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65章 病中的前夫

第1365章 病中的前夫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18 11:17  字數:2451

據南宮新月講,克魯茲的第一任丈夫便是在那個時期認識的,此人叫做丹尼爾,比克魯茲年長二十多歲,在當時卻是個事業有成的男人。

丹尼爾就是一家健身器材連鎖店的老闆,後來克魯茲從事體育用品行業,也是受到了前夫很大的影響。

克魯茲為了擺脫貧寒交迫的生活,最終嫁給了這名男人。

周軒知道克魯茲和前夫感情並不是太美滿,源自於各自不太純正的感情動機,但沒想到是在她這個時間認識的。

上次見面提到這些,克魯茲就落荒而逃,連手機都落下了,現在被揪住這麼多過往,想要找到她非常難,只能儘快去解決問題。

「軒,你想去見克魯茲的前夫?」苗霖敏感問道。

「是的,我打算和他詳細談談。」周軒說道。

「那好,我代表賢士先去班賽洽談合作。」苗霖點點頭。

「苗苗,務必要洽談成功。克魯茲是為了幫助賢士才連累到自己,而班賽也需要動力回暖。」周軒叮囑道,班賽當家人爆出個人醜聞,股票暴跌,而賢士卻一路上漲,令周軒心裡很不是滋味兒。

「我都明白。」

兵分兩路,苗霖帶著管清趕往班賽集團,周軒讓艾米也跟著他們一起,幫助協調。而周軒則和南宮新月直奔另外一個城市,那裡是克魯茲的故鄉,也是她和前夫生活過多年的地方。

在路上,公司便將丹尼爾的準確地址發了過來,竟然是家醫院。丹尼爾已經年近七旬,身體狀況非常差,離婚後又有過一次短暫婚姻,之後便被疾病纏身,情況不容樂觀。

來到醫院,周軒和南宮新月被丹尼爾保鏢擋在門外,病人需要靜養,任何人都不能見。

「哦!天!」

此時病房裡走出來一個帶著眼鏡的男人,六十歲左右,中等身材,身體看上去比較結實,看到周軒和南宮新月吃了一驚,這兩個人都是當今世界名人,突然出現在這裡讓他很驚喜。隨即又被理性取代,上前道:「兩位,非常榮幸,我是丹尼爾的兄弟,也是他的私人助理,請問有什麼需要我的幫助嗎?」

「你好,我是周軒,想要見見丹尼爾先生。」周軒說道。

「哦,為什麼呢?」男人問道。

「克魯茲的事情,想必你也聽說了吧,我正是為了此事而來。」周軒直言道。

「原來是這樣,不過,丹尼爾和克魯茲已經離婚了,而且過去了很久。」男人聳聳肩膀,表示無奈,但沒有鬆口讓周軒進去。

「先生,如果方便的話,請轉告丹尼爾先生,我是克魯茲的朋友,現在需要他的幫助,希望能耽誤半小時時間。」

周軒態度懇切,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男人顯得很猶豫,南宮新月不耐煩道:「我弟弟公司的源生丹,聽說過嗎?」

「當然!」

「還沒正式上市,不過可以送給丹尼爾一些。」

南宮新月大包大攬,周軒也點頭稱是,男人的眼睛立刻亮了,有關源生丹,他看到過很多報告,至今沒有哪家權威機構提出負面新聞。說了聲稍等,便躡手躡腳的進去了。

過了十幾分鐘,才出來,笑道:「抱歉,丹尼爾最近總是容易出現輕度昏迷,不是隨時都可以和他通話的……」

「到底什麼結果啊?」南宮新月擺手皺眉問道。

「丹尼爾請兩位進去。不過進去前需要更換專用服裝並且消毒。」

南宮新月撇撇嘴沒再多說,畢竟對方是病人,應該多些特殊護理的。病房很寬敞,足有二百平米,地面一塵不染,可以照出人的模糊倒影,角落還擺放了健身器材,只是對於病床上的人更像是嘲諷。

丹尼爾又進入輕度昏迷中,身高足有一米八,但體重或許不到百斤,薄薄的被子蓋在身上,顯現出嶙峋的體形,大有下世光景。眼眶深陷,眼睛卻露著一條縫,嘴巴張開,呼吸配合都有些不協調。

周軒沒讓叫醒,耐心等了半個小時,他才緩緩醒來,腦子不太好使,剛才的事情忘得差不多了,又讓弟弟重複一遍,這才伸出乾枯的手來,「周軒,很高興你能來看我。哦,還有南宮女士,你比照片上還要美麗。」

南宮新月笑了,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忘撩,年輕的時候也是個風流人物。

「你,是克魯茲的朋友?」丹尼爾打量周軒兩眼,卻流露出些酸氣。

周軒苦笑,丹尼爾想偏了,但反過來講,他還是很在意自己這個前妻的。

「是的,我跟新月姐都是克魯茲的好朋友。」周軒刻意強調,丹尼爾這才點點頭,又問:「我每天清醒的時候都看新聞,生怕遺忘了世界,也被世界所拋棄,所以知道克魯茲的消息。」

「對這件事,請問您怎麼看?」周軒問道。

「人都有年輕的時候,總會有些瘋狂舉動,一時痛快,等東窗事發,就要付出慘痛代價。」說完,丹尼爾嘆了口氣,替克魯茲感到惋惜。

看克魯茲又想閉眼睡覺,南宮新月故意踢了下身旁的輪椅,輪椅滑向前方,撞在沙發上,發出沉悶的聲音來。

丹尼爾身體猛地抖動一下,像是受到很大的驚嚇,立刻引來他的弟弟兼助理的不滿。不過丹尼爾的眼睛卻清澈了許多,證明此時他神識也更加清楚。

姐,周軒小聲皺眉嘀咕,南宮新月將頭別到一旁,臉上兩個字,無辜!

「丹尼爾先生,您也認為克魯茲做過報道上的那些事情?」周軒問道。

「這不好說,哦,當時我是不在乎的。其實現在克魯茲也沒必要在意,過一陣人們便忘了,班賽的名氣卻大了,只是提到這些,人們就會說,那個有醜聞的女人的公司。」丹尼爾輕笑,還不乏幽默。

周軒不語,也就是說,丹尼爾也不是太了解克魯茲的過去。

「丹尼爾先生,您知道富通天下嗎?」周軒問道。

「當然,大名鼎鼎!」

「據我所知,這些都是富通天下透露出去的,用心險惡,克魯茲是被捲入其中的犧牲者。她熱愛生活,珍惜當前的幸福,精神瀕於崩潰,非常需要您的幫助。」

「哦?克魯茲得罪了富通天下嗎?是的,富通確實有些勢力的,克魯茲不該去招惹他們。」

「恕我直言,克魯茲沒有招惹富通天下,這些是很久以前的照片了,發生在您和克魯茲相遇之後。富通天下最初的目的,是想控制您!」周軒說出了自己的推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