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86章 絕不畏懼

第1386章 絕不畏懼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25 16:13  字數:2366

申傑氣壞了,手指點了幾下,也沒再多說,「找我什麼事兒啊?」

「美國要調查賢士分公司!」周軒說道。

「哦,你們程序都合理合法嗎?」

「那當然。」

「就沒什麼好怕的了,把這些材料整理一下,有必要的時候做個公示,消除公眾疑慮。」

申傑一本正經,可在周軒聽來卻都是廢話,假如事情這麼簡單,他就不會跑來跑去。「申主任,這次可是美國方面出手了,賢士這艘帆船再先進,也經不住狂風惡『浪』啊。」

「風『浪』再大,那不也得看天『色』嗎?」申傑大有深意點撥。周軒一愣,明知話裡有話,卻『弄』不懂其中的含義,申傑又說道:「一個企業乃至一個國家的發展,都要做好經歷各種風『浪』的準備。賢士表現非常突出,但還稍顯稚嫩,周軒,也該成熟起來了。」

「申主任?」

「回去吧,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其餘的事情不用管,你們也管不了。」

周軒雲里霧裡,怎麼走出辦公室的都不知道,一路上都在思索申傑話里的意思。回去後,大家都急切詢問政fǔ方面的態度,周軒說不上來,只是告訴大家,「經歷了這麼多風『浪』,我們,該成熟起來了!」

對於美國金融機構的質疑,賢士將在美國的一系列材料進行公示,聲明,沒有違背任何法律條文。對於洗錢的罪名,賢士集團無法承認,也不會就此進行賠償。如果有用心險惡的個人和企業,誣陷賢士的話,也會依法追究其責任。

賢士態度非常強硬,雖沒指責金融機構,但卻明確表示自己是被栽贓陷害。公眾不約而同的想到了富通天下,他們可是一直跟賢士對著來。

但美國方面沒有因為賢士的聲明而放棄,要求賢士美國分公司配合檢查,不日就要派駐專業隊伍進行檢查。

賢士股價受到影響是必不可少,但沒有預期的嚴重,周軒也察覺到公眾對他的信任度正在提高,不少人持觀望態度,並沒有急於拋售。

然而,前提是美國方面不會再有什麼不利消息傳出,因為這種信任是非常脆弱的。

「周董,我是美國分公司的法人,這件事我去處理吧。」艾米說道。

「也好,湯普森和你一起去,他比較熟悉美國法律。」周軒說道。

「我也很熟悉,周董,美國分公司的所有流程我都清楚,還是讓湯普森留在國內吧,他去了也是這樣,不會帶來什麼改變。」艾米說道。

「既然美國方面說分公司涉嫌洗錢,又有富通天下的干擾,說不定就會製造出一些不利於咱們的證據。艾米,去了以後不要起衝突,遇到什麼棘手問題就和我聯繫。」周軒叮囑道。

「好的!」

艾米簡單收拾下,乘坐航班飛往美國,也暗自慶幸分公司業務沒有開展起來,不會查到漏『洞』。實際情況不容樂觀,第二天,與艾米同行的人匆匆給周軒打來電話,說是他們到達機場後,便有警方的人將艾米給直接帶走,他們接受了檢查後被限制入境,要求立即返回!

艾米居然被帶走了!周軒聯繫到南宮新月後,她也表示很氣憤,美國方面認為,賢士分公司在資金運營過程中,存在重大失誤,更沒有做到良好的自我監控。

「新月姐,這些能算得上罪名嗎?」周軒頭疼不已,既然走向世界,要學習的東西更多,顯然這方面的準備是不足的。

「怎麼說呢,分公司確實存在一些不足之處,但這裡辦公的只有我的公司。我諮詢過有關律師,也是疏漏吧,目前對我們最不利的就是,我們國內資金往這裡轉移時,並沒有及時上報有關金融部『門』。」南宮新月說道。

「給他們國家轉錢不是好事嗎?」周軒問道。

「哎呦我的弟弟,這句話可不像是從你嘴裡說出來的。美國方有理由認為,這筆錢會用做支持邪惡組織勢力,或者是從事其他犯罪活動。當然,目前沒有證據證明賢士集團在進行恐怖行動,所以他們咬住一條,那就是利用分公司進行洗錢。但無論如何,他們將艾米帶走是不對的,因為警方還沒掌握足夠的證據。」南宮新月說道。

「有人想要拖垮賢士集團,明顯是拖延時間。」周軒說道。

「我想也是。弟弟,必須儘快拿出對策來,我也正在聯繫美國的官員朋友,但是這方面他們『插』不上手。而且,美國人很有法律意識,我不能做什麼保證。」

「先盡量將艾米保釋出來吧,其餘的我也盡量想想辦法。」

周軒心情異常沉重,商業競爭如此殘酷,依然遵守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富通天下以非法惡劣的手段在股市橫行霸道,幾乎快到了人人喊打的局面,卻還是屹立不倒。賢士集團小心翼翼,努力求發展,一再用強健的體魄證明自身,卻還是被狠狠『抽』了耳光,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

還是袁宏給周軒出了個主意,這事兒得找恩師,他在首陽能說得上話。可是,當周軒試圖聯繫閆平川時,跟利鋒的情況差不多,手機無法接通,也不在臨海,去首陽開會了!

又打電話問裴勝男,她也不知道去向,因為媽媽就沒聯繫上他,是突然離開的。

「企業那麼多,美國為什麼要打壓賢士?」虞江舟不解問。

「這也不難理解,高科技行業一向是我國的薄弱環節,可賢士卻不一樣,搞磁懸浮、暗物質還有量子產業,這才是他們最不能容忍的。」苗霖看待問題更為理『性』客觀。

「貧困被人欺負,發展又被遏制,那什麼時候才能獲得自由?」虞江舟憤然道。

「必須突破限制!博弈場上,總要遇到迎面打來的拳頭,但卻不能因此退縮,要自省自強,更要充滿自信!賢士集團,絕對不會因為一次考驗便放棄,不僅要繼續前行,還要將那些買不來換不來的核心技術變成自己的!」周軒傲然道。

「我擔心賢士這一關就很難。」虞江舟黯然道。

「再難還有創建公司之初難嗎?那時候沒有運營資金,沒有高端人才,更沒有人脈沒有客戶,但賢士一步步走過來了。現在,我們擁更為強大的經濟實力,還有全世界的支持者,更不該懼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