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81章 好奇很受傷

第1381章 好奇很受傷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24 08:42  字數:2344

小說org,全才相師最新章節!

裴勝男先是裝神弄鬼,試圖讓他們誤以為自己是從天而降的神靈。沒用,這是些腰間圍著樹葉,五官還未完全進化的野人,連神靈的意義是什麼都不清楚!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相當於下達命令,打!

然後一塊石頭就扔在了裴勝男身上,裴勝男忍著疼掉頭就跑,超常發揮出體育特長生的優勢,耳邊風呼呼作響,周圍景緻變得模糊,裴勝男以世界冠軍的衝刺速度頑強逃跑,卻不敵這些天天跟野獸賽跑的野人。

嗖嗖嗖!

幾道削尖的木箭射過來,裴勝男左騰右挪跳著閃開,嗖嗖嗖嗖嗖嗖!又有很多木箭射過來,這次沒有那麼幸運了,裴勝男中了兩箭,很快被野人追上。從野人唾棄的眼神里,她發現自己在他們看來,就是個醜八怪,無法溝通欲哭無淚。

然後十幾個野人一擁而上,把裴勝男給胖揍一頓,危急時刻,裴勝男啟動了返回器,消失在野人視線中,卻傷痕纍纍地回到了實驗室。

故事說起來很長,其實整個過程不過五分鐘。

「老師,返回器是什麼?」周軒好奇問道。

「是我們聯合開發的,能感應法陣,啟動後可以返回。其中安放了一枚代表現代時間節點的鍺珠,當然,也可以是其他時間節點。」唐濤升說道。

「那麼,通過這次測試,穿越跨度可以高達三萬年了?」周軒驚喜問。

「是的,這也是最令我們感到鼓舞的!」唐濤升興奮道。

「兩三千年是沒有任何問題了吧?」周軒道。

「從原理上講,還是可以再往前推進的。但能量聚集總是成問題,而且,這次由於時間跨度太大,法陣能量幾乎耗盡了,只怕下次成行要到半年之後。」拉米克遺憾道。

亞格則認為,要把能量充足,測試下最久可以是多遠,在能量充沛的前提下,或許可以回到宇宙之初,探索到那些困擾人們的未知秘密。

亞格的話把大家都逗笑了,這屬於科學幻想,無論這法陣來自於古人還是未來,對於古老的宇宙都屬於現代產物,就像是一個人想從自身的遺傳基因去了解祖先一樣,可行但實現難度巨大。

大家興高采烈議論,護士則皺眉提醒他們不要喧嘩,離開時還回頭看,這都一夥什麼人啊,美女在裡面接受手術,他們在外面說笑。

手術室終於開了,不過裴勝男在縫合包紮還沒出來,另一名護士托著個手術盤給大家看,取出來了。

「這是什麼東西啊?看著像箭!」護士狐疑問。

「姑娘,好眼力!」唐濤升豎起大拇指,周軒在背後悄悄推了一下,唐濤升變得也快,解釋道:「這是我們仿造箭支打造的模型器材,都是高科技。」

哦,護士似懂非懂,又說道:「病人情況穩定,傷口也不是太深,根據她本人要求,等癒合後會再進行美容手術。」

「姑娘,揀最好的最貴的葯,這筆錢我出。」唐濤升說道。

「知道了。」

半小時後,裴勝男也被推了出來,只是局麻,意識是清醒的,見到唐濤升還在生氣,別過頭不看他。

「勝男,感覺怎樣?」周軒問道。

咦?裴勝男微微向上抬頭,眯著紅腫的眼睛問道:「軒,你是不是在笑?」

「沒有啊!」

「呸,分明就是。你個沒良心的,我差點死了,你還笑。」

「真沒。」周軒的笑意是遮擋不住的,不過,反而讓醫護人員放下心來,認為這是一場意外,不再質疑那兩支木箭的來歷。

事後,大家也後怕,幸虧箭上沒有毒,否則裴勝男小命難保,也幸虧不是古代冷兵器,否則沒法解釋。實驗室再出意外,也不會將兩支真正的箭扎在工作人員身上。

在病房裡,大家都陪著笑臉安慰了裴勝男好久,唐濤升等人的承諾不管用,還是周軒答應欠她一百頓飯,這才露出笑模樣。

「我靠,真是太悲催了,我想的就是上哪裡去找我爸,沒想到一抬頭一群原始人!真跟書上的一樣,又矮又壯還基本是光著的!」裴勝男心有餘悸。

周軒不由嘆息,「勝男,你動機不純,還是想去改變歷史。」

「也不全是,我就是想提醒他一句,就那種雲遊四方的高人形象,仙氣飄飄地來到他身邊,站在他面前說一句,將來你女兒就長我這樣,說完以後,我就馬上消息,給他留下一個深刻印象。等我去學校工作了,他就會記起來的,領會我話里的意思,自然會主動聯繫我媽。」

裴勝男洋洋得意,說著自己沒有實施的完美計劃,其實她還想給自己寫封信,告訴自己活得別太算計,零食該吃就吃,以後有的是錢。

這次,輪到唐濤升內疚了,他其實忽略了最為重要的一點,裴勝男不會完全改變歷史,如果那樣的話,她就不會與周軒相遇。所以,沖這一點,唐濤升的擔憂也是多餘的。

裴勝男嚷嚷還要穿越,但大家都沒答應,說是法陣能量耗光了,下次不一定什麼時間。

「勝男!」

隨著一個女人的哭喊,大家回頭看去,閆平川和裴亞茹趕到了。

「媽!~」

裴勝男拉著長腔撒嬌,裴亞茹心疼的快要暈過去,自己的女兒淘氣,打過也罵過,但哪裡見過她滿身是傷的模樣。臉上也都塗滿藥水,兩邊臉都腫了,右邊最誇張,腫得錚亮,連耳根都有撕裂,紅腫一片。

裴亞茹哇的一聲哭出來,想要抱女兒卻不知該從何下手,裴勝男心裡一委屈,也跟著哭,眼淚直接從眼角掉到頭髮里。

「到底怎麼回事兒?」閆平川拉下臉來。

唐濤升咽了口口水,硬著頭皮上前,「閆校長,對不起,都是我的責任,我對此事負責。」

「我就問到底出了什麼事!」閆平川平時就帶著幾分威嚴,發起火來也很嚇人,手指周軒:「你來說說!」

「閆校長,當時周軒不在場。」唐濤升結結巴巴又說道。

「現在總了解情況了吧?說!」女兒受傷,閆平川震怒,背起手質問,還是讓周軒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