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逆 >第335章煉器閣化神修士

第335章煉器閣化神修士 (1/2)

小說名稱《仙逆》 作者:耳根  更新時間:2012-08-27 18:41  字數:3548

第335章煉器閣化神修士

三樓的包間內,有煉器閣弟子送來修魔海特產的水果人去動。

坐在這個位置,只需向下一望,便可看到一層大殿的中間位置,有一處平台,那裡,正是一會兒進行拍賣之處。

王林與李慕婉二人,輕聲說話,李慕婉時而露出開心的微笑,望著王林的目光,充滿柔情與滿足。

呂非與鐵岩,盤膝坐在門邊,閉目打坐。

他二人這一路上,王林指點了幾句,修鍊更為刻苦,幾乎是抓緊一切時間提高修為。按照王林的說法,只有把靈力的駁雜全部歸一後,才可進行化神的感悟。

畢竟他二人雖是元嬰後期,但這麼多年來,卻始終不是大圓滿。

想要化神,若無特別的意,只有一步一步達到大圓滿,才可以嘗試衝擊化神。

自從跟隨王后,他二人對於化神的信心,前所未有的充足,實際上二人的壽元,雖說比之李慕婉要充足,但卻也不多了,若是在百年內還是無法化神,那麼只能歸於塵土。

這實際上也是二人下決心跟隨王林的重要原因之一。

就這時,忽然一道神識從三樓側的包間內橫掃而來,呂非與鐵岩二人猛地撞開雙眼,輕哼一聲,呂非神識立即散開,與那衝擊而來的神識撞擊在一起。

頓時。從左側包間內。傳出一聲慘哼。識立刻消散。

至始至終王林都沒有抬頭去。而是與李慕婉。輕聲交談。他知道。自己這些年來。幾乎很少如這段日子般陪伴李慕婉。

對於李慕婉。王林地心中。除了柔情之外。更多。卻是濃濃地歉意。

左側包間內次傳來神識一次。顯然是多人神識交錯在一起。橫掃而來。鐵岩目光一閃。與呂非同時散開神識轟然撞擊而去。

「好大地膽子。我倒這麼囂張!」左側包間內。傳出一聲冷哼。這一哼之下。呂非與鐵岩地神識。頓時消散。但他二人卻是沒有受傷而是冷笑起來。

「宗主。這人地修為非化神。只不過在元嬰後期地時間比我等要長是元嬰後期大圓滿。」

呂非話音剛落,從左側包間內出一人,此人身穿紫袍,頭髮花白,不怒自威,出了包間,大步向著王林一行人所在房間走去。

他心底頗為惱怒,原本只是他弟子看到煉器閣許羅居然親自引路,領人進入三樓,好奇之下神識探去,想究竟。

可沒想到居然被對方生生把神識打散,險些受傷,這才一怒之下走了出來。

幾步來到王林一行的包間處,老者一把掀起門帘,向內望去,但,就在這時,王林抬起頭,冷冷的看了此人一眼。

老者目光與王林一對望,頓時蹬蹬蹬倒退三步,額頭見汗,一眼之下,他元嬰險些崩潰,他幾乎立刻就反應過來,那年輕人,定是化神修士!

老者內心叫苦,早知如此,自己說什麼也不會前來找一個化神期修士的麻煩。

但此時,他卻不敢移動分毫,唯有苦澀的抱拳說道:「晚輩不知前輩在此,魯莽之處,還望恕罪。」

王林眼中露出一絲沉思,他剛才看到紫袍老者後,感覺此人有些熟悉,應是自己當年在修魔海時的故人。

只是,時間太久,一時之間有些記不起來。

就在這時,忽然外面傳來一聲長笑,緊接著,煉器閣的那個擁有饕獸的白髮老者,走上了三樓,他看都不看紫袍人一眼,而是在王林的包間外,笑道:「聽聞敝閣此次拍賣,有化神道友前來,胡某欣喜之下,前來一看,卻沒想到,原來是故人。」

說話間,包間的門帘自動掀起,白髮老者從容的踏步而進。

呂非與鐵岩,立刻面色微變,連忙後退,站在王林身後。

「坐!」王林微微一笑,神色如常。

白髮老者看了李慕婉一眼,坐在一旁,笑道:「當年一別,道友別來無恙,不知取了幾條火線?」

王林內心一動,當年在碎星亂外,他帶著草帽,沒讓此人看到真容,但今日,他居然一眼就認出自己,想必另有神通之處,王林神色如常,笑道:「那洞口太小,沒取幾條。」

老者點了點頭,說道:「老夫當日也受限洞口,並未取出太多,不過前幾年我再去看時,卻是發現了一條粗大了數倍的祖線!」

他不動聲色,說完之後,看向王林,這王林,他內心頗為忌憚,若非他修鍊了一個可以通過身影判斷身份的神通,今日也不會認出此人就是當年那帶著草

修士。

此刻,包間之外的紫袍老者,頗為尷尬,他不敢離開,只能這麼站在外面。

白髮老者與王林交談間,一樓的拍賣會,開始了,初始列出的都是一些法寶靈丹,頗受歡迎。

李慕婉安靜的坐在王林身邊,溫柔大方,時而看向樓下的拍賣,嘴角始終帶著微笑。

白髮老者目光微閃,說道:「道友,我看你頗為面熟,除了上次碎星亂外,你我以前應是見過吧?」

實際上他從剛進入房間,認出王林就是當年碎星亂外之人時,就一直心底疑惑,王林的樣子,他有種熟悉感,但怎麼想,也想不出何時見過。

這一現象,發生在一個化修士身上,並不多見,白髮老者深信,若是自己以前見過對方,定然不會忘記。

王林微微一,沒有回答,而是對著房間外的紫袍老者一召手,紫袍老者內心鬆了口氣,連忙上前,進入房間,恭敬的說道:「晚輩邱四平,參見前輩。」

說完,他又轉向白髮老,同樣說道。

白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