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焚天路 >第一千零四章 所需背負(卷終)

第一千零四章 所需背負(卷終) (1/4)

小說名稱《焚天路》 作者:洛神雨  更新時間:昨日11:46更新  字數:8592

這是高山流水,一指繪真。執手處,暗光滿天。

此方紅塵大界,那百萬里長江從低處涌流,又從高處滔滔而降流,轉化而起不再是邪念。而是洶湧磅礴的滔天氣勢。

這股氣息,強大的讓人震驚。強大的讓人心神惶恐。

就算是身為滅境的文真道尊與炎尊在此刻,也是倒吸了口氣。

「如此強大的氣息...前所未見。此人究竟是誰。為何本座從未聽聞過此人?」

他們身入紅塵,感受到其力量的消散。雖說這力量消逝的速度很是緩慢,緩慢的可以不計。但這不到一息,若是在這一日,一月,甚是一年。流散的力量,又會有多少?

若是,用此界鎮壓一名強者數百萬年。就算是一名滅境大能,也能將其生生抹成凡。

只是可惜的是,這紅塵大界遠不能做到鎮壓第二步大能,更別說是滅境。也做不到延續數百萬年,否則、這一式紅塵將極為恐怖。成為諸強者畏懼的神通。

這只能用來在短暫困擾對手,壓制修為。

他們驚艷這紅塵之界,但不是無法打破。對於他們來說,這不過是如一層薄幕,隨手一點便可以破除。

讓這三人驚震的是此人一指勾畫陰陽,妙筆千山同備。一座世界替代原先,一張陰陽又是取代了一座了世界。

他們的眼裡,只有那一張陰陽大圖。

陰陽生死的轟臨,這萬山千色沒有絲毫褪色,依舊是隨著自然天地之風而動、而飄搖。

並沒有被這光與暗給盡數吞沒。只是如同一張紙,輕飄飄的印落。

在生死陰陽的不斷飄落下壓當中,圖中又顯起另外一方世界。

這是印染,是這一方世界的拓印。

真與幻。皆臨此圖中。

此刻,所有人都停止了逃遁。猛地靜立,轉身抬頭而望。

於是,他們見到了今生難忘一幕。

勾水畫中觴流水,這又是何處人間?

「如此恐怖...究竟是哪一位滅境強者降臨!這氣息,竟比我許家文真太上,還要強大!」

一名青年男子披頭散髮,很是狼狽。

他剛掙脫一處混頓漩渦,離去遠方。望著那一片百萬里江山紅幕,又是深吸了口氣、動容開口。

「別說文真太上,就算是炎尊老祖,在這道氣息面前,也是有些不如。」

不遠處一道長虹臨至。一道紅衣停處在這名青年男子身後,凝重開口。

這張百萬里生死陰陽圖,出現便是遮天,卻又是與先前之戰所不同,並沒有毀天滅地之勢,有的只是讓這崩潰的世界,開始穩固。

一張陰陽圖,鎮天地十方。生生撐起這不斷崩塌的滄海鏡。

「善飛,此人的出現。可能會對老祖他們的謀劃,有所阻礙。怕是想來此爭奪這無上造化?也不知你們許家老祖與我家炎尊老祖是否可以阻攔他。」紅衣男子的雙眸瞳孔之中,清晰的映落著一道身影。

那是漫彌滾滾紅霧,又是有兩色焰火的身軀。

這兩色焰火,皆是衝天地百萬丈。使得那道渺小身軀在人們的眼中顯得異常高大,猶如一尊神魔。

名叫許善飛的青年男子,並沒有開口。而是一直抬頭凝望著那道身影。

他眸中的瞳孔,一縮再縮。一顆心在怦怦跳動。

「那是!!!」

「善飛!」紅衣男子見身邊的人沒有開口,而是在自言自語,連忙轉頭看去。

只見身邊的人,全身顫動不止。目中透露著火熱。

「善飛?」紅衣男子眉頭再次一皺,開口呼喚。

「表哥...我大概知道了那尊強者是誰。」許善飛被這聲話語驚醒,猛吸了口氣,開口道。

儘管深吸數口氣,他依然無法強壓制住心中的激動。

紅衣男子眉頭一皺再挑,追問道:「你知道這位強者?」

許善飛點了點頭,道:「雖然在這兩色焰火之中,看不見他的真容。但這氣息,我絕對不會忘卻。」

他再次深吸了口氣,眸中的火熱愈來深濃。

「表哥,你可還記得。在入滄海鏡之時。我跟你提起過一個人?」

紅衣男子思索了片刻,點頭道:「好像是曾提起過。你說你的劍道大成,是因為遇見了一位前輩。」

「難道.......」紅衣男子說到這裡,瞬間一頓,帶著不可置信的神情,再次開口道:「你是說...這位強者...就是那個人?」

許善飛點了點頭,正要開口。忽然之間,遠方天地開始大震動。

有一方小世界轟然升浮與高空,又是疊升起一座。

轟轟轟!

八道雙疊轟鳴之聲大氣而顯,支撐與陰陽八方,一道道不同,卻是強大的氣息道道接連而臨。

這些氣息中,有霸道、有威嚴,也有正剛等種種不同氣息。

抬頭所往,顯現萬千身影。

這些身影有盤膝而坐,也有站立而起。但他們的樣貌都是相同。又是幾乎同一時間伸出一指而勾。

這一勾之下,從大地之中不斷涌流的黑白長江、又分離出萬千支脈、向著那萬千身影涌去。

於是,再現萬千道陰陽生死。

遠方的許善飛,看到這一座座世界升起。蘊含著十六種真意,一顆砰動的心跳動的更加劇烈。

這十六真意的顯現,讓他更是確定了就是心中所認定的那個人來了。

「正是那位前輩!我說過,前輩的實力遠超滅境。是真正的無敵強者!表哥!你看!你看!我並沒有說謊,我的確得到了前輩的指點,才一舉入玄!」

此刻,紅衣男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