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50章 驚人的改變

第1350章 驚人的改變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13 11:16  字數:2371

大家全都愣住了,又等了十分鐘,還是不見小貓的影子,而小貓進行第一次試驗時,是直接落在了下方的!

大家面面相覷,都不說話,很明顯,小貓丟了,丟失在歷史長河中!

最難以接受這個現實的是唐濤升,那隻滿載他思念之情的小貓找不到了,永遠也找不到了。唉,唐濤升萬分沮喪,拉過一把椅子坐下來,低著頭半晌不說話。

「老師,時光機是互相感應才能回來的,不過我想,小貓無論穿越到哪裡,都能好好活著。」周軒蹲下身安慰道。

唐濤升頹廢的點點頭,嘆息道:「我對貓有著特殊的感情,老伴兒生病的時候,家裡就收留了這麼一隻,老伴兒給它起了個奇怪的名字,叫郵遞員。嘿嘿,也不知道咋想的,後來啊,老伴兒病逝了,這小貓有靈性啊,就守在她墓邊,還是我強行抱回家的,沒多久也死了。所以啊,有的時候,人還不如一隻貓!」

周軒很意外,沒想到唐濤升家裡還養過寵物,因為他家中四處都擺放著磁懸浮的小擺件,就不怕貓給撓亂嗎?

「呵呵,郵遞員應該很聽話吧,家裡東西也不亂動。」周軒問。

「是啊,老伴兒可喜歡它了,最後那段時間,就是小貓兒陪著她的時候最多,可真乖啊,通人性呢!」

唐濤升陷入美好的回憶里,嘴角還帶著笑意,可是說著說著,他的表情突然僵住了,好半晌都不動,把大家給嚇了一跳。

拉米克問他怎麼了,唐濤升卻不理他,擺手讓他別說話,之後唐濤升在屋裡起身來回走了好幾圈,又使勁用十指梳理頭皮,很焦躁的樣子。

「老師,還好吧?」周軒擔心問道。

「不好,很不好!我這裡壞掉了!」唐濤升指指頭,又搓了兩把臉,「不對啊,我現在腦子裡有兩套記憶,怎麼說呢,就是我原來的回憶,但是現在又多了一套,也就是說,有兩個場景!」

幾位科學家真沒聽明白,拉米克還有些擔心,唐濤升或許因為思念過度導致了精神問題?

「老師,是不是一個記憶里有那隻小貓,而另外一個記憶還是原來的?」周軒想了想問道。

「是啊,比如我老伴兒最後,一個只有我守在她身邊拉著她的手哭,另外一個就是她抱著貓笑著說嫁給我沒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

唐濤升快要崩潰了,因為兩個記憶都如此鮮明,讓他分不出真假。

旁觀者清,周軒大膽給出一個結論,「諸位,是不是會存在一種可能,那隻小貓已經成功穿越到師母身邊,並且被她收養?然後老師便有了新的記憶,但之前的經歷還存在,所以會有現在的狀況。」

天哪!哥達驚呼,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也就是說,穿越有風險,會有不同程度的歷史改變!

唐濤升也愣住,唯有這種解釋可以證明他精神正常,「可是,那封信呢,我綁得結結實實的,如果憐憐被她收養,也被她看到了,為什麼從來沒有聽她提過,沒有這個記憶啊!」

「可能穿越過程中弄丟了。」亞格分析道。

「不,我認為師母已經看到了那封信。所以,才給那隻小貓起名叫郵遞員。老師,你仔細回憶下,在那之後,師母是不是對你提到過未來的設想?」周軒問道。

唐濤升懵了,愣愣想了半天,突然高興的手舞足蹈,「有啊!我想起來了,我是個不善表達感情的人,也從來沒說過什麼情話,但是那天她卻很開心,說我變了,變得油嘴滑舌的,老不正經!還說,看到我對未來這麼有想法,她非常放心。」

唐濤升七嘴八舌,又突然想想到了什麼,連忙翻出兜里的錢包,倒是真皮的,但不知用了多少年。慌手慌腳的打開後,唐濤升再次淚奔,「是了,就是這樣,看,這是我跟老伴兒拍的婚紗照,她說也學年輕人浪漫一回,留個紀念!」

周軒接過錢包照,上面是兩個人的合影,一個是年輕時候的唐濤升,坐得很僵硬,臉上更是笑容全無。另外一位中年女性,就是他的妻子,五官端莊,身材高挑,臉上則是幸福的笑容,帶著白紗手套的手緊緊挽住唐濤升的胳膊。

翻過照片,後面還有一行清秀的字體,濤,未來的諾獎獲得者,我將永遠活在你的心中。

「這就對上了,對上了,我當時還覺得這句話挺奇怪,覺得她對我期望太高,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說完這些,唐濤升捂住了胸口,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淌。也是一把年紀的人了,心情過於激動,引發了身體不適。周軒連忙通知劉浪下來,自己則彎腰將唐濤升背在身上,快步朝外面跑去。

「周軒,我,我死了,也值了。」耳邊傳來唐濤升虛弱的聲音,亞格跟在身邊跑,大聲喊著唐濤升的名字,提醒他要保持意識清醒。

去往醫院的路上,周軒也給急救中心打去電話,等趕到時,早有醫護人員等在大門口,迅速將唐濤升抬上推車。

虛驚一場,唐濤升並無大礙,但問題也比較突出,需要在醫院靜養至少一個星期。諾獎獲得者突然病倒,自然引起媒體關注,為避免打擾老師休息,周軒讓裴勝男多去照顧。

「軒,唐教授為什麼突然病倒了?」裴勝男好奇打聽。

「累的唄!」

「不對,我看他每天喜滋滋的,有時候還盯著一張老照片看很久,哪裡像是病人,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當然不是!」

「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兒瞞著我?爾文他們來看望唐教授時,說什麼他太興奮了,心愿什麼的話?」

「勝男,偷聽人家講話可不對,唐教授就是太累,另外工作也有了新的進展,各方面因素混合在一起才這樣的。」

「哦,為了更好的照顧唐教授,我打算以後工作地點也設在暗物質實驗室。」

「不行,沒地方!」

「哼,那裡不是還專門給你留了一間圓形辦公室嗎?唐教授兒子在南方,又沒有其他親人,也就我能照顧他了!」

裴勝男振振有詞,但周軒還是沒有吐口,以她的好奇心,再搬到實驗室去,這個秘密早晚得弄到手,誰知道她會不會以身嘗試去改變歷史!這是周軒無論如何也不能答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