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61章 可貴的志願者

第1361章 可貴的志願者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16 19:52  字數:2415

放下電話,一直板著面孔的閆平川也搖頭笑了,還是年輕好啊,即便是青春不再,跟這些年輕人在一起,也總覺得自己又注入了新的活力。

接下來,探秘一號蘇芳菲對賢士集團財務總監商玉紅進行了專訪,首先對她評選為本年度東華省十大傑出女性表示祝賀。

商玉紅首先表達了自己對賢士集團的感激之情,蘇芳菲又讓她講了講勵志經歷,鼓舞女性創業等等。

商玉紅開始表現有點拘謹,蘇芳菲笑著鼓勵她有什麼說什麼,要展現當代女性敢愛敢恨敢作敢為的風貌來。

商玉紅似乎找到了感覺,卻開始大倒苦水。外人看來,她這個財務總監掌控財政大權無比風光,但是啊,誰苦誰知道!

前段時間,大家揪住暗物質不盈利一事不放,動搖了投資者的信心,為此公司做了一系列調整和改革,要對前期投資者進行政策上的優惠和彌補,最苦的可不就是財務部嘛,加班加點沒黑沒夜的。

所以,有事業的女人往往顧不上家庭,以前她總嫌老公賺的不多,可是現在家中大小事宜全靠老公支撐,什麼孩子運動會,父母的例行體檢和治療,親朋好友的禮尚往來等等,她一概忙不過來。

商玉紅苦笑,自己收入遠高於老公,但卻在他面前抬不起頭來,回到家搶著幹活,笑臉陪盡好說說到舌頭打結,還總覺虧欠他的!

蘇芳菲被逗得哈哈笑,兩個女人之間的談話瑣碎卻又接地氣,直播熱度蹭蹭上漲。

之後,商玉紅又提到了天沐養老院,暗物質實驗室剛剛處理完,大家又在抱怨天沐養老院的純公益性,從投資者角度考慮,為集團謀取好名聲,自己的錢卻在源源不斷提供資助,十分不甘心。

商玉紅解釋道,天沐養老院前身是譚尚文院長自掏腰包成立,後來周董和苗總也是提供了私人資金的贊助,後因改造,經過了討論表決後,確實使用了集團資金,但金額並不大,畢竟還有年輪養老院在轉移這部分負擔,養老院項目總體是盈利的。

但是外界放大了這件事的影響,揪住養老院不放,財務倒是沒什麼負擔了,但是養老院的老人們看到報紙坐立不安,好幾位老人還為此抑鬱苦惱,認為自己沒用給周董帶來負擔,又是哭又是鬧的,集團又派商玉紅卻安撫老人情緒,還是顧不上自己的家。

最後,商玉紅開玩笑道,想到對孩子的虧欠就覺得自己是個失敗的母親,恨不能再生個二胎,重新培養,彌補當初的遺憾。

聊家常似的採訪很新穎,商玉紅獲得很多支持的聲音,甚至蘇芳菲還接通了安如山的視頻,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喜,駁的不少感動的眼淚。

天沐養老院的公益性以及年輪養老院的薄利,在評級鑒定時,都成為拉低評分的負擔。集團方面也想借這個節目向外人宣稱,其實以周軒和苗霖的個人能力都能將天沐養老院辦下去,外界對此根本不用擔心。

「呵呵,我今天才想明白,當初你以將我的名字融進這個養老院的名稱中,我是沾了這些老人的光才能獲得新生。」苗霖笑道。

「沒有這些老人,哪有子孫後代,他們才是我們的福星。」周軒感慨道。

「軒,我可以接受天沐養老院,對其全資贊助。」苗霖說道。

「我想再擴大天沐養老院的規模,畢竟還有許多老人需要幫助,只怕憑你個人之力,哪怕再加上我的,也負擔不起這個費用,還需要社會的力量。」

苗霖被周軒的話嚇了一跳,吃驚問:「軒,你打算要接納多少這樣的貧困無助老人?」

「咱們國家即將步入老齡化社會,這個數字,是龐大的。」

苗霖沉默,眉頭也緊緊鎖在一起,顯然是不同意周軒這種衝動的想法的。周軒笑道:「我一日連三餐都保證不了,至今名下房產都沒有,只需要大廈一間屋子一張床就夠,留那麼多錢幹什麼,還不如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全國範圍內,我沒這麼大能力,那麼東華省,臨海市,乃至一個區,我總能做些什麼的。」

唉,苗霖嘆口氣,嗔道:「即便如此,數量也是驚人的。老人同樣也有惰性,本該散發餘熱的年紀,可能因此就放棄了,還有些老人心存私心,一生積蓄留給子女,卻來天沐養老,也是防不勝防。到了那時,任憑你心力交瘁,也有人嫌不夠呢。」

「當然,目前只是我的一個想法,不過要是有更多人參與進來,問題也許很容易解決了。」

「先不要考慮那麼多,你能有多少私人存款,你的股份也是短期不能賣的。」說到這裡,苗霖突然一愣,「軒,你把以後的安排也想好了嗎?」

「算是吧。」

「太早了,我不同意。」

「其實也沒有想太好。」

兩人說著悄悄話,卻不知社會上一批又一批愛心人士如同雨後春筍紛紛冒了出來,他們自願成立了愛心互助團隊,最開始是一些失去了父母,內心殘留遺憾的人員組成,他們願意資助天沐養老院,並且願意認領一位老人,時常來探望或者定期接他們出去,感受家庭的氛圍。並且承諾,不繼承老人一分一毫,事實上,這些老人也沒有什麼可以留下的。

相對整個社會,這個團隊的人數還不夠,但是天沐養老院太有名氣,平均一位老人可以獲得十名志願者的照顧,一夜之間,便有了很多子女一般。

這和當初這些老人的子女或者親人後代爭相贍養不同,他們收了錢,是想把老人接出去接受檢查,在他們眼裡,老人就是還有剩餘價值的老白鼠。

但是這些人不同,帶著真正的愛心而來。

譚尚文的電話被打爆了,來找周軒商量,哭笑不得,「我都快被煩死了,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這些老人突然就要兒女雙全了,周軒,這事兒能行嗎?」

「怎麼不行,我看挺好!」周軒得知情況後,非常開心,對老人最好的照顧便是陪伴,這是金錢以及居住環境都無法滿足的。

風水不是一成不變的,因為譚尚文擔心老人的健康問題,找周軒看風水,繼而引發一系列的改變,最終東北方向缺陷被彌補,反而呈現環抱姿態。連周軒當時都看不懂,改變後的風水格局意味著這些孤寡老人都將擁有兒女,卻原來,應在這裡。

鑿龜數策,見時知幾,或可窺見天機,但事在人為,貴在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