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94章 心到底有多大

第1394章 心到底有多大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28 06:02  字數:2540

回家路上,孩子們吵吵鬧鬧,周軒也開心不已,好久不見女兒,越看越好看,眼神一刻也沒從周又苗身上挪開。

「江舟,又玩深沉了?」苗霖打了下虞江舟的手,笑道。

「呵呵,也不是。難得見軒這麼高興,怎麼能打擾他的好興緻呢。」虞江舟也笑了。

「軒有你這樣的賢內助,我走了也安心了。」

「又說這話,現在連我都捨不得你,一天都不捨得。」

「是真心話嗎?」

「差不多吧,有些天是不願意看到你的。」

「比如呢?」

「不告訴你!」

「我知道,婚禮啊,蜜月啊等等。」

虞江舟咯咯笑了起來,周又苗聽到動靜回頭看,撇撇嘴道,「哼,爸爸,你很有錢對嗎?」

「怎麼說呢,看跟誰比。」周軒含糊道。

單純的虞飛飛卻不會看眼色,點點頭說道:「是的,師父非常有錢,管清也很有錢!又苗,你想要買什麼,去哪裡玩兒都可以!他們的錢,根本花不完!」

管清很撓頭,周軒也很無語,周又苗在這位好姐姐的帶領下,將來也是花錢如流水一族。果然,周又苗被逗笑了,開心地拍著小巴掌,問道:「爸爸,你錢多,我也錢多,連媽媽都比別人多!」

管清立刻將頭別到一旁去,低頭聳肩極力忍住笑,大人們不知道該說什麼,虞飛飛又開始補刀:「對啊,真羨慕媽媽多的人!」

劉浪被逗得笑出眼淚,開車都視線模糊,周軒一再提醒安全第一,不要分神。

總算是回到家,住不慣酒店的虞飛飛心情一放飛,蹭蹭幾下就爬到了樹上,兩隻腳踩在一根細細的樹枝上,上下左右微微顫動。

嚇得虞江舟臉色都變了,捂著胸口道,「飛飛,你現在還會這項技能哪?」

咔嚓嚓的細微聲響傳來,大家的神經都緊繃起來,管清叫了聲不好,四肢並用就去爬樹救虞飛飛。

樹枝斷了,虞飛飛身體直線下降,虞江舟尖叫一聲,然而虞飛飛卻不急不緩的伸手又抓住另外一根樹枝,笑嘻嘻在上面盪鞦韆。

虞江舟長舒一口氣,惱道:「你給我下來,看我不打死你!」

「就是,這次俺跟師娘一塊打你!」

管清也咬牙恨恨道,大家看向他,都笑出了聲,此時管清四肢攬住樹榦,距離地面只有三十公分,完全沒爬上去。

虞江舟好氣又好笑,「管清,我可鄭重提醒你,將來你要敢動飛飛一根手指頭,我可不饒你!」

管清氣喘吁吁從樹上跳下來,擦了把汗,說道:「師娘,俺那是氣話,這都聽不出來。」

溫迪和喵喵見到久違的親人,也圍過來湊熱鬧,周軒總感覺不對,突然驚呼,又苗去了哪裡!

是啊,大家連忙四處看,發現周又苗不見了,管清跑到院子外面,馬路上也沒有她的身影。

「喵嗚~」喵喵抬頭朝上叫,眾人一看,哭笑不得,周又苗正吭吭哧哧爬樹,別說,比周軒有潛質,已經要夠到上面的樹枝了。

「飛飛,快把你妹妹帶下來!」虞江舟也慌了,朝上大喊道。

「我不,我已經跟姐姐學會了,看,我厲害嗎?」周又苗還伸出一隻胳膊沖大家揮舞,明顯看出體力不夠,身體僵直。

「天哪,飛飛,你可真不聽話。」

虞江舟很無奈,她幻想過無數次,將來有了女兒,一定要把她打扮成公主一樣優雅美麗。現在有了倆,都在樹上!

一直沒說話的苗霖向後退了幾步,將高跟鞋踢掉,運足氣力後奔向大樹,雙*替踩著樹榦,幾下就到了周又苗下方,只是輕輕拍了她一下,空中一記漂亮翻轉,雙臂伸展快速走了幾步,隨後直接跳在地上,不聞一絲動靜。

大家都看呆了,周又苗更是近距離觀看到這精彩瞬間,樂得大喊,「苗苗媽媽,我要跟你學武功!」

「呵呵,好啊,那就先下來再說。」苗霖微微一笑。

「嗯,馬上。姐姐,你也下來吧,我們去拜師!」周又苗招呼道。

「好啊!」

兩個女孩兒先後從樹上下來,周又苗撲到苗霖懷裡,直接改口叫媽媽,虞飛飛也湊過去喊師娘。苗霖說教就教,將兩個孩子帶到一旁,拉開了陣勢。

虞江舟很受傷,看著那棵樹,用手摸了兩下,都覺得樹皮粗糙,這輩子也不會爬了。

「軒,你說苗苗也是能生育的話,是不是什麼都比我強?」虞江舟小聲道。

「苗苗可從來不想跟誰攀比。」周軒笑道。

「她在孩子們心目中是師娘,是媽媽,而我就要加上一個代號,江舟師娘,江舟媽媽,又苗叫我媽媽也不是太真心,好像只有她是正牌的。」虞江舟兀自感嘆,周軒正不知說什麼好,她卻又笑了,「好在我還有作伴的,勝男的身份也是有代號的。」

「不要扯太多人進來。走,我去給你收拾下房間,這段時間一猜你就晚上休息不好。」

「開始是挺不習慣,後來想到赫拉,在那種充滿黑暗和腐敗味道的菜窖都能活下去,我那些潔癖都改了。」

「哈哈,看來赫拉也是勵志人物。」

「誰說不是呢!」

家裡人多,就覺得空間小了,尤其還有兩個喜歡蹦跳的女孩子。苗霖是這裡的女主人,住主卧室,大家住各自原來的房間,周又苗吵著要和虞飛飛住在一起,也沒再另外收拾。

另外,有個大家避而不談的話題,那就是過年期間雙方父母來了以後,房間如何分配的問題。

「軒,要不,過年的時候就別讓長輩們過來了,我們這裡也擠不開啊。」虞江舟試探道,她是不想父母和苗霖碰面,無法解釋。

「還有房間呢,可以住得開的。」苗霖插話道。

「多麻煩啊!」

「都要做新娘的人了,不能怕麻煩。江舟,你跟軒的婚事也該定下日期了,不能再拖了,正好借著過年就定下來。」苗霖笑道。

虞江舟眼中泛出霧氣,看了眼周軒,周軒也笑著點頭,「該商量下婚期了,我已經和家裡說過了,我媽正忙著準備禮金呢。」

「苗苗,你的心到底有多大?」虞江舟落淚了,將手搭在苗霖手背上,感動道。

「你的任務也很艱巨,我現在越來越喜歡孩子了。或許是老天的補償吧,我雖不能生育,卻有人叫我媽媽。」苗霖感慨道。

「媽媽!」周又苗立刻甜甜喊了一聲。

「乖!」苗霖寵溺撫摸周又苗的頭髮。

「媽媽!」虞飛飛也改口了,虞江舟剛要提醒制止,但還是忍住了,拿白眼使勁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