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419章 留下富通

第1419章 留下富通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5-16 15:10  字數:2312

輕沙如雪,海水清澈,有巨大的魔鬼魚在裡面緩慢地游來游去,將藍天白雲的倒影打碎又粘合。

這裡幾乎感受不到什麼風,海平如鏡,風景比畫還美,不過周軒卻無心欣賞,他看到了坐在輪椅上的懷特,帶著一頂太陽帽,正等在沙灘邊。

遊艇加速前行,周軒上岸後,是芬妮先跑過來的,高興道:「軒,謝謝你能來,謝天謝地,我終於完成爸爸的任務了。」

「你到底在謝誰?」俞悅插嘴問道。

「一邊兒去,看見你就煩,只會犟嘴!」芬妮和俞悅吵著架,周軒徑直向前,來到懷特跟前。

懷特伸出手,周軒也伸出,不過不是跟他相握,而是扶住了輪椅,將他推到樹蔭下,「天氣炎熱,防止晒傷。」

懷特呵呵一笑,「你這個舉動,倒是很像我的孩子。如果我能有你這樣的兒子,那該多好,即便是現在死了,也不會有太多遺憾。」

「恕我直言,你捨得去死嗎?」周軒反問。

此時懷特已經摘掉了太陽帽,露出一張憔悴萬分的臉,精神狀態很差,眼袋又腫又大,看起來確實是病了,還不至於到了大限。

唉,懷特幽幽長嘆,看著不遠處的海面出神,隨後抬抬手,示意身邊的人都退下,他要單獨和周軒聊聊。

「就不請你去我的島上別墅坐坐了。」懷特客氣道。

「我也沒有興趣。」周軒說道。

「周軒,我快死了,也不得不死,瑪雅電視台和暗夜嚴重泄密,這些和我有間接關係,我也不能活著。」懷特說完又長出一口氣,看向不遠處擺弄著手機的芬妮,「我似乎從記事時起,最怕的便是死亡,害怕吃到不幹凈的東西被毒死,害怕出門遭遇交通事故慘死,害怕工作太過辛苦累死,也害怕突發疾病猝死。等到年紀大了,更怕了,時間對於所有人都是公平的,都逃不過自然規律,終究都要老死。可是到了今天,我似乎什麼都不怕了,只是有一件事放心不下。」

懷特一直看著芬妮,周軒沉默片刻,說道:「你是想讓我照顧好你的女兒吧?」

哦?懷特一愣,呵呵笑了,搖頭道:「芬妮年齡比你還大,我給她留下花不完的錢,她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顧。」

這下輪到周軒意外了,問道:「那麼,你想讓我為你做些什麼?」

懷特抬頭,直視周軒雙眼,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留下富通!」

「如何留下?」

「收購!」

周軒無言以對,懷特的晚年就是跟周軒爭鬥,可到頭來,卻要演變成合作關係,甚至是帶著幾分乞求的意味,是諷刺,也是悲哀。

不得不說,這是保住富通的唯一辦法。富通已經停牌,聲討越來越多,再傳出懷特病重的消息,只怕會是一跌到底的下場。而如果賢士此時出手,或許還可以平穩接盤。

「富通的市值現在已經縮水百分之四十,如果你能同意收購,我想還會有百分之二十的左右,最後的便是能留下的。周軒,富通投資領域廣泛,剩下的這些都在能源和高科技上,利潤是非常可觀的。」懷特說道。

「可以考慮。」對於賢士,這也是一次機會,周軒並沒有立刻反對,又問:「那麼,在人事安排上,我需要啟用自己的人。」

「不行,我死後,股份將全部轉給芬妮,她將是富通最大的股東,新一任的主席必須是她。」

天下的父母一樣,無不是為子女著想,周軒不由看向芬妮,此時她還在玩手機,不知道看到什麼有趣的事情,還笑出聲來。

看到女兒這幅德行,懷特長嘆一口氣,不由想起了大女兒,如果她還活著,便可以放心將公司交給她,何苦今天還特意交代一番。

懷特不放心,周軒更不放心,如果收購富通,那麼就會成為收購企業中的領頭者,他怎能將管理權交給遊手好閒圖享受的芬妮。

「不,這恐怕不行。」周軒拒絕了。

懷特擺擺手,繼續說道:「不是還有喬治嗎,他還是原來的職務。但芬妮不是我,所以公司真正的管理者便是喬治。」

周軒沒再反駁,無論是芬妮還是喬治,都是他的朋友,將來的合作必定十分順利。提到喬治,周軒不由說出內心的疑惑,「既然這麼相信喬治,為何還要將他趕走?甚至喬治一直沒有在其他公司任職表忠心,你還是沒有給他機會。」

「喬治知道的不多,而這段時間我想要對付你,他就不能留在身邊。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唉,喬治是我一手栽培的,聽話,忠誠,但人無完人,智商也不夠啊。」懷特苦笑道:「上次懷特來看我,看到老朋友,我真的非常高興,可是他一進門就跟我訴苦,這些年如何如何付出,如何如何委屈生氣,我幾乎一句話都插不上嘴。」

呵呵,周軒笑了,難怪喬治回去什麼也沒提,原來是見面不太愉快。

唉,又是一聲長嘆,懷特嘆息道:「從某種意義上,喬治把我當做是長輩,所以才會有那麼多話。但實在也太多了,煩的我心律都提高了,醫生都不能制止他,真像是個女人!他來看我,就拿了一百二十克的黑枸杞,說是很貴的,我查了查你們國家的價格,這個量也就是一千多塊錢。」

說到這裡,懷特跟周軒都笑了,很像是朋友輕鬆聊天,讓周軒不得不佩服懷特的心胸。

「喬治失去了工作,都在拍戲賺錢。」周軒提醒道。

「我了解他的片酬,買點黑枸杞並不破費,沒辦法,我只能報銷他的路費堵上他那張嘮叨的嘴。天哪,我身邊都是什麼人,怎麼就沒一個像你這樣的!或許,真的是上帝想要我離開了,營造這麼多滅亡的機會。」

懷特抬頭看天,給周軒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他的嘆息,從一開始到結束,都沒有停止過。富通天下的懷特時代已經徹底結束了,為了保住這個集團,不得不託付給敵人,因輕敵而接連失利最終慘敗的懷特,內心一定是不好受的。

「這是一份授權書,交給喬治後,你就可以和他談判了。」懷特從身後拿過一個文件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