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89章 說話小心點兒

第1389章 說話小心點兒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26 12:06  字數:2270

閆平川沉默了,女兒是個不受氣的人,體格又強壯,即便是被幾個人打,也得讓別人身上挂彩才對。而且事後,她沒有絲毫怒氣,只有欲言又止的描述和躲閃的眼神。

所以,周軒還是有事兒瞞著自己。

「如果不說清楚,勝男可是個不會說話的,萬一被媒體追急了,不定說出什麼來。」閆平川提醒道。

唉,周軒嘆口氣,撓頭道:「老師,我寧肯背負罵名,也不能說出去。」

哦?閆平川眉毛一揚,語氣也緩和一些,「周軒,這件事持續發酵,會帶來極為嚴重的後果。首先是國際方面的質疑,就是咱們國家有關部門也得介入調查,那個時候,還有什麼可以瞞住,不如現在就說出來。」

周軒顯得很猶豫,閆平川也不催促,兀自喝著茶。

想到閆平川對自己的栽培,這是比父母還要親近的人,周軒所幸把心一橫,鼓足勇氣說道:「老師,實驗室正在進行秘密研究,不是什麼危險武器,而是乾坤大挪移法陣。」

什麼?閆平川沒聽明白。

「用現代術語,就是時光機!」

噗,一口茶水噴出去,嗆得閆平川咳嗽不已,抖動的手拿不住茶杯,半杯灑在了身上。想要聽周軒解釋清楚,卻說不出話來,足足咳嗽了五分鐘才好些,沙啞著嗓子推開周軒,「你捶的什麼背啊,什麼時光機?」

周軒一股腦全說了,終於解釋清楚裴勝男為什麼會受傷,因為被運送到三萬年前,剛好遇到一群野人,被揍了一頓。

閆平川被驚呆了,半晌說不出話來,愣愣問:「周軒,你沒開玩笑吧?」

「是真的,不信可以問唐教授。」

閆平川抓起電話就打,還按了免提,還真就不信了,「喂,唐教授啊,周軒說實驗室正在搞什麼時光穿梭機,是真的嗎?」

「啊?哈哈哈,現在的年輕人啊,想到什麼說什麼,倒是有這個打算,實現起來也很難,當代科學難題嘛。」唐濤升說道。

周軒扶額長嘆,來之前叮囑過唐濤升千萬要統一口徑,老頭倒是信守承諾。閆平川很生氣,掛斷電話,手指周軒,你打!

哦,周軒只能拿出手機,還沒撥號,唐濤升先打過來了。閆平川又皺眉道,免提,上來第一句話,就把閆平川給氣壞了。

「周軒,你那個閆氏老丈人給我打電話了,我依照你的吩咐沒告訴他真相。他怎麼知道時光機的事情了,是不是勝男告訴他的?不過,你這個老丈人很精,跟他說話小心點兒!」

「唐濤升!」閆平川氣的又拍桌子。

電話里一愣,唐濤升問:「誰喊我?周軒,你在哪裡?」

「呃,校長辦公室。」

「你個混,那個,周軒,上次討論的時光機建設,我和大家都覺得可行,先去研究了!」

唐濤升又想極力挽回,亂說了一通,匆匆掛斷電話,估計此刻正心跳加速汗流浹背。

「你們就跟我演戲吧!」這回,閆平川沒有了疑問,還是用了很久才平復心情,時光機,三萬年前,真是不得了!想到這裡,又是一驚,「周軒,勝男怎麼去了那麼久的地方,你就不怕有危險嗎?」

「老師,其實之前勝男是不知情的,她跟你一樣多疑,以我的名義騙取唐教授開門,然後主動要求的。」

「什麼叫跟我一樣!你啊你,她就是覺得好玩兒,嗨真叫她去啊,唐濤升怎麼想的,漿糊腦子!」閆平川氣的直罵。

「做過實驗的,也沒想去太遠的年代,三十年前。結果一隻貓搗亂,給弄成三萬年了。」

聽完周軒的講述,閆平川欲哭無淚,女兒多大的人了,現在還不讓人省心。三十年這個時間點,閆平川也很敏感,大致猜到了女兒的心思,想要埋怨卻又於心不忍。

閆平川讓周軒坐下,詳細聊聊時光機,聽著聽著眼睛也亮了,一顆心也開始蠢蠢欲動。但理性佔據上風,得知唐濤升曾運送回去一隻貓後改變了歷史,閆平川的臉色又陰沉下來。

「周軒,這項試驗必須中止了。你當初研究時光機為了什麼,大概就是回去拯救苗霖吧?」

「算是吧。」周軒含糊其辭,這當然是最主要的原因,現在他還有其他打算,師父正在等待和這邊的時光機建立感應。

「看到新聞後,我第一直覺是你在從事軍事或生化武器,卻沒想到是這點。周軒,時光機不僅要停止研究,還要銷毀,歷史不容改變,尤其是大事件。因為,那是對活著的所有人的威脅,危害程度遠在武器之上。你明白嗎?」

周軒低頭不語,閆平川又拍了兩下桌子,繼續勸說道:「還有勝男,非常莽撞,如果又想去什麼朝代看熱鬧,不留神就能做出不可逆轉的事情來。你,給我表個態吧。」

「老師,時代在進步,科技在發展,就算我們銷毀了時光機,但未來總會有的,或許國家還要開設旅遊項目。我認為,歷史是不容易改變的,因為不僅有過去,還有未來,但我們現在卻什麼改變都沒有。」

「你還是不想銷毀了?」

「不敢,勝男穿越年限跨度太大,時光機能量耗盡,至少半年後才能恢復。」

「那好,半年內給我一個明確的答覆。周軒,如果那個時候你們還固執己見,我也有自己的做法。」閆平川提醒,又說:「你說的我們現在的生活有未來世界,我並不認可,按照你的說法,人類生活軌道都已經被定好了嗎,我們只是其中一段?荒唐!」

我就是從古代穿越到未來的。周軒心裡嘀咕,卻不敢說出來,怕再次嚇到恩師。

師父管輅一直在另一個世界試圖建立兩個法陣之間的聯繫,周軒心想,他一定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到那個時候再拿出處理時光機的方案來。

真相不能直說,在公眾壓力之下,為避免實驗室被突擊檢查,法陣被拆分後收藏起來。而去醫院複查的裴勝男也被媒體圍住,說出一個編造的理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