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73章 又挑起風波

第1373章 又挑起風波 (1/2)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20 19:57  字數:2263

不少雙眼睛看向張磊,氣的他握緊拳頭,堅持不回頭看周軒,只是維持幾秒鐘還是撥開人群擠過來,惱道:「周軒,你嚷嚷什麼啊!」

「我大哥被這麼多人圍住,難道不該問嗎?」周軒反問,又指著地上的劉浪,「這是我二哥,也是集團的董事,犯了什麼錯就被控制住。」

「行了,別一口一個大哥一口一個二哥的,唯恐天下人不知!」張磊壓低聲音道。

「我們本來就是兄弟,有什麼好遮掩的?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張組長,我行使自己的公民權利,請警方給予我一個合理的答覆!」周軒正色道。

「哎呦,你可就別添亂了。」

張磊急的團團轉,還是將周軒拉到一旁,這才說出事情的始末。原來,警方接到實名舉報,說是劉志有黑-社會背景,手頭資產來源不明,聽到這裡,周軒不悅打斷,「這些都是老黃曆了,警方到現在才介入調查嗎?」

「聽我說完啊!」張磊使勁撓撓頭,又接著說道:「最重要的是,這人說劉志涉嫌從事商業間諜活動!你說,出了這麼大事兒,我怎麼跟你提前溝通?要因此放風了跑了劉志,你我受罰,還有跟著我沒黑沒白的兄弟也跟著遭殃。」

張磊大倒苦水,無非是想說事態的嚴重,但周軒很是不解,問道:「雖然是實名舉報,但證據是否確鑿?另外,也不用來這麼多人吧,真槍實戰的,我大哥要是被冤枉的,你該怎麼解釋?」

「這就是問題了!我們本來是派了幾個警察來調查,但是劉志那脾氣,你也知道,十分不配合,還將我們的人給轟出去,後來又增加了兵力,他可倒好,員工們個個抄著傢伙擋在門口,這才把事情鬧大的。」

「這得怪我大哥了?」

「你願意這麼想我也沒辦法,但他這種態度就是不對!」張磊氣哼哼道,回頭看劉浪還被壓著,焦躁道:「你們幾個人還看不住一個啊,讓他起來!」

劉浪被拉起來,但沒有擺脫控制,他說自己跟劉志是同夥,在這種通敵叛國罪名下,是有些魯莽了,一番調查少不了。

「張組長,你現在把實情告訴我了,不怕被扣上泄露秘密的罪名了?」周軒問道。

「你也知道內疚啊!」張磊揮揮手,真想揍這小子兩拳,又不是親哥哥,幹嘛跟拚命三郎似的過來阻撓,讓張磊左右為難,「這樣,我跟武警那邊協商下,看能不能讓你進去勸說劉志。我們只是讓他過去接受調查,只要沒問題,還會將他給送回來。不要頑固抵抗,積極配合警方行動。你可讓他想明白了,真要發生衝突,劉志阻撓執法可就落實了,照樣還是能帶走。你看看門口那些人,一個個門神似的,傻子都看得出來那都是練家子,劉志養了這麼一群人在身邊,能讓警方安心嗎?」

不得不說,是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周軒願意一試。

周軒剛要進去,卻被苗霖攔住,給他看了一條網上的新聞,暗夜揭秘又說話了,將這件事直接給曝光,甚至還有雙方僵持對陣的照片。張磊晚會兒看到,免不了要罵娘,周圍一定有姦細。

但最令周軒心情沉重的是,暗夜揭秘刻意強調了劉志的身份,那就是周軒的大哥!連結拜這個關鍵字眼都去掉了,在全世界範圍內造成一種誤解,兩人就是親兄弟。

不出所料,還是針對周軒來的,可是卻將劉志給卷進來,周軒更要負起責任。

分開人群,周軒來到跟前,卻被俱樂部的工作人員攔住,足有上百人,手裡拿著拖把桿、吸塵器、鐵鎖鏈等,雖然不是兇器,但也可以對人造成一定傷害。

「我是周軒,讓開。」周軒冷冷道。

對方站著沒動,老大吩咐過了,誰也不能放進來。有人想進去先通報一聲,周軒已經將擋在最前面的一人推開,臉上罩著一層寒霜,冷冷吐出幾個字,「不讓開,難道還讓大哥出來請我進去?」

周軒的氣勢把大家都給鎮住了,有人低低喊了聲軒爺,眾人立刻面上一寒,沒人再多說話,畢恭畢敬地讓開了一條道,還有人前頭帶路,點頭哈腰的把周軒給讓進去。

軒爺?

不少人聽到了這個稱呼,張磊也直皺眉,這曾經是他最擔心的事情,但日久見人心,周軒的品行他很了解,高聲道:「注意戒備,都不要分神!」

人群安靜下來,看著周軒的身影消失在狹長的走廊里,直到腳步聲也聽不見。

有媒體往這邊趕來,但被封鎖在外,不得進入,但現在是信息時代,擋不住高樓上的員工和居民拿出手機和相機拍攝,總會有些消息流入網路。

此時周軒已經來到了劉志辦公室門前,門口也有四人把守,看到周軒進來,剛要阻撓,領路來的人傲氣道:「兄弟,這是咱們軒爺!」

段辰跟周軒的淵源大家還是知道的,四人立刻身體筆直,響亮地喊了聲,軒爺!

「說了多少遍都不聽,這個稱呼會害死人的!以後都不許叫了!」周軒皺眉道。

「是,軒爺!」

大家習慣了,連忙又改口,叫三爺的,叫周董的都有。

門被打開,室內光線很暗,等到適應後發現劉志正背著手站在窗前,窗帘開著一條縫,他正靜靜地看著下方。

「大哥,我來晚了!」周軒走過去。

「唉,你大嫂到底是女人,看吧,出了點事兒,她就自己慌了。」劉志微微一笑,想到過去這個女人咬牙切齒跟自己鬥了多年,其實心理素質很差。

「大哥,這件事因我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