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逆 >第九捲雲海之巔第1181章血魂子丟了第三更

第九捲雲海之巔第1181章血魂子丟了第三更 (1/2)

小說名稱《仙逆》 作者:耳根  更新時間:2012-08-27 18:41  字數:3366

此去這七彩裂縫,王林有所圖謀,勢必會與蒼松子出現摩擦,一個碎涅中期王林尚可一斗,即便是有兩個碎涅中期也無妨,其要對方與蒼松子並非極為交好就可!

那姓端木的童子王林一路暗中觀察,此人應是心狠手辣之輩,與蒼松子的關係,也只是相互利用。

至於那役獸宗陳天軍,此人更是與蒼松子關係不似極奎親密,想必也是有所圖謀之人。

真正與蒼松子關係莫逆者,顯然只有兩個,一人是那龐姓老者,另外一人,就是這雲魂子了!

在王林分析,正是因為雲魂子的存在,故而蒼松子才會如此從容邀請眾人前去,畢竟他二人聯手,再加上那龐姓老者,在這隊伍中已然無敵!

所以,若能毀了雲魂子,就等於是斷去蒼松子一臂!且這雲魂子對自己不善,一路隱隱監視,王林一路走來已然決定,決不能給對方聯手的機會,要先行出手!眼下,就走出手的最好良機!「碎涅中期!」想到與碎涅中期修士一戰,王林便會心神振奮,此刻回頭手中鐵劍驀然抬起,向下狠狠地一斬而去!

次空涅法寶之威,驚天動地,此刻閃爍間就有滔天劍氣呼嘯,直奔雲魂子而去!

雲魂子面色一變,他距離王林不遠,又是靠近七彩裂縫,此刻來不及多想,在那劍芒臨近的剎那,雲魂子低吼中雙手掐訣向前一揮「卻是身體外的魂火直接衝出,欲要與王林的劍芒對抗!

那魂火直奔王林,與劍芒瞬間就碰到了一起,但聽轟轟之聲回蕩,卻是那魂火立刻崩潰,絲毫無法阻止劍芒呼嘯穿透而過。

在這危急之際,雲魂子雙日怒睜,在那劍芒來臨的剎那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這精血直接化作一片紅霧,竟然形成了一個骷髏頭的樣子,一口吞噬了劍芒。

轟鈞一聲驚天之響,雲魂子身子一顥,面色立刻蒼白起來,眼中露出震驚,但他修為畢竟是碎涅中期,王林的這一劍,無法將他重傷,更是在那衝擊下王林身子後退數步,元神震動,眼看就要消失在裂縫內。

「小輩找死!」雲魂子低吼中迅速衝來,其速之快,剎那就臨近。

時間來不及讓王林把這鐵劍徹底發揮劍括,他目光寒芒一閃,此事沒有超出他的預料,碎涅中期修士更不可能如此輕備殺死,他的日的,就是傷及對方!為餘下之事做準備!

王林身子後退,眼看就要全部踏入裂縫中,此刻雲魂子已然臨近,半隻腳也踏入在了裂縫內,抬起右手就要施展神通,就在這一剎那,王林臉上露出似笑非似之色,張叫氏喝:「定!」

他體內仙力在這一瞬間瘋狂的運轉,化作仙術定身,直奔雲魂子籠罩,轉眼間,雲魂子的身子驟然一頓!

以其修為,這一頓儘管只是片刻就可震碎定身術所化無形絲線,但卻已然不及,王林在身子全部進入裂縫內的剎那,劍光一閃直奔其頭顱而去。與此同時他右手握拳一擊而出,古神之力蘊含在內,轟的一聲就直奔雲魂子。

劍光掃過,在雲魂子掙開定身術的剎那落下,但卻被雲魂子危機之中避開了身影,一聲慘哼中他右臂鮮血噴出,卻是被劍光斬下!

更是在古神一拳中落在起身的瞬間,儘管也被雲魂子神通阻擋,但卻使得雲魂子進入裂縫的身子,出現了大範圍的傾斜。

他眼中露出恐懼之色,在這裂縫內,近乎傳送的方式中,絕不能胡亂改變位置,否則的話,立刻就合在穿梭兩界裂縫的剎那,被傳送去其他位置!

王林對於穿梭空間裂縫的事情已然多次,儘管從未進入過這七彩裂縫,但他斷定兩界之間的裂縫全部都是如此,且這七彩裂縫顯然並不穩定,如此一來,王林更為確定!

故而他的目的,不是冒險殺一個碎涅中期修士,而是要在穿過裂縫的一剎那,使得這雲魂子在受傷的前提下,玫變其方位!

這一切都是電光火石間發生,快的不可思議,在進入裂縫的瞬間,王林眼前一花,體內元神因定身術出現的劇烈反噬,但卻被他強行壓住,出現時,已然在了一處奇異的世界。

這裡有天有地,只是天空閃爍七彩之芒,籠罩之下就連大地上的景物,也是一片七彩之色。只不過這個世界並非是一片清晰,而是在多處位置有霧氣瀰漫。只有不多的幾個位置,才沒有霧氣。沒太詳細去看景物,王林日光一閃,看向四周被傳送進來的眾人,其內,沒有血魂子!看到這裡,王林內心鬆了口氣,他方才也是在賭,眼下卻是明白,自己賭嬴了!他方才極為兇險,血魂子神通在沒有防備下被定身術打蠐,若是讓其神通出手,這一戰絕不會如此快捷。

眾人所在之地是一處樣似祭壇的地方,只有百丈大小,那龐姓老者此刻望著前方,神色露出感慨與追憶,這是他第三次來到這裡,回想第一次時,身邊的眾多老友全部死亡,第二次時又死去了一部分,到了如今,就只剩下包裹自己在內的三人,不由的心中暗嘆。

那端木姓的童子目光閃爍,望著前方的霉氣,舔了舔嘴唇,喃喃自語道:「那霧氣並非星霧……」

他身邊役獸宗的陳天軍,在來到這裡後神色極為激動,深深地吸了幾口氣,目露奇異之芒。唯有那青衫老嫗,眉頭略有皺起,不知在想些什麼。

蒼松子神色振奮,但立刻就目光一凝,看向王林,沉盧道:「呂道友,血魂子呢?」王林神色平靜,皺眉道:「呂某怎知他去了那裡!」

「血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