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411章 還有失敗率

第1411章 還有失敗率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5-08 13:48  字數:2326

懷特對待妻子和女兒都如此無情,自私到了極致,這一回,對富通天下失去信心的可不只是憤怒的網友,資本方也開始動搖,已經有資金開始撤離,造成富通股票的下跌。

不得不說,富通天下的實力雄厚,這種輿論負壓下,等到當天收盤,只有百分之一點五的跌幅。

而令人擔憂的是,賢士股票卻出現了百分之三的跌幅,正是說明,整個資本市場對於二者之間的競爭都繃緊了神經。因為兩虎相鬥,也可能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美國有關部門每天接到大量投訴,為何富通天下這樣劣跡斑斑的企業還能成為常青樹,背後又有什麼黑幕。甚至還有人上街遊行,抗議美國政府的不作為,要求政府出面,逼迫懷特現身,讓他解釋清楚一系列醜聞。

富通名下企業也有人前去抗議,產品慘遭退貨。還有人預言,兩虎相鬥,將會引發十年前級別的市場崩盤,給全球帶來的經濟損失只怕要達數千億美元。

破天荒的,富通天下終於跳出來指責賢士,認為他們有意煽動情緒,正式發出警告,否則將追究其法律責任。

「富通這回是真的怕了。」虞江舟呵呵笑道。

苗霖卻是神色緊張,看向周軒,「其實,此時我也怕了。」

富通還未出現崩盤,甚至連崩盤前兆都沒有,就已經開始要發飆,可見他們對現有資金看得很重,投資北冰洋開採依然是當務之急。他最擔心的還是身世揭秘,距離真相揭曉,只有不到半天的時間了。

「居沙,你那方法行不行,不行就把鍺珠還給我們。」下午,周軒在量子實驗室與幾位科學家碰面,唐濤升忍不住說道。

「理論上是可行的,但要在關鍵時刻出手。」居沙面色凝重道。

「要是不行呢?」

「成功概率百分之七十三,老唐,咱們都懂,這已經是很高了,你就不要跟著添亂了行不行?都到了什麼時候了,整天惦記要鍺珠,周軒重要,還是鍺珠重要?」居沙被催急了,也有些不耐煩,一口氣說了很多。

「唉,我就是心煩,話也變得多,又不知道說什麼。居沙,可別生我氣啊,你很辛苦,我表示敬意。」唐濤升客氣道。

居沙的臉色也好了些,擺手道:「都是為了正義,為了賢士。」

「對,不過用完後,記得還給我。」

又來了,居沙對於唐濤升追在屁股後面討債的行為很無語,轉頭跟周軒說道:「還是百分之二十七不成功的概率,周軒,你想好那時的應對方法了嗎?」

「沒有!」

居沙點點頭,沒有追問,承諾道:「放心吧,那個時候,我會親自操作。」

「周軒,我們也在這裡守著。」唐濤升等人也表態道。

周軒內心滿是感動,這些天壓力很大,雖然村幹部已經將外來記者給攆走了,但他不能確定,這個軀體經歷的人生前二十二年,到底經歷過什麼事,見過什麼人。

商量過後,周軒便急匆匆離開量子實驗室,連放在一旁的手機都忘了拿,還是一名工作人員又追出去交給他。

「唉,我從認識周軒,頭一次看到這孩子這麼萎靡。」唐濤升說道。

「如果被定義為生化人、克隆人之類,周軒有可能會被困起來,他在這個世上就不能擁有合法權益。」居沙補充道。

「煩不煩,我們都知道這個理兒,你別光顧著聊天了,再去研究下,看能不能將成功率再提高百分之二十?」唐濤升不悅道。

二十?居沙懶得理他,還是指著一旁的超級計算機說道:「還在計算最佳路徑,一直在調整,可惜時間不夠,不過到時提高百分之五還是有可能的。」

那就是百分之七十八!依然不是個理想數字,又過去了一個小時,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周軒心事重重,一整天連水都沒有喝下去,回到公司時,也是下午三點多,錯過了飯點兒。

「軒,簡單吃點東西吧。」虞江舟勸說道。

「吃不下。」周軒擺擺手,將頭靠在沙發上,重重閉上眼睛,可眼皮抖動,猶如一顆不安的心。

「那就喝點粥,這是你最喜歡的……」

「江舟,讓我靜靜好嗎?」周軒輕聲打斷她。

「江舟,你先出去吧,我來陪他。」苗霖說道。

心中又開始泛出酸意,虞江舟還是皺著眉頭離開,走到門口卻虛掩了屋門,不過隨後就被苗霖給關上,怏怏回到自己辦公室。

苗霖曾告訴過虞江舟一些秘密,說是在周軒身上有著不一樣的基因,代表智慧和長壽,這些她也都清楚。也說過周軒曾得到過高人指點,虞江舟也略知一二,比如他經常提到的師父,還有那個神秘的小島等等。

可是,到了關鍵時刻,為何能陪著周軒堅守秘密的只有苗霖。虞江舟斷定,他們二人還有事瞞著自己。

不行,得問清楚。

周軒已經夠煩了,虞江舟想了想還是將管清叫來,一臉嚴肅低聲問道:「管清,我問你些事,你可要老老實實回答我。」

「關於俺師父的嗎?」

「別打岔!」

「好,請問。」

虞江舟又沉吟片刻,認真指著自己鼻子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外界有人傳聞,你師娘我,是仙女下凡,你信嗎?」

「嘿嘿。」

「別笑!」

「不信!」

「這就對了嘛。」虞江舟也不惱,思忖道:「這就對了嘛,如果有人說你是師父是神仙,你肯定也不信。」

「俺信。」

管清的話讓虞江舟一愣,不悅道:「管清,你已經成年了,我可沒心思跟你開玩笑。」

「江舟師娘沒看出來俺很認真嗎?」

管清挺了挺腰板,隔著衣服還是能看到隆起的胸骨,再看他的臉,唉,虞江舟嘆口氣,算了,還是不看了,真不知道女兒虞飛飛怎麼就喜歡上他!

「我哪裡就不像仙女,難道你師娘像啊?」

「嗯,俺師娘很像仙女。」

「信不信我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