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64章 合作引來爆料

第1364章 合作引來爆料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18 00:34  字數:2376

周軒知道,克魯茲所說還是懷特掌握了她年輕時候不堪回首的一些證據,最為嚴重的有兩條,夾帶毒品還有做過舞女。

其實,對於周軒而言,他也沒想到,克魯茲會這麼快跳出來。如果周軒來安排的話,會將她的次序排在最後,那個時候富通天下已經無暇顧及這麼多,也可以最大程度地保留一個女人的顏面。

聽周軒久久沒有回應,克魯茲咯咯笑了,「我都沒怕,你擔心什麼。其實啊,回頭想想這些年,過得也多姿多彩,現在還有一個愛我的丈夫,對於一名女人,這些足夠了。」

「在我心裡,你就像一位姐姐一樣,你在我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等你將來遇到困難,我也將全力幫助你。」周軒保證道。

克魯茲又笑了,帶著感動說道:「我已經想好了最壞的退路,還是老懷特的女兒提醒了我,如果我鋃鐺入獄,丟了工作,那麼我可以去當一名作家呀。哈哈,懷特的女兒應該賺了不少錢吧,又有名氣又有時間休息,我還真的很嚮往那種生活呢。」

周軒無語,這當然是克魯茲的自我安慰,作家行業可不是避難所,芬妮也是有寫作天分的,而且還擁有雄厚的資金去包裝宣傳。

事後,虞江舟非常開心,笑道:「呵呵,能和班賽合作,咱們集團又將跨上一個新台階。」

「克魯茲不愧是巾幗英雄,做事有魄力。」周軒感慨道。

「軒,這次我去和她談吧!」

「還是,辛苦苗苗吧。」

「怎麼?你覺得我能力不如苗苗?」虞江舟冷下臉來。

「那倒不是,克魯茲酷愛健身,這方面應該和苗苗有共同語言,也教利於合作。」周軒解釋道。

「我以前也是很喜歡健身的,可健身需要時間啊,我可沒空。」虞江舟自討沒趣,嘲諷道:「依我說,還不如讓裴勝男去,她是健身行家,更有共同語言!」

「好主意啊!」

「呀,你壞死了!」

粉拳雨點般落在身上,卻讓周軒哈哈大笑,將佳人抱緊。班賽的加入,讓賢士項目領域得以擴張,而班賽又是家喻戶曉的體育大品牌,又有國內巨大的市場,有人士樂觀估計,實力大增後的賢士,在世界企業排名都會至少提前二十名!

山雨欲來風滿樓,事情永遠不會一帆風順。克魯茲的做法徹底激怒了懷特,就在班賽宣布和賢士合作的第二天就拋出了重磅消息。雖然明眼網友都看得出,克魯茲遭到了報復性打擊,但是那些古老的照片實在是太辣眼睛!

由暗夜揭秘發布了布魯茲在當舞女時的情景,有時衣著暴露眼神充滿誘惑,有時醉意醺醺吞雲吐霧,還有的時候被一群男人包圍笑容舉止放蕩。這些照片很舊了,但依然能辨認出,就是布魯茲本人無疑。

還有多人通過視頻聲稱,布魯茲趁著工作之便,向客人兜售毒品,夾帶在酒水、餅乾或者是小盒子里,她從中獲取高額利潤。

消息一出,班賽集團股票直線下降,而班賽官方對此沒有任何解釋,周軒打克魯茲電話也呈現關機狀態,完全接不通。

周軒心頭非常沉重,克魯茲到底是女人,可能這些負面消息也超過了她的承受能力,瞬間已經被打垮了。

「弟弟,你跟克魯茲聯繫上了嗎?」南宮新月急匆匆打來電話詢問,一聽這話,周軒更加失望,作為克魯茲的閨蜜,南宮新月也被拒之門外,可見克魯茲是多麼受傷。

「還沒有。」周軒如實說道。

「那我再聯繫下西班牙的朋友。」南宮新月的聲音有些慌亂,她很了解克魯茲,外表堅強內心柔弱,打骨子裡就認為自己是個沒長大的孩子,一旦堅硬的外殼被擊碎,整個人便垮掉了,任何一顆小石子都可以傷到柔軟的內心,「哦,對了,我可以給她丈夫打電話。」

「新月姐,我打算親自去一趟西班牙。」周軒說道。

「也好,都好好勸勸她,我先行一步,在那裡等著你!」南宮新月應允了。

推掉了一切事務,周軒第二次出現在西班牙首都機場,這次是高調亮相,隨行有苗霖、管清和艾米。周軒還接受了偶遇當地記者的採訪,聲稱,克魯茲是自己最為欽佩的女人之一,希望儘快落實合作,他本人表示非常期待。

記者問到了克魯茲的醜聞問題,周軒則表示,這些證明不了什麼,是否造成了惡劣影響需要去辨認看待。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克魯茲在世界體育用品行業所做出的貢獻不容抹煞。

在酒店和南宮新月見面後,一上來,她就破口大罵懷特陰險狡詐,連女人都不放過。

「新月姐,見到克魯茲了嗎?」周軒問道。

「還沒有!」南宮新月有些慌亂,含淚道:「我跟她老公聯繫上了,但是他也不知道克魯茲的下落,只是留下一張字條,想要一個人靜靜,誰都不要找她。你說,克魯茲會不會想不開?」

周軒心頭猛沉一下,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克魯茲,其實還是沒有面對風雲的勇氣,把自己給藏了起來,不願意見人,或許還有可能自尋短見。

南宮新月落淚了,「你知道,我跟克魯茲的友誼比較特殊,屬於同病相憐。在外人看來,我們都是成功女人,愛情事業雙豐收,其實年輕時的打拚,還有曾經走過的彎路,又有幾個人知道。那些不僅是讓我們名譽掃地的醜聞,更是我們內心藏得最深的傷痛。」

「新月姐,找到有利的反駁證據了嗎?」周軒問道。

唉,南宮新月嘆了口氣,搖頭道:「上次離開西班牙後,我便重點調查這一塊,但是時間過去太久,有利證據實在是太難找了。只能說,警方想要落實克魯茲的罪名也不易,畢竟到現在也沒有直接證據,說明克魯茲販毒或者是從事*易。」

周軒沉默片刻,問道:「不得不說懷特放的線很長,早早地獲得了一些有利證據。但是,克魯茲和石油大亨倍特茲不一樣,倍特茲在那個時代家族就非常興旺,早就是知名人士,而克魯茲出身貧寒,是個普通人,即使當舞女也不是最有名氣的,懷特為什麼會盯上她?」

「我也想過這個問題,對比後來的調查結果,或許只有一種解釋還行得通。」南宮新月說道。

「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