗非常豐富。如果和木勐生死相搏,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

「不用,我明天便開始閉關突破築基期。」

就在木勐和木霄毛遂自薦的時候,木巍忽然雲淡風輕地說道。

麻痹,這個逼裝的我給一百零一分,多那一分就是讓你驕傲的!

「好!」

木奎一錘定音,同志,就是你了!

……

「小兆,槍出如龍,你在出槍的時候應該再猛點。」

「小凝,你看準我出刀的方位,然後在心中計算一下對敵可能閃躲的軌跡,然後在那等著他。」

木薪三人渾身汗漬,但依然把手中的兵刃揮舞的虎虎生風,不過昨天剛接觸的改良版青狼擊,今天竟然有種駕輕就熟的感覺。要是木森在這,肯定會哭暈在廁所,麻痹,全是堵我堵出來的默契!

歲月如流水,眨眼就是一月的時光。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枯木部落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件是在木森思想的指導下,木奎等人把青狼擊推演出了八式,號稱『青狼八擊』。第二件是刑堂長老突破築基期,成為枯木部落第二位築基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