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逆 >第449章最後一幻

第449章最後一幻 (1/2)

小說名稱《仙逆》 作者:耳根  更新時間:2012-08-27 18:41  字數:3438

天空的畫軸,立刻傳出轟轟巨響,打量的灰氣,從畫軸之上立刻宣洩而下,驀然間形成一條巨大的蒼龍,咆哮中,向著柳眉上方的孔雀,一口吞去。

那孔雀厲鳴一聲,此聲清脆,好似洞徹九天,她抬起高昂的頭,雀屏妖異的盛開,閃爍之下,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光亮,立刻在其上散發出妖異的明暗之色,透出一股深深的無情冷漠,揮散而出。

頓時,天地之間,在生死輪迴畫軸之下,又多出了一股意境,這意境中的無情,可以令寒霜再寒,可以令四季驟變。

王林在山谷內,頓時感受到了這股冰寒的意境,那是一種無情,一種天性的冷漠,此刻,在他眼中,那孔雀只不過是一個虛幻之物,在其內,真正抬頭看向蒼龍的,是柳眉!

其目光,冷漠,無情,孤傲,這種目光雖說與紅蝶相似,但紅蝶的是絕情,與無情之間,卻有相差了很多。

有情之人,才會斷絕情誼,此乃絕情。

而天性就是無情之人,無情可絕,自然高出一籌。

蒼龍咆哮而來,巨大的森口,驀然間來到孔雀之旁,一晃之下,立刻崩潰消散,化作一團濃濃的灰氣,把孔雀四周全部籠罩。

「世間一切,逃不出生與死,這存在的,便一直存在下去,那該消散的,便讓他消散……」王林口中輕嘆。

他想到了李慕婉。

那孔雀再次厲鳴,其上七彩之光立刻相互融合在一起,幻化而成一道彩虹,從灰氣中穿透而出,直達天際,與畫幕中的山水,融合在了一起。

「這世間最美麗的,往往都是最無情的,彩虹美麗,受億萬之人側目,但它卻是無情的,沒有人,可以把它留下。就好似孔雀之屏,雖是美麗,但卻是歸墟……」

天空之上的畫軸,其內的顏色,隨著彩虹的融入,漸漸不再是黑白,而是有了一點鮮艷,孔雀四周的灰氣,也慢慢不再是單一,而是有了其他的顏色襯托。

「九百九十九幻,只差一幻,我便可修成千幻,王林,這一切,在哪?如你只有這些實力,如你不使用尊魂幡便無法抵抗,那麼你,太讓我失望,我本可在煉魂宗遇到你的第一次就出手,但那時的你太弱,意境尚未化神圓滿,無法凝結實質,所以,我一直在等。

如今,你意境化神圓滿,可以實質出現,但為何還是這般,如你僅僅這些手段,那麼今日,你無法讓我形成最後一幻!」

王林面色如常,抬頭看向天空的生死輪迴畫軸,沉默不語。

畫軸內,七彩顏色濃郁,黑白二色意境不是全部,那畫幕內的山山水水,漸漸好似逼真一般,有了色彩不說,就連那山上本用二色勾勒出的樹木,此刻也充滿了綠意。

「你口中說該存在的就讓他存在,該消散的就讓他消散,可是,你心裡真的做到了么?王林,我沒有想到,你的意境,居然存在這麼大的破綻,難怪,難怪你一直不想用意境攻擊……原來如此!」柳眉的聲音,透徹一絲失望,很濃。

王林目光冰冷,右手一揮,一絲粉紅色的霧氣從他儲物袋內疾馳而出,一閃之下,飛入到了天空之上的生死輪迴軸內。

「該消散的,自然會消散,不過該存在的,若是消散,我絕不會同意!柳眉,你的最後一幻,我送來了!」王林冰冷的說道。

此刻,天空的生死畫軸內,驀然間出現了一點粉色,這粉色之中隱約露出一個嬌軀虛影,這虛影,不是李慕婉,而是許立國口中的仙子小妹。

仙遺族三祖,當年化身成為修士時,修鍊而出的一絲意境,隨後當三祖再次回到仙遺族後,放棄了所修鍊的意境,使得元神崩潰,但這絲意境,卻是極為堅韌,居然一直沒有真正消散。

被王林得到後,一直收入儲物袋內,這,才是他對付柳眉的真正殺招。

時間上早在收到周武泰有關柳眉意境的玉簡之前,王林心中便有了這個計劃,此計劃雖說歹毒,但若是柳眉執迷不悟,那麼王林會毫不猶豫的使用。

後來他看到周武泰的玉簡,內心更加確定,這一絲意境,正是對付柳眉之物。

想要破無情之道,必須要天下間至陰至之意境,以欲,勾起,從而破除無情。

於此同時,一陣邪的笑聲,從畫軸內傳出。

魅姬那妖異的身影,漸漸凝實,在天空的生死輪迴畫軸內,看書就來飛庫手機站好似一般輕聲道:「好狠的心腸,把人家困在那裡這麼久,這一次用到人家了,才把小女子放出,王林莫非你的心是磐石不成。不過,這個肉身,奴家可真是喜歡!」她說著,嬌笑起來,這笑聲,聽在王林耳中,也不由得心神一震,好半晌才恢復過來。

仙劍之上,更是一股黑霧湧現,許立國幻化而出,直勾勾的望著魅姬,雙眼露出濃濃的。

「這是」那孔雀之中,傳出柳眉遲疑的聲音。

王林眼中毫無憐憫之色,口中輕吐「生死之道,輪迴」

天空之上的畫軸,驀然收攏。好似兩排怒浪從南北兩個方向相互撞擊一般,畫軸啪的一下,全部合上。

一合之下,彩虹立刻破裂,其上的七彩顏色,頓時被生生逼出。

但立刻,這畫軸突然一震,又驀然間向南北兩個方向伸展開來,只不過其內畫幕中,卻是再也沒有了山山水水,有的,只是一個女子的身影。

這女子,相貌絕美,雙眼帶著邪,她掩口輕笑,身子一躍,從畫軸內走出,整個人化作一道粉霧,從天空呼嘯而下,直奔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