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逆 >第十二卷仙罡第十陽第1971章李府

第十二卷仙罡第十陽第1971章李府 (1/2)

小說名稱《仙逆》 作者:耳根  更新時間:2012-08-27 18:41  字數:3559

祖城東城深外,有一外看似頗為尋常的府邸,只不過其佔地極大。遠遠一看『如同一尊凶獸盤踞。

這府邸外,一片寂靜,沒有絲毫人影,仿若這裡,是屬於東城的禁地一樣,即便是遠遠看到,也必須繞開行走,不願路過此地。

風雪落下,在地面積了厚厚一層,泛著銀光,透出一股冷冽之意。隨著那銀光的反襯『這府邸緊關的大門,似瀰漫了一股威壓。

那大門外,有兩尊石獅盤踮,它們閉著雙眼,但卻有一股凶煞的氣息繚繞,似一旦睜開雙目,就會怒其噬人一樣。

在這大門之上,有一個紅底青框的牌匾,上面豎寫著兩個金色的大字。

「李府」

一股驚天的箭氣,從這兩個字內散出,使得這四周的風雪,仿若也蘊含了殺機,迴旋而落。

這府邸內,一排排長廊迴繞,有諸多精美的閣樓錯落開來,只是此刻,在那雪落中,依舊一片平靜,沒有絲毫人聲與影。

在這府邸長廊之後,有一間青石修建的密室,在那雪中,這石室四周被銀裝素裹,其內本是一片寂靜,但此刻,也就是王林剛剛從東門外,踏入進這東城的一瞬間,這石室內,立刻有一聲弓的嗡鳴,驟然而起!

在這極為寂靜的天地內,這一聲弓鳴頗為清晰,籠罩四周。

那密室內,有一個老者盤膝而坐,在他的身前,有一個木頭架子,那木頭通體紫色,看起來很是不凡,這架子很是奇異,隱隱看去,好似缺少了一些什麼。

若是把一把弓,放在這架子上,就可完整!

此刻,那傳出嗡鳴之聲的,赫然就是這個紫木架子,其上出現了一把弓的模糊之影,發出不斷地嗡鳴。

那老者猛的睜開雙眼,其目內似有箭氣迴旋,死死的盯著那紫木架子。

「老祖弓架長鳴……,…這是唯有老祖之弓近距離出現後,才會發生的事情,莫非」莫非老祖之弓出現於附近!!」那老者一怔之後,深吸口氣『其右手抬起向著那架子一揮,立刻一道紫光閃爍,赫然化作一支箭的樣子,直奔石室外而去,其速度不快,好似在尋找,一閃遠去。

「李雲,李山,你二人隨箭而去,看看是否有老祖之弓的氣息!」那老者目光一閃,立刻喝道。

隨著其聲音回蕩,卻見這仿若死寂的府邸內,從兩處安靜的閣樓內,頓時飛出兩個身影,如煙絲一般,疾馳而去,隨著那紫色的箭,遠去不見。

此時此刻『王林迎著風雪,走在這東城的青石板上,地面雪很厚,王林看著這座城池,此城之大,僅僅是一個東城就無邊無際,是王林一生從未見過。

東城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整個祖城,此地,當為天地罕有之城!

那些來往的行人,匆匆而過,也有注意到王林,但卻只是略看一眼,就掃過而走。

四周有諸多的店鋪,還有一處處府邸,散發出濃郁的仙氣,極為不凡,整個東城『在這仙氣下『在這風雪中,似給人一種很是陌生的感覺。

王林穿著蓑衣,默默的在這東城內走過,直至月色漸臨,在一處數層高的閣樓客棧內,王林拿出了一些仙石,選擇了一處居所。

這居所不大,很是簡單,可其內的仙氣卻是比外面還要濃郁數籌,雖說不是洞府,但四周的牆壁與門窗上,卻是存在了禁制與封印,可自行開啟,成為一處閉關的好地方。

此刻到金彪在一旁,一臉興奮的左看右看,那金尊海龍身子縮小成手指粗細,趴在劉金彪的肩膀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這海龍與劉金彪關係相處的極好『對此王林沒有絲毫意外,畢竟以劉金彪的本事,能做到這點,很是尋常。

夜色瀰漫『那風雪也小了很多,劉金彪站在窗戶勞,望著外面行人漸多,尤其是遠處那燈火通明的地方,更似隱隱傳來曲樂之音,神色更為興奮起來。

「主子,這裡是個好地方啊,與凡間的城池,幾乎沒什麼區別,你看那裡,我敢斷定,那裡一定有美人!」劉金彪一指那燈火通明的遠處。

「主子,這許立國必定本性難移,他若是在這裡,必定會夜夜笙歌,要找他,就應該去這樣的地方尋找。

咳,我劉金彪正人君子,這個……,這樣吧,我就勉強自己去那裡看看有沒有許立國,主子,你看成么……。」劉金彪忍著興奮,看向王林。

王林看了劉金彪一眼,知曉對方不願留在房間,略一沉吟後,點了點頭。

他這一點頭,那劉金彪頓時激動,立刻帶著那海龍走出去。

直至劉金彪離去後王林一個人坐在居所的椅午生,拿著酒濤,看著窗外的雪。一口一口的喝著。

「連道非……,你是否還記得洞府界的事情……。」直至窗外月色更濃,那雪似又大了起來,他手中的酒壺,也已經空了。

暗嘆一聲,王林放下酒壺,起身向外,一個人穿著蓑衣,在這夜色籠罩,但卻沒有太多陰暗的東城內,向著遠處走去。

夜色下的東城『遠遠傳來曲樂與人聲,但王林卻有種孤獨的感覺,默默的走在街道上周的行人漸漸少了,直至最後,遠遠一看,只有王林一個人,在那風雪中存在。

「你,所為何事。」王林腳步停下,緩緩開口。

在他話語傳出的剎那,一股威壓從其說出的聲音內凝散,使得四周風雪好似一頓,足以將人從隱藏中生生的震出!

卻見其身後虛無內,一片扭曲間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在這身影之前,有一支紫色的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