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98章 孩子還小

第1398章 孩子還小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29 11:17  字數:2275

「軒,我不習慣和別人一起睡的!」虞江舟趁著沒人時,對周軒說道:「要不你勸勸又苗,讓她跟媽媽睡!」

「又苗,能是我勸說得了的?」周軒反問。

「我媽看來真得十五以後才回首陽,這麼多天怎麼熬?」虞江舟直發愁。

「呵呵,據我所知,苗苗也不習慣和別人一起睡,看你們誰能熬過誰!」

「討厭,又不是熬鷹!」

家人都住在這裡,連乾女兒都不肯走,虞江舟也不好堅持回酒店,只能硬著頭皮將生活用品搬到苗霖房間。

唉,終於住進這棟別墅的主卧室,不過卻不是和男主人,認識周軒比苗霖早,和他在一起的時間最長,今天來的人全都是商量自己婚期的,怎麼總覺得在苗霖面前低人一等,虞江舟心裡百味雜陳。

最開心的莫過於周又苗,一大家人全都寵著她,從樓上下來直接用跳的,差點沒把孔玉慧給嚇出心臟病來。當奶奶的也捨不得訓斥,只好在下面鋪了厚厚的墊子,周又苗跳得更歡了。

周又苗經常玩失蹤,一眨眼就不見了,要麼在樹上,要麼在屋頂,還有就是跑到鄰居家聊天去了,跟人家吹噓,她爸爸很有錢,她全世界旅遊,是見過大世面的人。

周軒得知後很無語,自己小時候可不是這種性格,羅雨凝更不是,所以,遺傳父母優良基因的同時,還有可能會發生基因突變。

「又苗,你要是聽話,就帶你去遊樂場。不過呢,門票需要自己掙,給你帶上一百個布娃娃,還有一百個氣球,看你多久能賣出去。」虞江舟被周又苗吵得頭疼,幾乎快產生幻覺,睜眼閉眼,都覺得有她的身影在前方晃動。

聽虞江舟說帶她出去玩兒,周又苗立刻笑開了花,但聽說自己賺門票費用,立刻多雲轉小雨,眼淚汪汪地站在原地,小手搓著衣角,「我想媽媽了,我想裴德曼爸爸了,我想姥爺姥姥了!」

虞江舟懵了,連忙對周軒解釋,自己是想培養女兒的經商頭腦,總要為集團培養下一代接班人。

兒媳婦強勢,孔玉慧不好說別的,手一直放在兜里,哪有讓孩子賺錢的,自己拿就是了。陳曉玲表現更誇張,連忙把周又苗攬過來,訓斥女兒道:「這麼小孩子,你怎麼這麼狠心,傳出去就說你後媽惡毒!」

虞江舟被罵愣了,不悅道:「媽,我上高中的時候,你跟爸爸還讓我去學校門口賣花呢,鍛煉勇氣和推銷能力。」

「那不一樣,現在社會多亂啊,小孩子亂跑會丟的。」陳曉玲改了口風,還拿出一個紅包塞給周又苗,「寶貝兒,過了年,姥姥就帶你去。」

「謝謝漂亮姥姥,那麼,過年還有壓歲錢嗎?」周又苗又問。

陳曉玲幾乎要笑岔氣,這孩子純粹鬼機靈一個,一般大人的心眼兒都不夠用的,連說有。虞江舟很受傷,一臉無奈,好心要培養女兒,卻被冠以惡毒後媽的稱號。

周又苗開開心心上樓,不知道把紅包藏哪裡去了,隨後從二樓跳下來,全家人的心跟著她噗通一下。

「軒,別怪我多嘴,又苗就該好好培養,不能整天總想著玩兒。」虞江舟小聲嘀咕道。

周軒也很犯難,羅雨凝還布置了家庭作業,讓他盯著完成,然後給她發圖片檢查。本該是放飛的年紀,周軒實在不忍心女兒背負沉重的負擔,一直找借口拖延,羅雨凝很不高興,說如果再不交作業,那就讓林美華過年後再把她帶回去。

「如果孩子感興趣,一切都可以從頭來過,現在又苗心思也不在學習上,徒增孩子大人之間的矛盾。」周軒笑道。

「哼,就好像我故意針對又苗似的,還有我媽,簡直就是叛徒,大叛徒!」虞江舟憤憤道。

在小摩擦中,一大家人還是迎來了新年的鐘聲,大家互相拜年,紅包分到每個晚輩手裡,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周軒和虞江舟的婚事也塵埃落地,訂婚儀式就在年夜飯祝詞中進行了,初九領結婚證,五一新房也布置好了,五月二十一號在賢士伯塔酒店正式舉行結婚典禮。

雖然是春節假期,但這個消息還是傳了出去,網友們紛紛為一對璧人送上祝福,還要準備各種禮物郵寄到創富大廈。

令周軒很驚喜的是,女兒好像變得懂事了,主動交上一摞厚厚的作業,有漢字拼音數學還有繪畫等。

「爸爸,發給媽媽吧,讓她不要讓姥姥來接我,我還想跟姐姐玩兒呢。」周又苗說道。

「好,這下你媽媽肯定會非常高興的。這就對了,不耽誤學習也要玩得痛快。」

周軒很高興,講這些作業逐一拍照後發給羅雨凝,她只是說書寫太潦草了,以後注意握筆姿勢。繪畫還可以,充滿了想像力。另外,遊樂場不放假,最好把爸媽也接過去陪著又苗玩一天,他們很寂寞的。

交代一大堆,羅雨凝又布置了新的作業,不僅有書寫繪畫,而且還要念誦英文故事的錄音和視頻。

「我媽媽太煩人了,在外面旅遊的時候,她就一直催著我學習。」周又苗不滿地抱著雙臂嘟囔,小大人的模樣蠻可愛的。

不想,虞飛飛卻露出歉意表情,「妹妹,這回我幫不上你了,我的聲音跟你不一樣啊。」

什麼?周軒一愣,周又苗反應最快,連忙拉著虞飛飛跑了,虞江舟卻攔住她們,板起面孔問道:「飛飛,是不是你替又苗寫作業了?」

嗯,虞飛飛點點頭,沒有否認。虞飛飛來到這裡,也是從頭學起,字體和周又苗接近,周軒又不清楚女兒的學習狀況,確實可以矇混過關。

「又苗,你知道錯了嗎?」虞江舟冷下臉質問,周又苗又想撇嘴裝哭,虞江舟並沒有給其他人機會,「這次必須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才行,不管誰替你說情都不管用。」

「孩子還小。」孔玉慧見不得孫女受委屈,賠笑道。

「就是這一句話,不知道害了多少孩子。」虞江舟並不讓步,「又苗,你自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