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逆 >第十一卷遠古謎團第1678章還是接受吧第三更

第十一卷遠古謎團第1678章還是接受吧第三更 (1/2)

小說名稱《仙逆》 作者:耳根  更新時間:2012-08-27 18:41  字數:3568

王林在那轉輪陣法內盤膝,遙遙的看向陣法外的一幕,耳邊傳來轟轟呼嘯之聲,那妙音三人沒有選擇離去,他們認為三人合力出手,應能與藍夢一戰。李倩梅神色露出緊張,望著父親與那三人交手,眼中露出擔憂。陣法外星空震動,藍夢道尊一人之力,戰三人,其神色從容,沒有半點變化,出手之中藍光滴滴,化作無上神通呼嘯瀰漫。看了片刻,王林閉上了雙眼,對於這一切再不聞不問。

那轟鳴之聲,在王林閉目之時,從其耳邊被驅除,他整個人陷入打坐之中,但其元神卻是分出一絲在身體外,若是有任何的風吹草動,他將會立刻知燒。在這盤膝療傷的兩年豐,王林並傷勢已然恢復了大半,他更多的時旬,是去融合那眉心八滴血液內的撕天之術n

此術,他必須要學會,且運用自如,這撕天神通,其盛力王林親身體會,知燒其強大之處。

至於融合那八滴血液化作讓其道古增星之力,此事需耗費更多的時間,且此刻的環境,也不允許王林全心沉浸,故而被他延後。

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王林似有所察覺,睜開了雙眼,卻見陣法外星空,處處星空破損的殘片,那大范囤的星空豐,存在了諸多崩潰的黑洞,它們是正夢等人,鬥法造成。

更是在這星空內,還有無數死亡的香火之魂隱隱飄散,如同無形的狼煙一般,冉冉飄去。

僅僅是看了幾眼,王林就可以感受出這三天內發生的戰鬥,其激烈的程度,他沒有看到妙音三人,只看到了藍夢道尊,一步走入陣法那圓形光圈內,來到了王林前方。

藍夢道尊的神色,略有疲憊,顯然與那三人一戰,對他來說也並非極為容易。

「妙音重傷,百年無法恢復髏崢修為,跌落至空靈,下次遇到,你可殺他!」

「九天受傷較妙音輕微一些,但其香火界被我毀滅,傷了其心神1日後遇到,他不是你的對手!」

「大荒上人,受傷最重,以秘術逃遁,他活不過十年!」藍夢道尊說完這三句話,盤膝坐在一旁,閉目打坐。

李倩梅神色複雜,她目睹了這三天的戰鬥,她看到了父親的廝殺與那一次次的兇險。王林沉默,許久之後緩緩開口。「我這一生,已有了妻子……」

藍夢道尊盤膝中驀然睜開雙眼,盯壽王林,神色陰沉下來。

「就連老夫幫你,也無法讓你政變想法么……老夫沒有讓你放棄你的妻子,而是讓你給我女兒一個承諾!

此事,對你來說應該不難!若非是為了我的女兒,就算是你修為到了空靈,就其是你有道古傳承,可以斬殺空玄初胡修士,你在我韭夢眼裡,又算得了什麼!

老夫這一把骨頭,你大可以開李廣弓射殺!就算是死,老大也斷然不會帶米我正絲族來界內!

我藍夢生於太古,是太古五尊之一,眼下做出這番決定,你莫非認為還會騙你這晚輩不成!你有什麼能讓老大默騙之處,就羊是有,老大修道無數載,也不會為此屈從!

那天逆珠子在你手,老大若俞,當年大可取走!你修為當年並未第三步,老夫若想殺你,早就殺了,這一切,若不是你與倩梅之事,老夫豈能拖延到現在!你與掌尊之事,界內與界外之戰,亦或者是那七彩與戰老鬼之爭,若我藍夢不想參與,守護我匠絲一族,無論最終誰贏,都不會牽連於我,甚至很有可能以恩籠絡!

眼下我放棄了這一切,只為你給我女兒一個承諾,王林,你莫要逼人太甚!!」藍夢道尊盯著王林,眼中開起了怒意。他做著一切,如他所說,全部都是為了其女兒!

李倩梅流下眼淚,她直到現在才明白,父親為了自己,放棄了什麼,犧牲了什麼……王林神色露出複雜,他站起身子,向著藍夢道尊一拜。「前輩所做之事,晚輩沒有懷疑……「

「莫要再說,你……」藍夢道尊看到李倩梅的淚水,心中一軟,盯著王林,把原本要說的話生生咽下。

「老夫可以再退一步,我要你一個承諾,你妻子若復活,則你與我女兒便結成異性兄妹,但若你妻子最終沒有復活,你便與我女兒成道侶!這是我的底線,王林,你要好好的選擇!!」藍夢道尊神色冰冷。

王林沉默,起身抬頭看著遠處星空,許久之後,他神色露出茫然,他的目光在李請梅身上掃過,看到李倩梅的眼淚,看到其低著頭,與自己錯開的目光。

「你……罷了,老夫也不要你立刻就回答,你想好之後,來藍絲族找我!」藍夢道尊站起身子,也不準備在這裡療傷了,他看到女兒悲傷的神情,心中刺痛,他蜒曹希望而來,本以為這一切可以讓王林同意,但最終卻是如巍縛

「爹,我們走見……」,李倩梅擦去眼淚,輕輕的站起身,來到了藍夢道尊的身邊。

「爹,以前夢兒不懂,現在明白了,我們回家心……,我們在家裡,一輩子也不出來了……」李倩梅拉著藍夢道尊的手,感受著父親的溫暖,她轉過身,看著王林,臉上露出微笑。「王林,可以把當年你給我的那副山水湖泊的畫,還給我么,……

那幅畫,是相忘於江湖,當年的她,最終還給了王林,選擇了不要,但今天,她想要回這副畫了。

王林心神震動,他看若李倩梅,他的眼中露出井苦與掙扎,他的萎子,是李慕婉,是那一個伴隨了他不多的幾年,可死後卻於其現中陪伴了兩千年歲月的女子。

只是,李請梅與木冰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