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1346章 戰火襲來

第1346章 戰火襲來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8-04-11 18:27  字數:2376

首先是姜靚發聲,痛斥此女品行敗壞人盡可夫,沒有任何一個固定男朋友,在女生宿舍名聲都臭了,同宿舍的人見了她都躲。

姜靚說話直接,卻也吸粉無數,引來一片叫好之聲。

然後是裴勝男發聲,那個時期,她在臨海大學任職英語教師,這名學生經常性曠課,上課睡覺化妝,多次點名批評仍不改正。裴勝男是航海英雄、語言學家,粉絲群體過億,立刻引來粉絲們的強烈支持。

周軒曾經的班主任劉玉芬也跳出來,這名學生因為掛科太多,導致畢業時沒有頒發畢業證。第二年重修學分,還找人替考,被校方嚴重警告,至於最後有沒有拿到畢業生,劉玉芬表示不清楚,但這條信息卻可以證明,秦媚楚在畢業後還留在臨海相當長時間,與她所說受周軒迫害逃到國外不符。

這些有力反擊令秦媚楚應接不暇,只是一味叫囂,但再也拿不出更多證據來。說好的實錘沒有,網友忍耐度本就很低,罵聲一片。

紅毛平白無故被這個女人拖下水,心裡憋著一口惡氣,四處打探,看在那個期間都有誰跟她發生過關係,最好有證據。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這名女人還挺有名氣,在夜店工作過,很多人都認識她。一時間,網上證明和她發生過關係的人接連跳出來,很多陪酒陪唱的照片被翻出。還有人搜出秦媚楚現在的居住地址,指責她為了留在加拿大欺騙感情,最終也被拋棄的凄慘下場。秦媚楚負債纍纍,有敲詐嫌疑,網友表示已經報警。

秦媚楚消失了,好笑的是,居然有兩萬多網友聲稱和她有關係,其中已經是真假難辨。但卻說明兩點問題,一是秦媚楚作風輕浮,第二就是支持周軒的人數龐大。

一場莫須有的栽贓最終以網友的明智判斷而結束,賢士集團大獲全勝!

「軒哥,我現在都有點同情秦媚楚了,為了一點錢跳出來咬你,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她的臭名了,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姜靚幸災樂禍道。

「有的人並不渴望穩定的生活,又不肯做出努力,所以選擇另外一種負面的出名形式,也是悲哀。靚妹,網上到此為止吧,賢士方便以後不再對此事做任何回應。」周軒說道。

「軒哥,你就是太好心腸了。不過秦媚楚自身難保,她會接受警方調查的,最好關她一輩子。」

好男人形象被詆毀,令網友心疼不已,支持賢士集團的呼聲更高,最直接的反應便是在股價上,漲勢兇猛。

周軒看著翻紅的股價,內心感慨不已,網路時代,輿論擁有如此大的影響,這是在古代萬萬想像不到的。

懷特牛刀小試,秦媚楚是個無關緊要的人物,周軒心中擔憂更甚,這場戰火終究會引到自家門口。

「嘿嘿,軒哥,下一個輿論女主角可能就是我了。畢竟,咱們一起租過房子。」姜靚訕笑,已經結婚了,夫家也是要臉面的人。

周軒還沒說話,丁衛卻說道:「沒事兒媳婦,出什麼亂子我都挺你!」

「你真這麼想?」

「廢話!」

「嘿嘿,那好,坐等我的人氣飆升!」

事實上,姜靚還真是想多了,從上大學時她就期待的緋聞女主角,從來都沒有落在她身上。秦媚楚的事情告一段落後,緊接著,一個孩子的可愛形象出現在網上,正是吃著肉串的周又苗,可愛的小臉上還有蘸醬。

秦媚楚查無實證,但周又苗卻是周軒的親生女兒,爆料者還指出,這個孩子的生母叫做羅雨凝,曾經跟一個富二代相好,被周軒無恥劈腿。

但是周軒喜新厭舊,很快就拋棄了羅雨凝,給她錢逼著打胎。但是後來羅雨凝嫁給了著名詩人,周軒勢力,又回頭求和,卑鄙小人嘴臉顯露無遺。現在兩家關係非常奇怪,非但沒有成為仇敵,反而還走到了一起,暗示羅雨凝一身侍二夫,是個極不要臉的女人!

神秘爆料者還爆出周又苗出生的醫院以及出生證明,甚至還偽造了一份親子鑒定證明,因為他知道,這種情況,假的也是真的,除非周軒否認女兒的存在。

另外周軒並不是什麼情聖,拋棄羅雨凝後,又有了新歡苗霖,甚至還以愛情為借口,趁著航海之時四處散播,不少人至今還有畫有苗霖頭像的照片。

這個感動了全世界的故事還沒落幕,周軒又愛上了興凱集團的獨女虞江舟,兩人出雙入對,好像模範夫妻的楷模。

事實上,大家也在直播里看到了,周軒至今沒有和其中任何一個人結婚,還把她們都帶在身邊,私生活淫-亂至極!

周軒有個女兒的事情,了解情況的人都知道,但是外界卻不同,壓根沒聽說過。周軒標榜完美的愛情,總給人以君子坐懷不亂的感覺,但現在有了兩個未婚妻,網友們安靜了,都想聽周軒該如何解釋。

沒法解釋!

首先是羅雨凝,她是個極為敏感脆弱的女孩子,自幼家教森嚴,與白芮也不過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

苗霖失蹤,正是富通所害,但這個秘密無法公開。

那天羅雨凝將兒子交給媽媽照顧,她則帶著女兒遍嘗小吃,突然看到有人衝到女兒面前,飛快地拍了張照片。羅雨凝立刻大叫,保鏢隨後趕到,卻沒有再發生其他事情。

可是看到網上的新聞,羅雨凝當天就病倒了,爆料者言辭惡毒,將她說成一個盪*婦,這是羅雨凝萬萬不能接受的。擔心的事情,到底還是發生了,羅雨凝發起高燒,以淚洗面,連周軒的電話也不接,情緒低落到地點。

羅雨凝沒有經歷過網路暴力,身經百戰的苗霖和虞江舟也精神不振,這種事情有越描越黑的可能。

「唉,我早就提過建議的,軒就是不聽。」苗霖聲音略帶沙啞。

「是啊,我不該讓又苗這麼早跟著劇組出去,太心急了。」周軒也嘆息不斷,他盼著女兒快快樂樂的在陽光下奔跑長大,卻剛剛脫離虎口,又陷入泥潭。

「我不是指這件事,是你跟江舟的婚禮。」苗霖嗔怪。

虞江舟頭髮凌亂,面無粉黛的小臉有些蒼白,周軒記得剛和她認識時,虞江舟身上的衣服連褶皺都沒有,床單不鋪到平整睡不著覺,現在卻是住在滿是裝修器材的房子里,令人心酸。