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仙逆 >第225章拿去煉丹

第225章拿去煉丹 (1/3)

小說名稱《仙逆》 作者:耳根  更新時間:2012-08-27 18:41  字數:6856

仙逆第225章拿去煉丹

下密室內。李婉製作的七龍丹鼎。其上發出陣陣咔聲。一道如同疤痕一般的裂縫。自鼎口裂開。瞬間便縱向而下。

與此同時。一道五彩霞光。從那縫內擴散而出。芒越來越盛。最終隨著裂縫的變。整個密室。全部籠罩在五彩霞光之中。這一刻的密室。仿若神界仙跡。霞光萬丈。妙不可言。

又是一陣碎裂聲丹鼎表層。再次裂開數道縫隙。密室內的霞光。已然濃耀的刺眼。就在此時。一隻晶剔透的手臂。慢從丹鼎裂縫內伸出。向旁邊一掰。時丹鼎轟然碎開。巨大的碎片散落滿地。

一個白髮飄飄的男子。其身體時虛時實。似幻非幻。在碎裂的丹鼎之上飄然而起。整個人飄在半空。雙眼緊閉。一動不動。一道道五彩光圈。在其背後緩緩出現。若是仔細看。可以發現。此人身體在虛幻之時。丹田之處。有一個與他一摸一樣的小人。正盤膝打坐。這小人雙目緊閉。全身散發五彩。看起來頗為神奇。

他的身體。在凝視與虛幻之間變換。一絲絲令人窒息的壓力。從其身體上擴散而出。許久之後。他的身體漸漸不再虛實變換。而是慢慢凝實。

驀然間。此人睜開雙眼。丹田內的小人。也幾乎是同時。睜開了雙眼。其眼內沒有瞳孔。1替瞳孔存在的。只有陣陣紅色的閃電。那閃電。不是單一的存在。而是一排排無數閃電雷雲。

毀滅性的威壓。從其眼的紅色電內瘋狂地泄而出。整個密室的五彩霞光。立刻消一空被逼涌去。

此時地密室。一串紅色電光狂的竄動。急劇的穿梭。地面上的那些丹鼎碎片。頃刻間便化為飛灰。消散一空。

密室上大殿內的那些修士他們在察覺異常之後。紛紛散開神識向地底探來。只不過在進入地下的瞬間立刻被一股強大地威壓撞擊上。紛紛不由自主的收神識。一個臉上露出驚容

在這一。整個雲天山脈之上。風雲色變。一股龐大的威壓。從地底轟然上涌。似乎這雲天山脈都為之一晃。

陣陣五彩祥雲。飄渺般在天'出現整個大殿。驀然間輕顫起來。

此時殿內楚國各個派家族地修士們。一個個均都是面色大變。其中有一些見識多廣者。立刻從五彩祥雲上看出一絲端倪。驚呼失聲道:「這……這是有人結嬰?」

此言一出。殿內除了一干元嬰修士外。所有的修士紛紛眼露不可思議之色。要知道結嬰是何一個修士此生極為關鍵之事。一般來說都需要有所屬門派在其閉關勤加守護。防出現意外。

而現在居然有人在這雲天宗內結嬰。在大部分心中都閃過一個念頭。那就是。雲天宗又添一位元嬰修士。

四周的一些修真家族以及門派。剛要抱拳恭喜之時。司馬雲南哈哈一笑。說道:「恭喜雲天宗。又添一位元嬰修士。不知此人是誰。在下是否認識?何不請來大家相識一番?」

宋青與柳斐二人相互看了眼隨後轉身看向身後宗長老。那些長老一個個面色茫然。絞盡腦汁搜刮記憶。最終還是想不起來到底誰會在此時結嬰。於是紛紛搖。

如此一來。二人均都面色難看。宋青面色陰沉。緩緩說道:「司馬道友見笑了。在下對這結嬰之人。也頗為好奇。若是一會請出後。定然有讓諸位道友認識的機會!」他聲音充滿一絲陰森之感。尤其是那個「請」字。更是加重了語氣。

此話一出。頓時整大殿所有的修士紛紛為之。若是雲天宗沒有人正在結嬰。那麼件事情。就變的有意思了。

同時。四周各個宗派家族的修士。也均都多少心底有些惋惜。暗道那結嬰之人實在不智。只怕今日既是其結嬰之時。也是其身亡之刻。

雲天宗的臉面。勝於一切。此人。死定了!

雲天宗外宗宗主柳斐。更是面色極為難看。他目光充滿寒意。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老夫。是誰有如此膽量。敢借我雲天山脈結嬰!他的元嬰。老夫要了!」

柳斐沉著臉。袖子一甩。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原地。與此同時。殿內各宗地所有元嬰修士。紛展開神通之術。出了大殿。這些人心中。都是持著看熱鬧的心態。要知道雲天宗身為楚國第一門派。這等熱鬧的事情。實在不多見。

至於今日來此的正事。早就被人忘在腦後。與結嬰相比。雙修典禮實在是微不足道。

就在他們離開大殿出現在外的瞬間。廣場上擺放的七尊奪天鼎。驀然間發出震耳的嗡鳴。緊接著。七鼎如同有一隻大手在波動般。紛紛自行向著四周散開。地面在一陣陣巨大的咔咔聲中。裂出一道道深深的溝壑縫隙。

一股股濃密的陰寒氣息。從地縫溝壑內擴散而出。時整個大殿廣場。立刻寒冷起來。

司馬雲南儘管神色如常。但內心卻是一動。這氣息。在他看來。絕不是等閑元嬰修士可以發而出。

他側目看向他人。發現在廣場上地這十幾個元嬰修士。一個個雖說均都是面色如常。但眼中卻是露出凝重之態。

柳斐冷哼一聲。身子如同閃電一般。驀然從地縫內鑽入。與此同時他大喝道:「何方借我雲天宗結嬰。難道欺我雲天宗無人么!」

他身子剛一沉入地之後。驀然間。溝壑出一聲驚呼。這呼聲正是發自柳之後。其中蘊含強烈的恐慌之感。

如此一來。四周的元嬰修士。立一個個退後幾。凝重的盯著溝壑彷彿其內蘊含什麼遠古神魔一般。

孫鎮偉之父。那個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