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60章 資本博弈

第1360章 資本博弈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16 19:52  字數:2481

管清擦了把冷汗,又把門給關上了,這才對周軒說出實情。

看到關於基科的這些證據後,又有本方針對此事所做的回應,管清心裡有了數,這次基科一定會輸,而且還會聲名狼藉一敗塗地。

所以,管清和南宮新月一拍即合,掌握最好的時機,做好充足的準備做空基科股票!具體資金操作由南宮新月來操控,管清則負責把握最佳時間節點,兩個人打配合戰,打擊基科,同時也是給予富通天下重創。

周軒久不作聲,管清賠笑道:「師父,富通不仁,休怪咱們,哦,是俺們不義!基科如果單方面摧毀了各種證據,並且推卸責任給一個替死鬼的話,將來還有捲土重來的可能。俺認為,打蛇打七寸,出手就要重擊,直到將基科打死!」

周軒沒說話,管清又說道:「師父,俺要賺了錢,全都歸公,這還不行嗎?」

「徒弟賺的錢,師父拿走了,沒這個道理。不過,這件事就不要對外說了。」周軒提醒道。

「嘿嘿,俺知道!」管清鬆口氣,脫口而出,「現在俺壓力可大了,這還嫌賺得不夠呢!」

「你有什麼壓力?」周軒好笑道。

「俺馬上就要娶媳婦了。」

「又來了,幹活去吧!」

「嘿嘿,俺還有個妹妹,在外面旅遊也燒錢,怎麼也得盡點心意。」

周軒被逗笑了,周又苗在外面的花費當然由自己來承擔,何時也用不到管清的錢,他倒是會找借口。

當天美國時間九點三十分,普爾街股市正式開盤,媒體報道全是源生丹療效以及與源生生物將要被賢士併購的消息,大大激勵了股民的投資熱情,又是賢士股票相對低點,一開盤便有大量資金湧入,呈現曲線上升趨勢。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有做空機制拚命拉低股價,而在投資信心高漲的形勢下,股價被用力拉高,一度膠著在九百美金時,雙方較量僵持不下,有大量資金流動,但股價維持在一個小範圍幅度內不上不下。

另外,賢士集團作為股市新秀,利空還沒有出盡,爆炸性上漲過後,總有落袋為安的回落,但資深人士還是認為看漲程度達到上市後最高,極大鼓勵了投資者信心。

賢士艱難突破九百防線,直逼千元而去,引來一片叫好聲,不知令多少人瘋狂。而與賢士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基科公司,股價一路狂跌,後有神秘資金試圖將股價拉起,同樣有做空機構介入,而且資金雄厚,形成了另一番資金博弈。

基科公司慌了,拋出好幾項研究成果,但於事無補,悲催的是,在上拉無效的壓力下,支持資金突然撤走,而做空機構窮追猛打,基科股票猶如落水狗,人人喊打,更多做空機構參與進來,大家瘋狂追風,要在這一波下跌行情中牟利。

同一天兩場廝殺,讓不少人看得心驚膽戰,看到一蹶不振的基科股票,周軒心頭異常沉重,這家在全世界排行榜的生物公司,躲不開被市場淘汰的悲慘命運。

一手好牌,被基科打得稀爛,懷特的憤怒可想而知。富通投資本可以在臨海有不錯的成績,但懷特使用威脅的方式控制湯姆森,自然不能讓他全力以赴,等得到妻女被接到臨海的保證,又有了一份可以盡情施展才華的工作後,湯普森毫不猶豫地離開了富通投資。

新一任投資管理者芬妮更不用說,根本不是管理人才,身為作家也是非常低產,更熱衷於休閑旅遊。

而賢士集團絲毫沒有放鬆,爭取一切可以拉攏的人才,對待芬妮也誠心相對,所以在這輪真正的角逐中,懷特以失敗而告終。

博弈遠未結束,基科被警方介入調查,臨海警方也積極配合提供證據,基科公司相關負責人已經被批准逮捕,整個公司轟然倒塌,人去樓空。

作為受益方,賢士集團和源生生物可沒有精力看熱鬧,如果不是做好了反擊戰準備,基科的下場就是賢士和源生,不容他們不警惕。

合作加快了進程,周軒和袁宏簽字以及握手的照片被刊登出來,閆平川首先表示祝賀,「周軒,你跟袁宏是我在臨海最為得意的門生,你們能聯手合作,我非常欣慰。」

「老師,我跟師哥還說呢,要請你吃飯。」周軒笑道。

閆平川哈哈一笑,不過卻沒有答應,「你們的心意我領了,不過飯局就免了吧。」

周軒知道閆平川的心思,他作為教育界人士,頻繁介入企業家學生的活動中,很容易被人利用,成為攻擊賢士的利刃。

「老師,學生從您身上學到太多東西,卻無法回報,深感慚愧。」

「不,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從我個人講,她們母女得到了最好的照顧,勝男還有了令人驕傲的成就,我基本放心了。還有臨海大學,排名一再提高,還開設了許多新學科,成為國內一流大學,我總算是完成了老首長交代的任務,沒有太大遺憾了。」閆平川由衷道。

「呵呵,老師,新生活才剛剛開始,怎麼現在就做總結髮言了?」

「你啊,還是我對你太寬容,就敢對老師貧嘴!」閆平川當然不是真的生氣,提醒道:「周軒,這次我想提醒你的是,國外上市固然可以吸納更多資金,但國內的力量可不要小瞧,這可是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古老民族,擁有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是個保持高速發展的大國。」

「多謝老師提醒,學生愚鈍,但從不敢忽略祖國的作用。」

「跟我還謙虛,你要愚鈍,我還費那麼大心血培養你幹什麼?」

啊?周軒一愣,電話那頭傳來老師爽朗的笑聲,這才放下心,暗嘆當學生的不易,老師才是世界上最難琢磨的群體。

「我們年紀也大了,社會大舞台是留給你們的!」閆平川鼓勵道。

「老師寶刀未老,上面還有老師的老師,怎敢言老。」

「也不行,經常腰酸背痛的。」

「老師可要保重啊!」

「說你聰明,愚鈍的時候還真不是一般愚鈍,就不知道給老師個面子嗎?」

周軒一怔,噗嗤樂了,在他心裡,閆平川一直是個強者的存在,忘了他也是需要源生丹的年紀了,連忙說道:「老師請放心,我立刻讓人把源生丹送過去。」

「勝男也是糊塗,上次透露給她了,這孩子粗心大意,撂爪就忘,我又不好催她,你還是個不自覺的。」

「哈哈,老師,這麼說起來,師哥才是最不懂事兒的人!」

「你們就互相咬吧,我還有個會議,改天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