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53章 怎麼能拋下

第1353章 怎麼能拋下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14 14:49  字數:2266

苗霖走得急,管清直接從佳麗園帶走了虞飛飛,等到虞江舟知道時,已經聯繫不上了,氣勢洶洶來找周軒。

「軒,怎麼把飛飛也帶上了?」虞江舟不滿道。

「飛飛也是關在籠子里的小鳥,該出去跟著見見世面。」周軒笑道。

「飛飛可是我的女兒!怎麼苗苗說帶走就帶走,甚至都不給我打聲招呼?在這個家裡,我還有半點地位嗎?軒,你也太偏心了,由著別人奪走我的一切,現在連半路撿來的女兒都不留給我!」

虞江舟氣不打一處來,氣鼓鼓說了一大通,俏臉都漲紅了。周軒微微嘆了口氣,老毛病怕是改不了了。

見周軒不吭聲,虞江舟更是來氣,自認有理,絮絮叨叨又說了自己很多的難處,如何被老媽逼問,如何忍受一個凌亂的家,如何獨自看網友的評論而默默流淚,說了十幾分鐘還沒有停,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架勢。

「哼,我是個直腸子,苗苗卻是個有心機的,我鬥不過她!」虞江舟雙臂交叉,哼聲道。

這句話讓周軒有些不高興了,不悅道:「江舟,怎麼能這麼說苗苗呢?苗苗所做出的讓步你不是不清楚。」

「那她就離開啊,幹嘛還守在你身邊!」

「虞江舟,現在苗苗是為了集團的事情出去,帶著飛飛是照顧管清,又不是一去不回!以前我是個窮小子,你瞧不上,現在集團做大了,你還是不滿足,你最好自己想清楚到底要什麼再來見我!」

周軒有些煩了,為了這些事,顛來倒去的沒完沒了,外界揪住不放,內部也不輕鬆。看虞江舟站著不動,周軒點點頭,好,那我走!

就當周軒走到辦公室門口時,虞江舟立刻慌了,將周軒從後面抱住,流淚道:「軒,我脾氣不好,還不是你慣的!」

一肚子火氣被這句話給逗笑了,說半天還是自己的錯。虞江舟又說道:「軒,我承認苗苗很大度,我絕對做不到公開催促你們的婚事或者公開聲明。可是,這個世界的規則就是這樣啊,有她沒我,有我沒她。」

周軒嘆口氣,將虞江舟的手鬆開,緩緩轉過身來,扶住她的肩頭,認真道:「是啊,這個世界已經容不下苗苗了。事實上,苗苗在落入海中的那一刻就已經消失了,再也不會回來。」

虞江舟愣住了,喃喃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或許,是我放不下她,在未來的某個時刻改變了這一刻,也改變了命運的軌道,卻改變不了最終的結局。」

「軒,你究竟在說什麼啊,我很害怕!」

「人生永遠不可能完美,我們渴望老天垂青,賜予我們完美的生活,事實上人生總會充滿這樣或者那樣的遺憾。我對於這個世界,是虛無的,而苗苗也是。」

虞江舟傻了,拉住周軒的手,哭道:「軒,你這是什麼意思啊,你要帶著苗苗離開嗎?那你對我的承諾,對公眾的承諾又該如何解釋呢!」

「呵呵,你啊,還真是不如苗苗聰明。江舟,我們相處這麼多年,我怎麼會拋下你不管,而苗苗也有自己的去處,她在我的另外一個世界存在,也是我的摯愛。」

「那,那我呢,註定要失去你嗎?」虞江舟愣愣問。

「看著聰明,其實笨的夠嗆。」周軒寵溺刮著她秀挺的鼻子,柔聲道:「不要再擔心失去我,哪怕你想要走,我都不會放手。」

「唉,你都把我說暈了,完全不懂,總是覺得心裡不踏實。」

「那就用行動表示。」

周軒不由分說,將嘴唇貼上那兩片冰冷,很快就將其暖熱,同時用腳踢上門,兩個人倒在沙發上。虞江舟半推半就,壓抑聲音,周軒我行我素,一路挺進。

「哦,瘋狂的人類。」俞悅指示燈閃爍,把自己給關了。

激情過後,虞江舟躺在周軒的懷裡,嗅著久違的氣息,還有些迷糊,「軒,那我們的婚禮還進行嗎?」

「當然,你是我唯一的妻子啊!我也要對你忠誠。」

「這話你敢守著苗苗說嗎?」虞江舟翻身問。

「苗苗比我說得都多!」

「那,守著勝男呢?」

「為什麼要帶上勝男?」

「還不是苗苗,害得我神經兮兮的。」

虞江舟滿心喜悅,又一次的猜忌被平息下來,婚事也該提上日程了,省得老是提心弔膽。兩個人互訴衷腸,說著相思之苦,也暗自慶幸這個時候沒人打擾攪了興緻。

剛冒出這個念頭,手機響了,一看號碼,周軒翻身坐起來,將電話接通,上來便是長長的嘆息聲。

「周軒,我的孩子,為什麼總是和我作對呢?」是懷特,看來拾貝購物的行動還是深深刺激到了他。

「因正義而結盟,怎麼,你失望了?」周軒冷笑。

「當然了,巴瑞真的沒有必要這樣,我們的商品在上面基本都下架了,有些事我只是忘了而已,等想起來自然就要還給他的。」懷特非常狡猾,在電話里並不明說。

「你是說域名吧?這麼大的事兒你會忘記?還有你們在網站的那些交易,不會那麼容易被抹去痕迹的。」周軒鄙夷道。

「孩子,我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懷特一副無辜的腔調,但周軒還是聽出一絲壓抑的憤怒,應該是事發後,懷特立刻找女兒質問,她卻推說自己被周軒灌醉了,後來發生了什麼都不記得。老懷特當然很生氣,但又不能拿女兒怎樣,這才打電話來找周軒。

「懷特,我還想對你表示下感謝。現在我可以公開說我有個女兒,哦,對了,希望我和虞江舟女士結婚的時候,你也可以參加。」周軒激將道。

「還真是要結婚了,那麼苗霖呢,她是那麼好的女孩兒。」

「你也知道,是苗苗主動退出的。」

「那好吧,如果方便的話,我真有可能去參加婚禮,哦,送份什麼禮物好呢?虞小姐可真是位漂亮的女士,你很有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