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88章 非法實驗

第1388章 非法實驗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26 05:11  字數:2250

只是第一眼看上去,這個數字就有些嚇人。

暗夜揭秘還請來專業人士分析,認為賢士集團受宏觀經濟的影響,在影業娛樂酒店等行業出現了收益波動。另外,一味追求所謂高科技,便會造成前期花費過高,而資金回籠卻遙遙無期。還有通貨膨脹等因素,賢士集團名下企業在原材料以及勞務費用上,都較之去年有很大幅度提高,而形式單一,缺乏衍生產品,後勁不大。

最後,還批判賢士集團高層平均年齡過低,在投資項目的選擇判斷上會有頭腦發熱的偏向性。

看到這樣的文章,周軒嗤之以鼻,這在真正的專業人士看來,就是斷章取義。

「軒,要不要反擊一下?」虞江舟最近總是表現非常積極。

「觀察下股市再說,金融機構自然不用多說,股民也有基本判斷,這樣掐頭去尾的報告懂行的人都不看。」周軒鄙夷道。

「還有不少不懂行的呢。」

「呵呵,不懂行的也不關注。」

虞江舟微微一笑,雙手環住周軒的腰,歉意道:「軒,你身邊高人太多了,有時就顯得我特弱。」

「怎麼會,我們都在成長進步,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不要給自己壓力。」周軒說道。

「管清是孩子,也是新生後備力量,我看著他的變化也很欣喜。說實話,就是有點不服氣苗苗。」虞江舟嘟著嘴巴說道。

「說來聽聽。」

「苗苗本來就比我小,又消失了好幾年,等於這幾年沒長年齡,說起來比你還小呢!」虞江舟好氣又好笑道:「可她卻比以前還從容冷靜,每次要見她前,我都會整理下衣服頭髮,因為她永遠比我整潔。」

「那不一樣,苗苗從小經歷坎坷,又經歷過人生最為可怕的死亡,這些年不是睡著了,而是進行了一場身心修行,氣度當然會從容些。江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不要攀比更不要模仿,做自己極好。你看勝男,無論是正裝還是禮服,呵呵,還有鼻青臉腫,都有自己鮮明的標籤,那就是裴勝男,獨一無二的。」

哼,虞江舟不高興了,「說著苗苗呢,又提到裴勝男!」

「剛才還自我檢討,轉臉就生氣了。」

「有嗎,沒啊!」

「有!」

和周軒判斷一樣,暗夜揭秘那篇報告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網友已經給出了答覆。首先,本年度第四季度,但對於賢士集團卻是上市後第一季度。因為加快了收購步伐,利潤率自然會被拉低,甚至成為駭人的負數,但以往的盈利行業還是非常可觀的。

另外,賢士追求高品質產品,在器材使用上一直是高要求,而普遍提高員工工資也不是來自通貨膨脹的壓力,而是福利待遇。

至於年齡,大家也不認可,周軒二十一歲就為臨海大學題名,因戰勝馴龍而世界聞名,在創業道路上經驗十分豐富,奔三的年齡不能算小,而是正當年。

反倒是暗夜揭秘,一直以來總是蒙著一層神秘面紗,現在卻咬住賢士集團不放,在公眾面前頻頻出面,是否是收取了富通天下的好處?

還有幾名黑客試圖同時侵入,雖未成功,但也造成了一定干擾,暗夜揭秘暫時消停了幾日。

這期間,周軒一直沒聯繫閆平川,而他卻先打來電話,上來就厲聲質問:「周軒,勝男那次出事兒到底什麼原因?」

「老師,不是說了嗎,勝男不小心滾下去了。」周軒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矇混老師可不容易。

「還跟我撒謊!」閆平川惱道:「你先過來一趟吧,最好老老實實都交代清楚!」

周軒不敢耽擱,立刻出發,路上和裴勝男還有唐濤升都溝通了,他這就去見閆平川,讓大家保持口供一致,千萬不要說漏了。

閆平川正在辦公室等著,每次見到他,都是伏案工作的景象。

「老師。」周軒輕聲喊了句。

「早就給你提醒過,小心瑪雅電視台和暗夜揭秘,你現在被他們盯上,輪番轟炸,這事兒不好辦。」閆平川不悅道。

周軒心裡叫苦,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也不想,但全球最厲害的黑客都拿它們沒辦法,周軒也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老師,量子實驗室正在研究對策,我不會坐以待斃的。」周軒說道。

「知道其中的利害就好。你看看這個!」

是份列印出來的新聞,周軒心中還有些鄙夷,都什麼年代了,看新聞不從網上,還要浪費紙張。但是一看內容,周軒驚呆了,這是暗夜揭秘又發布的一條消息,說是暗物質實驗室涉嫌從事非法的危險品研究,還造成了人員傷亡,其中就有裴勝男躺在病床上的照片,還附有一份詳盡的病歷。

此時周軒手機也接到了信息,苗霖告知的是同一件事。

「老師,你怎麼這麼早就知道消息了?」周軒愣愣問。

「當真以為我們這些上歲數的就跟不上時代了。不說那些,說吧!」閆平川坐直身體,冷冷看著他。

「暗夜揭秘就喜歡胡說八道,實驗室沒有危險品,也不會研究製造。」周軒頭上冒汗,身上發冷,暗夜揭秘這是往非法實驗上引到公眾。

閆平川也是這麼想的,使勁拍了下桌子,上火道:「周軒,你現在膽子越來越大了,你想研究什麼?軍事武器還是生化武器?」

周軒一愣,連忙說道:「老師,學生不會這麼做的。還有,實驗室都是物理天文方面的科學家,也沒有軍事家啊,想研究也研究不出來。」

閆平川微微一滯,想來也是,但周軒是他帶出來的學生,一個眼神就能看出他是否在撒謊,冷著臉問道:「我諮詢過勝男的主治醫生,也看過她的傷,像是承受過暴力。也有重物砸傷的痕迹,還有兩支尖銳的木棍。周軒,我正是因為相信你才沒有追究,但是現在疑點越來越多,我甚至懷疑,你們在實驗室里虐待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