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79章 趁虛而入

第1379章 趁虛而入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23 00:00  字數:2315

當今的時代是離不開通訊的,虞江舟只得選擇先報警,通過技術部門對這些號碼進行屏蔽。工作耽誤不得,然後再換一批號碼應急,考慮到安全隱患,也不允許通過網路溝通,以免泄露商業機密。

新換的號碼,也有很大問題,只要使用,很快就被人盯上,然後便是騷擾電話,手機都無法打開。

「周軒!」裴勝男氣勢洶洶找來,雙手撐在辦公桌上,怒道:「我還真是奇怪,你的電話沒一個打通的,為什麼躲著我?我是長得丑嚇人,還是跟你有仇啊?」

「勝男,別鬧了,不只是我,你沒有發覺其他人的電話也打不通了嗎?」周軒皺眉反問。

「發現了!你竟然讓他們集體屏蔽我!」裴勝男火氣更大了。

唉,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周軒沒理他,還要召開緊急會議,隨後叫上管清一起離開了辦公室。

「別走啊,你還沒說明白呢!」裴勝男想要拉住周軒,管清攔住她,苦笑道:「勝男師娘,你想問題不要用腳丫子好不好,俺師父已經說得夠明白了。」

「誰用腳丫子思考啦?」

裴勝男愣住了,師徒倆已經進入會議室,總不能闖進去追問。獨自一人待著,裴勝男想了片刻,終於明白了,周軒又遇到了麻煩。

因為周軒不接電話,裴勝男挨個打其他人的,苗霖、虞江舟、姜靚等等,全都是這種狀態。

怎麼辦,總是搞砸,再這麼下去,僅存的好感也快要耗盡了。裴勝男為難地搓著手,後悔的同時也在想辦法彌補,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請父親閆平川溝通,但他自詡清高,向來不屑明著參與子女的感情問題。

那麼,只能請唐濤升幫忙了,老頭在周軒心中很有分量,自己又不好意思親自去道歉,得讓他替自己美言幾句。

裴勝男將周軒辦公室的座機話筒歸位,剛要撥號,卻響了起來,拿起來接聽,沒有聲音,裴勝男氣得罵了幾句又掛上。結果剛放下,座機又響了,事態真的比想像還要嚴重。

裴勝男這麼想著,便用自己手機撥通了唐濤升的電話,平時腦瓜轉得很慢,等聽到唐濤升的聲音,卻瞬間靈光閃現,變了味兒,「唐教授,周軒說下午兩點去實驗室,他這邊信號不好,讓我轉達一聲。」

「呵呵,這小子真會算計,今天正好。」唐濤升脫口而出。

「今天什麼日子啊?」裴勝男打聽道。

「哦,沒什麼!」唐濤升立刻搪塞,不會撒謊的人,總是顯得很心虛。

裴勝男更加好奇了,追問道:「唐教授,說說嘛!我跟周軒關係多鐵,那是海里來浪里去的交情,沒得說。」

「勝男啊,我還有事兒,再聯繫!」

唐濤升支支吾吾,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匆匆就掛斷電話,裴勝男也沒再堅持打電話,露出一抹壞笑,離開的時候還順走了周軒一件外套。

實驗室里有秘密,而且還是很大很大的秘密,幾位科學家和周軒都是三緘其口,越發讓裴勝男好奇。今天就去一探究竟!

滿足好奇心是其中一個原因,裴勝男也想融入周軒的生活,儘可能去多了解他。就像是大海航行,只要參與了,他就不得不帶著一起,這份情誼就不會割捨掉。

打定主意,裴勝男就走了,沒忘替周軒把辦公室屋門帶上。

等周軒回來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對於急需處理的情況,可以借用員工手機聯絡,而警方聯合通信公司也會拿出應急方案,估計能有一天時間就可以解決差不多了。

回到辦公室,周軒喝了一大杯白開水,這才覺得乾燥冒火的嗓子好多了。剛剛坐下,俞悅就向他報告了個驚人的消息,「周軒,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裴勝男以你的名義,向實驗室下達了指示。」

什麼?周軒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裴勝男本來就為兩個實驗室工作,跟唐濤升居沙都很熟悉。

「俞悅,什麼意思?說詳細點兒。」

「我認為裴勝男行為可疑,她說你下午要去實驗室,而我的日誌里並沒有這項安排。而且,她還拿走了你的外套,她的表情愉悅而又狡詐,這是實施詭計的前期反應。」俞悅說道。

不好!周軒猛地站起來,他已經猜到了裴勝男的目的,要去打探實驗室的秘密,她這是趁虛而入啊!

「俞悅,既然你知道她在撒謊,為什麼不攔住她,或者第一時間向我報告呢?」周軒著急道。

俞悅顯得很無辜,攤手道:「哦,這個問題得問你自己,她在我的程序里屬於完全可信任的人,危險預警等級是最低的!和苗霖、虞江舟、管清都一樣。」

「你升級後就只會犟嘴了,好吧,我的疏忽。」周軒連忙給唐濤升打電話,卻忘了,根本打不出去,還是親自去一趟吧!

劉浪的手機也無法正常使用,途中無法跟唐濤升聯繫,周軒暗自祈禱唐濤升能有應對的辦法,將裴勝男給趕走。

等到周軒匆匆趕到實驗室的時候,卻發現大門關閉,裡面並沒有人,按了下門鈴,也沒有響應。

「三弟,幹什麼這麼風風火火的,嚇我一跳。」劉浪這才問道。

「實驗室在進行一項秘密試驗,勝男好奇心重,剛才打著我旗號來了。」周軒解釋道。

劉浪嘿嘿笑了,這事兒裴勝男幹得出來,又安慰道:「不過,勝男計劃落空,今天實驗室不上班!」

周軒卻笑不出來,總是感覺怪怪的,實驗室正在研究關鍵時期,怎麼會不上班呢?而且是,全部都不在!

既然都不在,那就出去找個手機問問什麼情況,開車沿著隧道來到地面,通過警衛,周軒卻了解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實驗室發生了爆炸,有人受傷了,是名女性,全身是血,臉上也是,被唐濤升等人慌手慌腳地送到醫院去了!

嗡!

周軒腦袋一片空白,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為何實驗室會爆炸,如果有人受傷,還是名女性,一定就是裴勝男了。

「都爆炸了,怎麼也沒報警啊?」劉浪愣愣問,而周軒催促他,趕緊先趕到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