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55章 閨蜜最坑

第1355章 閨蜜最坑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15 00:35  字數:2399

師徒倆正說著話,外面傳來吵嚷之聲,還有虞江舟的聲音,周軒心頭一沉即刻開門出去。之間外面走廊上站著二十多人,虞江舟被一名女性股東拉住,而另外一名情緒激動的男股東直接推了她一把。

虞江舟步伐踉蹌,身體向後倒去,周軒一個健步衝過去,將她接住,虞江舟眼圈一紅,說不出內心的委屈,還是故作淡定站起身,惱道:「你們想要幹什麼!」

「我,我們要求賣股份!」女股東壯著膽子說道,其餘人看到周軒布滿寒霜的臉,氣勢也都沒了,蚊子哼哼似的附和。

此時,又有一人跑過來,正是肖米鳳,她將那名女人拉到一旁,埋怨道:「春芝,你這是幹什麼啊!」

「哼,我就是被你拉下水的,真是應了那句話了,這年頭,閨蜜最坑!」那名叫做春芝的女人翻著白眼,應該是肖米鳳自己賺到了錢,又拉著好友入伙。

肖米鳳氣壞了,怒道:「怎麼就坑你了?你自己扒拉著手指頭算算賺了多少錢了,心裡沒個數啊!」

「不落袋為安,那都是數字。我們都看出來了,賢士根基不穩,股價也是虛的,早晚得,哼,反正我們要求拋售股份,否則法庭見!」春芝寸步不讓,到底沒敢把難聽的話說出來。

「協議上有你們的簽名,你們以為賢士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嗎?」虞江舟冷聲問。

「虞總,我們能跟你一樣嗎,你是周董的媳婦,這個公司就你們家的,市值再縮水,你們也有一輩子花不完的錢,我們摳索索攢錢容易嗎?」

虞江舟氣壞了,這些男人都躲在後面,讓一名潑婦打頭陣。鄭向北也上前,嚴厲解釋協議的合法性,他們再鬧賢士還要進行維權!

雙方吵起來,肖米鳳都氣哭了,一直向周軒賠不是,自己是好意拉著閨蜜一起賺錢,現在鬧成這樣,悔不當初。

「都他媽別吵了!還要不要點臉啊!」一個尖細的聲音穿透每個人的耳膜,煩躁情緒下聽起來有想撞牆的痛苦,正是管清叉著一尺八的腰斜眼看著大家。

「呦,要不說賢士集團就是人家一家子的,又是媳婦又是徒弟的。」春芝尖酸嘲諷道。

「對啊,這話沒毛病。怎麼了,俺師父發家的時候,跟在身邊的就是親人和朋友,不照顧他們照顧你們這些不安分因素啊?開什麼玩笑呢!」管清鄙夷道。

「聽聽,說話多難聽啊!」

「不就是股份嘛,誰想賣啊,都給俺站出來。」管清用手指點著眾人,傲氣問道。

「你說了能算啊?」

「協議規定,股東不可拋售,但是沒說不能賣給內部股東。俺正說分給俺的股份少呢,你們誰要賣,我全買,誰他媽後悔誰是孫子!」管清高聲道。

還能這樣?不過,一聽說能賣,有一半兒的人居然又遲疑了。

管清又說道:「俺師父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什麼事兒沒遇到過,什麼人沒見過?一點新聞都把你們嚇尿了,賢士要沒做好準備,幹嘛跑國外上市去啊?」

也是,有人小聲嘀咕,是不是小題大做了。

「喂,你,對,就是說你呢,是條漢子,吐個吐沫砸個坑,你們都給俺站好了,俺要拍個照,今天啊,照片上的人,不想賣俺都不依!」管清拿出手機,冷冷笑道:「一二三,都說賣!」

管清又揚揚手裡的手機,不屑道:「你們的股份,俺全包了,嘿嘿,真是天助我也!」

看管清說得自信,而周軒一言不發,大家心裡沒了底兒,包括那名叫春芝的女人也猶豫了,「要不,再觀望觀望?」

「觀你娘!呸!」管清唾棄道。

「周董,這?」

「下午兩點召開內部會議。」周軒鐵青著臉拋下一句話,聲音不大,卻響在每個人心裡,在腦中形成共鳴,嗡嗡直響。

關上辦公室門,隨後保安趕到,將這些人給驅散了,虞江舟氣的還在哭,把外套脫下扔在垃圾桶里,「什麼臭男人,也敢碰我!」

「嘿嘿,江舟師娘,這衣服怪好看的,扔了多可惜,要不,給飛飛吧。」管清笑嘻嘻又撿了出來,知道虞江舟的都是好衣服,賭氣才扔掉。

「管清,今天多虧了你。軒,剛才我也在想,管清這個思路應該可行,在規定期限內,股東們如果願意拋售股票,可以實行內部轉讓。」虞江舟說道。

「確實可行,他們那些我也可以分擔。」周軒說道。

「師父,都是小股東,俺說了都買。」管清補充道。

周軒欣慰地拍了拍徒弟單薄的小身板,笑道:「今天的表現讓師父很高興,不過,要是外形也能和魄力相當那就好了。」

「嘿嘿,怎麼吃都不胖。俺聽說了,結婚後的男人都容易長肉的。」管清呲牙笑道。

「得了吧,師父還沒娶媳婦呢,你再等等。」

「哦。」

下午,會議室坐滿了賢士大小股東,還以為是共同商討對付基科的策略,沒想到卻是為了內部轉讓股份的事兒。

一聽這個,歐強第一個就惱了,猛地拍桌子站起來,「什麼意思,賺錢就想跑啊?」

大家都沒吭聲,上午鬧的最凶的幾個人也都低著頭,管清的話真的嚇到他們了,冷靜想想,賢士的過去與今天,都是商界佼佼者。..

「賢士股份多麼難得,周董是照顧大家才讓出自己的,你們忘恩負義,一點挫折就嚇怕了,哪家的集團沒有股價波動,哪家是天天賺錢了?你們當自己什麼,當賢士什麼!」

歐強氣壞了,雙手使勁拍著桌子,如果是他主持召開的會議,肯定面前的杯子早就被摔碎了。

老生常談,富人和窮人資產的基數問題,春芝又鼓足勇氣說道:「歐總,我們做小生意的,攢點錢不容易,這筆錢虧了,那我兒子大學畢業買房子都買不起。你們都有錢,股價就算跌到五十美元……」

「放屁!」姜靚也惱了,忍耐力不如歐強,水杯直接就砸出去了,春芝連忙躲開,到底還是濺了一身水,「你長了張烏鴉嘴在這裡咒誰呢?賢士為什麼股價要跌成那樣?八十八美元的發行價是隨便說的啊?滾,別讓老娘看到你!」

「哼,這叫什麼事兒啊,我們小股東在這裡就是沒權利沒地位,挨打挨罵還被動!」春芝咬緊牙關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